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70 皮皮虾,我们走(完)
    林听雨道:“季无双是真心喜欢他,所以我才会兴起这种想法。再说,这混小子居然给我出主意,让我给英还下药,我兴起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念头,怎么了?他也没少算计我这个老妈呀。”

    小眼翻着白眼好不鄙夷地道:“要是你自己把持得住,就不会给敖英还下药了。”

    “听雨,回去吧。”与她同来的敖英还温声劝道。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英还,我记得我初来乍到之时,你曾经用一个蚌壳给我做了个窝……”说到这里她不免眸露调侃之色。

    这个“窝”当时可是被敖英还安置在他的大坐椅上哦。敖英还白天的时候都是坐在那里休息的。

    敖英还一听脸上一红,轻咳了一声,道:“那是神珠蚌,你喜欢么?喜欢的话我就把它送给你。”

    林听雨道:“我听说它能改造根骨,甚至能将凡体改造成神骨,我想借它来改善一下我这皮皮虾的根骨,这样说不定我能多活一些年,也能多陪你一段时间。”

    敖英还听得心有所动,伸出手来紧紧握住了林听雨的手,看着她的眸变得分外深邃。

    林听雨投进他的怀里,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腰,道:“英还,我真希望,我们能够一直这么相守下去,就这样一直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敖英还温柔地搂住她的肩,在她额头印上一个吻,道:“我们现在不就是在一起?”

    “说的是啊,我们现在就在一起。”林听雨喃喃道,心中无比欢喜起来,接下来他们可是有几十万年的时光可以相守呢。

    林听雨本来还担心东皇太阿又要搞怪,没几年就把她从这个时空里送走,没想到她如愿以偿地在无量海里陪伴着敖英还,渡过了数十万年的光阴。

    待到敖英还寿终时,她的灵魂才离开了无量海。

    修罗神殿,东皇太阿的书房内。

    盘坐在榻上的东皇太阿将他亲自带回来的较先前已经稳固强大许多的灵魂重新送入委顿地躺在榻上的女子体内。

    “女人,本皇今日将一线生机留在你的灵魂之中,若他日再遇危局,希望能够助我重活一回。你我真正重聚之日已经不远,你不要因我的离去而伤心。”东皇太阿喃喃低语,眸中闪过痛苦无奈的神色。

    他伸出手去抚摸着昏迷中的女子,目光停留在女子身上久久不曾离去。但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悲哀的目光变得温柔无比,嘴角还漾起一丝笑意。

    “就算是我封了自己所有的记忆和众多特征,可是你还是能够认出我来。女人,你对我到底了解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原想着我不再记得你,你也不再认识我,可以好好地历练一下你的心境,谁想见了没几面就被你认出来,而那个敖英还……”

    东皇太阿想到这里不禁无奈地苦笑。正常情况下,他封了记忆和特征进入敖英还体内,平时行事所体现出的性情就是敖英还本身的性情,习惯亦都是敖英还过去的习惯。

    东皇太阿还以为这样,敖英还就会对这个女人不会产生那方面的感情,只是淡看着这个女人苦修、历练,好真正地让这女人拥有一个强大无比的心境。

    这样,才可能将诛心十面桃的作用给消化了,让她不再受这诛心之苦。

    谁想林听雨和敖英还纠缠了几十万年,一生过得相对太平安稳。

    不过,她得了展无影的提醒,利用神珠蚌增加了自己的寿元,东皇太阿原计划只和她在无量海里待上几万年的,不想两人却待了足足七十万年。

    七十万年的时光,就算是淡看云卷云舒,林听雨这次又是自己苦修到帝尊境的,并没借半分药力之功,身处高位,俯瞰众生,见识与心境却是都提升了不少。

    是以诛心十面桃对林听雨的伤害已经非常微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东皇太阿还是颇为满意。而且在无量海,他纵使没有东皇太阿的记忆,却终是与这个女人相守了数十万年了,这既成全了这个女人的心思,也成全了他自己。

    他这一生叱咤整个神域,可以说无人能敌;如今又能得与知心人相守数十万年,他已再无遗憾。

    先前领悟时空溯海之时所得到的九曲金雷劫的天启所昭示之期已经临近,东皇太阿对于自己的命运与前途已经知机,并且也能安然接受。

    所谓“往者往矣,来者来兮。没有往哪有还?没有去哪有来?”

    盯着女人看了片刻,东皇太阿终是有点不放心。他若就这么走了,她会不会又要伤心得连灵魂都削弱了?

    东皇太阿沉吟片刻,双手在胸前迅速结印,瞬间就化出一个神识分身出来,留在女人身边。

    外面的天已经阴暗了足足三天,九曲金雷劫当在今日傍晚降下,东皇太阿又盯着女人深深地看了一会儿,这才起身离去。

    因为东皇太阿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准备迎接这个九曲金雷劫了,他至亲的弟弟太隐自然早就知道了这事,也清楚他是在这几天要临天劫,故而一直等在紧闭的书房门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被变成狗的女人偏在这个时候出事的缘故,太隐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是,他大哥太阿的实力他最清楚不过,迎接九曲金雷劫应该不成问题吧。他这两天一直在这么安慰自己,可是心头那股不祥仍旧萦绕不去。

    东皇太阿打开书房门的时候,他就迫不急待地转头看过去。兄弟两个四目相对,太隐最先看到的是兄长那原本漆黑如墨的长发竟然已经变成银白。

    在愕然未过之时,兄弟两个突兀地就听到离修罗神殿不远的东皇庙里响起了刺耳无比、一声又一声不停的钟声。

    此钟名为皇陨钟,乃是神界东域的一件至高神器,是仅存的几件天地自然生成的神器之一。

    它的响起与息声,根本就不是人为的,皆是自然而成。它会在一代东皇将要陨落前降下预言,预示着一代东皇将要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