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63 皮皮虾,我们走(三十七)
    林听雨气得都快要抓狂了。这个儿子早晚得把她气死。

    她又道:“还有,季无忧带着海中众多强者,而敖英还只有一个人,你就不担心他会出事吗?

    他就算不叫展拓,可也是你老爸的前世,你的灵魂是他的灵魂生的。他如今身遇险境,你怎么可以这么泰然处之地坐在这里?”

    话说,展无影怎么可能这么不孝?她先前只是被季无忧鞭打,展无影都气得去斩了季无忧的鱼尾,如今他老爸遭遇这么大的危机,他不管不问就算了,居然还趁机敲竹杠,坐在这里什么也不做还要管敖英还要一颗龙牙做看护她的报酬。

    “是不是展拓在我怀着他的时候就自爆灵魂离开了我们,从小他没见过展拓,所以对展拓没有太深的感情?”林听雨想到这里竟是不自觉地泪如雨下。

    她是在为展拓心疼,为展拓难过,同时心中也有着深深的自责。如果不是她这么弱,如果展拓不是为了她,绝对不会选择灵魂自爆这么危险的事,竟是直到现在也没能回家。

    展无影可是展拓唯一的儿子呢,这唯一的儿子与他这般疏离,展拓不难过才怪。

    林听雨这一哭着实把展无影吓得够呛,忙道:“老妈,你这是怎么了?你放心,我们都很安全。那个季无忧奈何不了我,你也该想到,我继承了你的无限妙音。

    咱们的无限妙音正好可以克制季无忧的歌声,所以,他那些诱惑的歌声到了咱们面前半点辙也没有了。”

    林听雨一听更气,道:“你既然有法子克制季无忧,为什么还任由那些强者在季无忧的蛊惑下围攻你老爸?”说完她就起身朝殿门口走去。

    谁想,身后展无影越发无奈地道:“老妈,我就算不想让季无忧得逞又有什么用啊!我是被海皇抓到这里来的。那家伙把我扔到这里就走了,走之前还把这永祥殿禁锢了起来。你想出去,难哪!”

    林听雨一听这话就停下了脚步,转头来目光冰冷地瞪视着展无影。

    展无影虽然活了千年,可向来是老妈的心头肉,何曾被老妈这么冰冷的目光瞪视过?他有些忐忑地问道:“老妈,怎么了?”

    林听雨道:“怎么了?”声音更加冰冷十分,“你是个时空行者,你会打不开敖英还这个尚不能随意时空穿越的帝尊设下的结界?”

    展无影愣了下,随即挠头。

    “赶紧把这结界打开。”林听雨厉声道。

    展无影为难道:“可是海皇说,让我在这里把你看住了,让你不要乱来。”

    林听雨抱肩,目光和声音都依旧冰冷,脸色阴沉得要命,道:“好,无论我去哪儿你都可以一直跟着我,看我乱来的时候再阻止我。”

    展无影讪讪,坐在床上有些无措,坐姿呢就是屁股从左边转到右边,又从右边转到左边,然后他就突地感觉老妈的目光已经如冰刀一般射到了自己身上。

    展无影吓得心中一突,却仍旧坚持说道:“海皇要是怪罪我该怎么办?老妈,我可是奉了海皇的命令……”

    谁想他这番说辞还没说完,就惊见林听雨拿出了一把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神器匕首,抵在了她自己的颈间,朝他怒吼道:“你再不打开结界我就立刻死在你面前。”

    展无影吓得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赶紧走到殿门口,三下五除二就打开了敖英还设的结界。

    林听雨心里着实恼火,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匆匆出了殿,心道:“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能气人的儿子?”

    展无影见她直接踏浪而行,疾驰而去,不敢怠慢,赶紧就运起法力跟了上来。

    还好林听雨在这无量海里待了不是一天两天,知道绝望峰的位置,运起缩地成寸之术,十几万里之遥,只稍刻便至。

    当她赶到那里,远远地就见一座海底山脉上分立着两支队伍,两边皆是黑压压一片,顿时让林听雨愕然地停止了前进,唰的一下闪到一处隐蔽的山石后面。

    仔细看去,林听雨就发现无论是敖英还,还是季无忧,两方人马之中皆是强者无数。这让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貌似这是两军交战之势,只是双方还在僵持着,没真正打起来。

    展无影此时也躲到了她身侧。

    林听雨好不愠怒地传音道:“你老爸也带着人,不是自己一个人面对季无忧和被他蛊惑的那些反叛者。”

    展无影道:“这是自然。不然你以为海皇是傻子么,季无忧带着一大批强者,他却要独自一个人面对他们一大帮的叛徒?”

    林听雨瞪视着他道:“可是你不是说他是一个人?”

    展无影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是一个人了?”

    又见林听雨眸中怒意明显,他忙解释道:“不是,他刚开始是一个人,在水晶宫里面对季无忧的逼宫。

    可是既然和季无忧公开约战,季无忧也同意了,他当然不会自己一个人跑这儿来找打,肯定和季无忧一样是要带着帮手的。

    季无忧又不是真的想杀他,也不是真的想把他逼下海皇之位,只是想逼着海皇杀掉你。”

    林听雨突地有点醒悟,自己该不会是被儿子摆了一道吧。

    虽然对儿子的做法林听雨很是来气,一怒之下就想要转头离去,可是看到敖英还带着人就要与季无忧开战了,她到底没狠下心来,还是决定躲在暗处观战。

    敖英还所带的皆是龙族,而季无忧一方的人则有点杂,有虾、鱼、蟹、蚌等海中各族妖类。

    “为什么敖英还这一边的只有龙族?”林听雨纳闷地传音问。

    展无影答道:“估计是只有龙族的神通才能抵挡得住季无忧的歌声蛊惑。季无忧虽然向来得海皇倚重,但是他和海皇比起来,自然是海皇更让海中各族尊重。而且海皇都统治无量海三十万年了,颇为服众,龙族站在海皇一边并不奇怪。”

    便见龙族一方站出一个魁伟的男子,朗声说道:“无忧公子,海皇陛下方才提出咱们双方各出五名战者,五局胜三局以上的一方胜出,你意下如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