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73 霸主(三)
    东皇太阿可能是看出她的情绪又再陷入了不稳,温声说道:“他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难道不应该按照他所期望的那样,好好地修炼,好好地活下去么?”

    “我……我……”林听雨有些茫然,“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不用再为我牺牲?”

    东皇太阿道:“你只要足够强,自然不需要他再为你做什么。所有的一切,你都可以自己完成。到那时,你与他并肩而立,与他相守永生永世,岂不是很好?”

    与他并肩而立!与他相守永生永世!

    兴许是东皇太阿提出的憧憬对林听雨诱惑太大,林听雨茫然的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起来,道:“没错,我只要足够强,就再也不用他来保护我,再也不用他为我牺牲。那时我与他并肩而立,也终将与他相守永生永世。”

    “唉,谢天谢地,你终于能够振作起来,不用再痛苦得连灵魂都被削弱了。”东皇太阿松了一口气地道,挥手竟是将这书房的结界给解了。

    林听雨这才听到外面轰隆隆的,不但嘈杂无比,更是有攻防的声音不时地响起。

    “外面出了什么事?”林听雨脸色一变,惊道。

    东皇太阿道:“这东皇陨落,东皇庙里的皇陨钟自动悲鸣而响,传遍整个神域。是以整个神域都已经知道不可一世的战神阿修罗已经陨落了。

    昔日的跳梁小丑全都盯上了东域,以为东皇太阿一陨,以现今的东皇太隐之能无力守护东域,他们就可以将东域瓜分了。”

    林听雨讶然道:“你的意思是,外面已经开战了?”

    东皇太阿道:“还不算正式开战。只是那些小丑想要逼太隐带着修罗族离开东域,让出修罗神殿和东皇庙。”

    林听雨听罢不由得哧笑了一声。

    此时此刻,修罗神殿外,西王母奕篱正和北君尚无衣各带一路兵马,一左一右地堵在修罗神殿门口。另有蚕皇站在左侧数百米开外冷笑吟吟地坐壁上观修罗神殿的热闹可不容易看到。

    三大帝尊顶峰的皇者可说是都围攻着刚刚继承东皇之位的太隐。

    这太隐也真是一大妙人。他本身的实力顶多也就与蚕皇相当,与西王母和北君相比,都有些逊色。而且,以蚕皇本身的祖先传承的神通,若真战起来,太隐可能还打不过蚕皇。

    只是这太隐带着修罗族的强者傲然而立在修罗神殿门口,脸上沉静无比,就象是看将死之人一般,看着这三位皇者。

    不管西王母和北君说什么,他都沉默不语,着实把以兴师问罪为由打上门来,实际上是想瓜分此地重宝的西王母气得肺都快炸掉。

    西王母和北君尚无衣方才朝修罗神殿门口略微使了几记法术,就将神殿门口的石像轰得粉碎。

    太隐仍旧没理会他们,只是让身边的人将他们打坏的东西一一记下来。看他这架式,好象还以为修罗族还有机会向他们西王母宫和北君殿索要赔偿呢。

    这更是让西王母气得面红耳赤。而作为跟班跟着西王母而来的北君尚无衣却是在心里犯起嘀咕来。他见识过东皇太阿的手段,以那位的能为真的会任由他人在他陨落之后欺负修罗族以及他的亲友兄弟么?

    只是,百万年来,这神域之中虽对修罗神殿一直敬畏非常,无非就是这修罗神殿里有阿修罗在的缘故。如今阿修罗都不在了,他们又何必再象过去那般敬着修罗神殿?

    更何况阿修罗将蝉月伤成那样,精神几近崩溃,说是不疯癫,但也跟疯癫差不多了。

    而且蝉月所中诛心十面桃的强度可是要比那只阿修罗整天抱着的小狗重上十倍,阿修罗也太狠了,一只狗而已,至于让他将蝉月公主伤成那样吗?

    尚无衣想到此,心里的疑虑便被压了下去,代之以对阿修罗的恨。如今阿修罗不在了,他所犯下的罪所拉的仇恨,当然都要由他的亲族来承受。

    这些人曾经因东皇太阿的存在而显赫,当然也要因东皇太阿的离去而承担苦痛。

    西王母几近怒火攻心,瞪视着面色平淡,甚至有些随和的现任东皇太隐,道:“太隐,我知道你可能觉得不服气,但是,现实就是现实,如今阿修罗都陨落了,你还以为修罗族能保有以前的荣光,真是大错特错了。

    我的女儿蝉月被阿修罗强行喂食了强横的诛心十面桃,本宫此来只是想讨这诛心十面桃的解药,还希望太隐你不要为难我。”

    太隐身后的一个修罗族强者怒道:“这诛心十面桃乃是北域所出,你要解药该跟你身边这位北君讨要,怎么跑来我们东域了?分明是你们看前代东皇太阿刚陨,欺我修罗神殿无人来找事的。”

    “找事?”西王母哧笑一声,“我西域的蝉月公主在你们修罗神殿小住,却被阿修罗强行喂食了诛心十面桃,这是谁找事?这位北君陛下住在修罗神殿,也是被阿修罗重伤,如今只剩下一半修为在身,你们说说看……”

    她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太隐就有些动怒,终于凉凉地开口,道:“北君尚无衣,当初你重伤在身,还是我送了丹药给你,令你一身功力不至于费去大半,而是保住了一半以上的修为。

    没想到我大哥刚陨落不过十数日,你就和西王母一起找上我,你还真会恩将仇报啊!

    你们有谁要是觉得我大哥有对不住你们的地方,可以去找他算账,找不到他那也是你们没本事,可别想打我修罗神殿的主意。”

    西王母呵呵笑起来,笑意中嘲讽之意明显,道:“你是想说,他和你父亲东皇太一一样,去转世重修了吧。

    你真会开玩笑,就算他去转世重修了,也断不会记得曾是东皇;就算他记得自己是东皇,谁又能在万千修炼者中找到他?而且九曲金雷劫砸到身上,有几人能够保住灵魂不灭的?

    太隐,阿修罗既然已经去了,你们修罗族就别觉得还能打着他的旗号,继续以前作威作福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