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64 皮皮虾,我们走(三十八)
    季无忧从一开始就瞪视着敖英还,眸中神色莫名。而敖英还却是目光平淡地看着虚空,并不去看他。

    此时,便听季无忧开口,道:“可以。既然双方只出五名战者,并不以两军交战,那,在下在一旁奏曲为我方出战之人助威,想来陛下不会不同意。”

    敖英还冷冷地道:“随你便。”

    季无忧的心思他其实一早就有所觉,但季无忧一直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而是一心帮他稳固无量海中的局势,他就一直只当不知道季无忧对自己的异样感情。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季无忧竟然会因为嫉妒之心做到这种地步,竟然蛊惑了一大批步入帝尊的强者来反叛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逼他就范,真是太小看他这个海皇了。

    他想要做的事,别人没有资格阻拦。但他不想做的事,别人想逼他去做也不可能。他敖英还行事向来听凭自己的内心,不受他人左右。

    季无忧又道:“海皇陛下可记下方才答应我的事,若是五战结束后,我们一方赢了,陛下要斩下那个胆敢迷惑陛下的贱人的头,用她的肉与我下酒。”

    敖英还只是清凉凉地哼了一声。

    季无忧见他如此,不免有些忐忑地道:“陛下若是失言,该当如何?”

    敖英还冷冷地道:“若是本皇失言,便斩下本皇自己的头颅。”

    这话让季无忧放下心来,道:“好,臣相信陛下自会以江山社稷为重,不会失言的。”

    “季无忧不打算出战,只想在一边弹琴?!”林听雨惊道,他们一方之中,当属季无忧实力最强了。

    展无影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会用琴声迷惑双方出战的人。而且,他不出战,海皇若是出战,恐怕……”

    林听雨心下一凉,季无忧作为一方首领都不出战,海皇作为另一方首领却亲自出战,岂不是要被人笑话有**份?

    “你不是说,龙族不受季无忧的歌声蛊惑?”林听雨又问。

    展无影有些无奈地道:“老妈,我说的是龙族能‘抵挡得住’季无忧的蛊惑,而不是‘不受’。到时候身处战中,龙族出战之人一旦受到琴声干扰,结局真是很难料啊!”

    林听雨好不担忧地道:“这么说,你老爸这一方胜出的可能性很低。”

    展无影道:“可不是嘛。不过,你觉得海皇若是输了,真的会斩了你的头,然后吃你的肉么?”

    林听雨听了他的话,蓦地就想起敖英还先前还说过,等他享受完了,就把她给杀了,和季无忧一起拿她的肉下酒。

    见她不吭声,一张嘴巴却噘得多老高,眼睛还因为委屈有些发红,展无影道:“海皇若是在败了后真要杀你的话,我看咱们也就别管他了,随他输赢,咱们还是先逃得远远地再说。”

    林听雨奇道:“你不要龙牙了?”

    展无影道:“龙牙哪有老妈重要?再说,我要龙牙可以徐徐图之。等哪天这海皇变成尸体了,我去拔了他的牙下来未必就不可行。”

    林听雨看着这时候的展无影,感觉这孩子就象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因为对她太过了解,已经将她吃得死死的。

    她道:“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丢下你老爸,让他输给那个季无忧。还有那句‘等哪天这海皇变成尸体’,你是存心用来刺激我的吧。”

    展无影道:“老妈,我可没那想法,你别想太多了。”

    林听雨道:“你之前不是说,咱们的无限妙音可以克制季无忧的歌么?他要奏曲,那我也要奏曲,看我和他,谁的曲子干扰作用更强。”

    不待展无影答话,林听雨唰的一下就冲了出去。

    展无影看着老妈义无返顾的样子,摇头无奈叹息,心道:“老妈呀老妈,什么叫色胆包天,我看你就知道了。”

    季无忧都入帝尊顶峰不知道多少年了,而且这人鱼一族都不知道比林听雨所在的皮皮虾一族,血统要高贵多少倍。人家天生就有诸多神通,林听雨这只皮皮虾可是生来凡骨。

    同是入了顶峰的帝尊,真正战在一起,实力也是天差地别的。

    林听雨却想不了那么多,她可不想让敖英还因为他而丢了海皇之位,甚至只是为她丢了颜面,她都会觉得让自己难以忍受。

    她不能永远拖累着他。

    她也不能永远做那个只能被他保护,却什么都不能为他做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为他付出的**竟然开始变得强烈,让现在的她根本就无法做到静心旁观,或者转头离去。

    看到她居然出现在这里,无论是敖英还还是季无忧,脸上都露出讶然之色。

    林听雨淡笑道:“我听说这里有热闹看就过来了,陛下,无忧公子,不会怪我打扰了两位的好事吧。”

    敖英还和季无忧瞪视着她,脸色都有些怪异。热闹?他们两个原本情同手足,如今生死对峙还不都是因为你,你居然还说这是一场热闹!

    季无忧终是也扬唇笑了起来,道:“当然没有,正好我刚刚和陛下打赌,陛下说,如果他输了,就要为我斩杀了你,用你的肉与我下酒。”

    林听雨捂着嘴咯咯地笑,道:“可是我刚刚明明听陛下说,他根本就不会守诺,要为我斩断他自己的头颅呢。”

    季无忧一听顿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道:“林听雨,你这只小虾米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哪,陛下凭什么要为了你斩断他自己的头?你以为你是谁?”

    “我没以为我是谁。”林听雨道,“我只是一个女人,一个陛下愿意为之与你而战的女人。”

    季无忧的脸色瞬间变得好不难看。

    林听雨复又笑吟吟地道:“方才我还听说,季无忧要奏曲为众出战之人助威。那不知道我这只小虾米是否也可以为陛下奏曲,以助龙威。”

    季无忧得意地扬了扬眉,笑道:“女人,虽然你的歌声确实美妙,但你不会觉得你的琴艺也能赛过我吧。要知道这琴艺可不是靠天份就能有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