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79 霸主(九)
    “不过,”东皇太阿语气又是一转,“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神识分身,而且还是一个不能存世太久的分身,所以,太难实现的愿望我是无能为力的。”

    林听雨问道:“东皇太阿,他真的是去转世重修了么?”

    那分身便道:“这是自然。九曲金雷劫虽然强横,却还不至于让东皇太阿灰飞烟灭。”

    转世重修啊!林听雨心中喃喃念道,不知道他是去了哪里重修呢?转世重修的话,最大的可能是不是在这个时空的修仙界?也就是众神所说的灵域。

    想到此,林听雨就想起了自己这次穿越的原主周七梅的愿望,便道:“我打算游历一下这个世界。”

    “我可以陪你一段时间。”东皇太阿道,“你游历的第一站,想去哪里?”

    林听雨沉吟了一下,道:“血溅峰。”

    “好,”东皇太阿爽快地答应,“我陪你去。”

    林听雨看着眼前的案几,不自禁地,脑中就闪过她初到修罗神殿时,和太阿一起在这案几上看时空之轮那幅图的情景,眼前再度变得朦胧。

    “别难过,你也知道,他会回来的。”东皇太阿劝道。

    林听雨拭去眼角的泪水,道:“我只是有些想他,并不是难过。走吧,咱们去血溅峰。那里可是我许久之前就想去的地方啊。”

    如今提起那血溅峰,林听雨竟是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态去看待血溅峰。昔日,它曾是她梦寐以求都想去的地方。可是,东皇太阿曾说它已经消失了,不复存在。

    林听雨觉得,她应该伤心的,或者说失落,最起码应该有些惋惜吧。可是现在,她却是脑中空白,并不伤心失落,亦不惋惜。

    她只是在想,血溅峰消失了,曾在那里的展拓会去了哪里呢?她该到哪里去找他?就算她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她也可以静静地等着他,她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再次相遇。

    只要她一直努力地苦修下去,只待她足够强的那一天,只待她能够与他并肩而立的那一天,那便是他们相守的日子。

    是以,她只是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要努力修炼,不要让太多不该有的烦心事耽误自己的修行。而悲伤、消沉、迷茫等等这些情绪,都被她归于不该有的烦心事之列。

    展无影说过,他老爸展拓说过,想要做一个合格的穿越者,最主要的是得有强大的内心和坚定的意志。

    她想要那一天早点到来,首先就得象展拓所说的那样,拥有强大的内心和坚定的意志。

    她不能让那些让她丧失意志的情绪占据她的内心,虽然她心中确实充斥着悲伤,但她一定要将这些悲伤排斥到心神之外,再也不要让自己沉浸其中,浪费她宝贵的修行时间。

    因此想到血溅峰消失而引起的脑中空白,其实也并未在林听雨的胸怀中萦绕多久就散去了。

    以她现在的速度,从东域御风到达血溅峰,花费的时候也不过一刻左右。有东皇太阿的神识分身带路,她很快就到了昔日血溅峰和血溅崖所在的地域。

    只是此时此刻,这里已经是一片旷野平地,土壤呈现暗红色,好似有血渗进去一般。原来隔绝它的结界已经虚弱了许多。

    能够证明这里是血溅峰的,就只有那块曾经立在山脚的石碑,血色的古字刻在上面,已经不知道存世了多久,有传说这血溅峰屹立在神域中心,与外界隔绝,已经有千亿年。

    千亿年前的人,就算是阿修罗那样的至高强者,如今也已经作古,是以没有人知道这个传说到底是真是假。

    这里还有许多帝尊守在暗处,大概都是在等着结界散尽后到这片旷野之中探索找宝吧。

    “你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么?”东皇太阿问。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他既然已经不在这里,我又何必留在这里浪费时间?走,我们去灵域。”

    “好。”东皇太阿仍旧爽快地答应。

    两人很快就到了灵域,从东游走到西,又从南游走到北,林听雨却没有发现有关太阿转世后的半点踪迹。以她现在的无限妙音强度,东皇太阿转世重修的灵魂她必定能一下子就认出来。

    林听雨不信邪,又辗转到了仙域,之后又在广大几近无边的神域寻找了许久,最后到了无量海,潜入无量海中探索了一阵子。

    可是,她始终没能发现半点太阿灵魂的气息。

    她在想:“该不会是太阿的灵魂在天劫中受了损,被削弱得太多,这一世转世成了凡人吧。”

    为此,她回到了周七梅曾经生活过的凡界。仔细算来,此时离她当初离开凡人界,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呢。

    但这只是这个时空过去的时间,林听雨曾被东皇太阿以时间溯海之法送去其他时空生活了许久,是以再次回到凡界,令她恍如隔世。

    她到处寻找着太阿的灵魂,仍旧杳无踪迹。

    这一日,她和东皇太阿的分身偶然来到了京城,不期走到了驸马府,正碰上一个轿子停在了驸马府,有一个衰老不堪、身着朝臣装束的老头儿从轿子上面下来。

    “参见驸马爷!”驸马府门口的守卫朝那老头儿行礼。

    那老头儿微一点头,偶然转头就与林听雨来了一个四目相对。他那浑浊的眼睛突兀地睁得老大,不可置信地瞪视着林听雨。

    “你是谁?”这驸马爷快步走过来问,因为年老体衰,步子不稳,险些摔倒。

    林听雨凉凉地道:“你没有资格问。”

    “大胆,见到驸马还不快快行礼?”有兵卫厉喝,长枪跟着挥到了林听雨眼前。

    林听雨扬唇,冷艳至极地笑了起来,道:“你问问你们的这个驸马,有胆子让我行礼吗?”

    这个老态龙钟的驸马爷,居然是周七梅的儿子颜晨曦。

    颜晨曦看着这个自己幼时无比熟悉的面容,无法想象,他印象中的老太婆,而今如何就恢复了年轻貌美,而且还神采飞扬的,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指着他和他父亲才能活下去的老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