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78 霸主(八)
    “你们想干什么?”西王母一听登时就有些恐慌起来。九翅无影金蚕一族的蛊毒,她可是从小就听说过的,深知其阴狠毒辣之处。

    那蚕皇本就记恨这个西王母刚才当众出言表示对他的鄙夷,此时听林听雨这么说,自是爽快地道:“主人所说不差,属下这里确实有极为适合这位奕篱女帝所需的蛊。属下这就送奕篱女帝一只。”

    他觉得西王母此次就算活着回了西王母宫,这西王母怕是也难当了。西域的皇族奕氏就算不把她推下皇位,估计也会有人站出来辅政,她再不可能象过去那样一人统领整个西域了,是以只呼她为“女帝”。

    “好。”林听雨点头道,“你可要用对咱了,一定要让奕篱知道,咱们是真心与她交好,不要弄得不对路,日后奕篱再找咱们算账,那可就不好了。”

    蚕皇道:“主人放心,我堂堂一代蚕皇,用蛊岂会用错?”除非这个奕篱跟你一样可以防御一切蛊毒。

    蚕皇的蛊术自是非同小可,直接走过来往西王母口中塞了一只蛊虫。说是蛊虫,实际上却是他的身外化身,借曾经与他争夺皇位的另一个蚕族至高强者的身体炼制而成,丝毫不弱于他本身。

    这样的九翅无影金蚕蛊进了西王母的体内,她以后想要再来找东域的麻烦,肯定要掂量掂量的。

    而且,不得已之时,蚕皇还可以利用自己的这个身外化身来控制她,为守护蚕族和修罗神殿而战。

    如今蚕皇被签了奴虫契,不得已竟是带着整个蚕族都成了修罗神殿的看门人,蚕皇其实很愿意看到这个不可一世、刚才还出言不逊让他下不来台的西王母也和他一样,成为修罗神殿的奴仆。

    见西王母被喂食了蚕蛊,林听雨踏在她胸前的脚才放脱开来。

    林听雨悠然地迈步进入了修罗神殿,一边带着几分慵懒地说道:“以九翅无影金蚕一族的神通,当知道该如何消隐于无形,不让别人知道我修罗神殿外有强者守护。

    北域的人已经跟着北君尚无衣尽数退去,西域的人也退散吧,不得我或太隐的传召,日后不得再靠近修罗神殿。若是让我发现有谁胆敢欺负我修罗族人者,我定然不饶。”

    “你这贱人,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被手下扶起的西王母怒喝声传来,她看向林听雨的目光更加愤怒、恶毒了十分。

    林听雨淡淡地看向一边立着的蚕皇,道:“蚕皇陛下,这个女人口中恶言,你应该好好调教。”

    “是。”蚕皇赶紧应道,施法摧动了西王母体内的蛊,立时就让西王母浑身痛痒难当,更甚者她还深切地感受到噬魂之痛,这九翅无影金蚕的皇蛊,竟似已在这片刻间侵蚀到了她的灵魂。

    可是以她强大的法能和神识,对此却一无所觉,就算以全部神识内视之下,也丝毫发现不了那只蛊的踪迹。

    九翅无影金蚕,这名字中的“无影”二字可不是白叫的。

    “还不快向我主人道歉!”蚕皇冷冷地说道,眸中闪过嘲讽和看好戏的神色。

    那西王母岂会甘心屈居人下?瞪视着蚕皇不肯低头。

    林听雨道:“罢了,我累了,可没心情看你们这将要上演的好戏。西域的人悉数退去,只留下奕篱,让蚕皇好好调教调教,等她知道识时务了,再放她回西域。”

    “是。”蚕皇再次恭敬应道。

    而那些跟随西王母而来的西域众人,虽然不好将西王母留下,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反抗林听雨。最主要的是,就算他们站出来,也不会有什么用。

    他们只能全都乖乖地退回了西域,回去后再找奕氏长老商量对策。

    林听雨打算回阿修罗的书心去,就见太隐上前,与她低语道:“大嫂,关于大哥太阿的后事,您看……”

    林听雨喃喃地道:“太阿的后事……”不由地望向虚空,幽幽问道:“他走的时候,你在身边么?”

    太隐顿时鼻子一酸,道:“大哥素来骄傲,他已知机,一早就知道自己无法渡过这次的九曲金雷劫,是以提前做了准备,在天劫台摆下法阵。

    我法力有限,实难窥透那法阵的屏蔽,是以,待大哥离去十二个时辰,法阵之力散去,才得以看到天劫台内的情况。彼时只有大哥的法衣碎片……”

    说到这里,他不免哽咽,难以成声。

    “是啊,以他的骄傲,绝对不希望别人看到他渡劫失败时的狼狈样子。”林听雨低语喃喃,眼前变得朦胧。

    顿了一下,她又道:“他并没有真的离去,他只不过是去别的地方修行,所以,没必要为他准备什么后事。我想,他终究是会回来的。”

    言罢,她就朝阿修罗的书房走去。

    “是。”太隐应了一声,虽然对大哥所说的“转世重修”,他并不抱太大希望,但是大哥临去前给他的神简,嘱咐他要将这个“大嫂”当成他一般尊崇,况且大嫂刚才也展现出了她的实力,太隐自然而然就选择听从了她的命令。

    他先前其实并不太看好林听雨,觉得此女害得他大哥渡劫失败,纵使得了大哥的一身修为,也不可能象他大哥那样能够真的震慑住神域诸多强者。

    他先前对三皇表现出来的泰然,其实是出于对他大哥的信任。他相信他大哥的安排。

    不过,刚才看到林听雨展现出来的实力,太隐也终于明白,他大哥太阿在神简里千叮万嘱地让他们修罗族人一定要敬她如太阿,自是有一番道理的,不单单是因为她是太阿所爱的女子。

    林听雨回到书房,坐在东皇太阿惯常所坐的案几前的大椅上,拄额闭目,心中不知所想,但只觉得空落落的无处可依。

    “你有什么愿望?”忽地就听东皇太阿留下的那个神识分身开口询问。

    林听雨睁开眼来,道:“怎么,我的愿望你能帮我实现么?”

    东皇太阿道:“我的本体已经陨落,我这个神识分身并不能存世太久。我答应了他,要在他离开后,尽量帮你完成你的愿望,比方说,你想去哪里?想去看什么景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