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885 回归
    林听雨这一喝斥,展无影瞅了她一眼,谁知接下来哭得更凶。

    展倾绝就想上前劝说,林听雨则是把他拉到一边询问起详情来。

    原来展无影上幼儿园上了好几个月,幼儿园里的老师每个月都会给小朋友们量身高,看谁这个月长得最多,看谁没长个。

    可是展无影自打进入幼儿园,老师给他量身高,他就没长过,展无影今天会哭闹也是被同学嘲笑一直不长个的缘故。

    展倾绝连连叹气,嘟囔道:“你说咱们展家,也没个侏儒啊,他老爸的基因又那么强,兴许是这孩子长得慢?”

    “可不就是长得慢嘛。”林听雨无奈地道。

    小眼早就提醒过她,这展无影体内有一半的展拓血缘,那是神血。展无影是神族后裔,成长进度很有可能会和神族相近,长势肯定要比凡人儿童慢得多。

    展无影现在的身高,也就跟不到两岁的婴孩差不多。以前刚去幼儿园,大家也就觉得他比寻常同学矮一些,谁知这几个月下来,他竟是一点也没长,会被一些不懂事的小朋友嘲笑并不稀奇。

    “郝佳姐都比我高出一个脑袋了,明天我不去上学了。我以后都不去上学了。”

    展无影耳朵灵得很,虽说这两个长辈在一边角落里低声谈事,可是他听得一清二楚,知道太爷爷跟他老妈在讲他不长个的事,是以就朝这边使着大力气喊起来。

    唉,展无影就算比其他的孩子早熟,但是虚荣心和上进心还是有的。别的小朋友个头每个月都在长,可是他这个小豆丁愣是几个月都没什么长进,小孩子的心会受伤是难免的。

    可是,这样就让他不再去幼儿园了,真的好么?

    林听雨心中其实也有些矛盾。展无影和那些普通的孩子终究是不同的,但她又不想让儿子因为他的不同就错过别的孩子都有的童年。

    她走过去,温柔地擦拭去儿子小脸的泪水,道:“无影,你不长个不是因为你的身体不好,而是因为你是修真者的后代,你爸爸是最了不起的至高强者。

    那些至高强者的孩子成长速度自然要比普通孩子慢上许多,因为他们在长个的时候,还要伴随着成长许多的能力。这些能力都是你那些幼儿园的同学们没有的。”

    “可是同学们都嘲笑我不长个呢。”展无影收了哭声,却仍旧哽咽着,好不委屈地道,“郝佳姐都比我高出一头了,我这么矮,没脸再见她。”

    林听雨道:“早晚有一天,你会长得比她还要高,你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反正……反正……我明天不去上学了。”展无影说着小嘴一,眼泪噗簌簌地又掉下来。

    林听雨沉吟道:“要是你真的不想去幼儿园,那,咱们就去展家为修士特别安排的族学,怎么样?”

    展倾绝道:“族学里的孩子最小的都有七八岁,无影去是不是小了点儿?”

    族学教授的课程除了普通学校传授的知识外,还有修炼、家族史、修仙界史等等,一般孩子要到七岁之后才入族学。

    那怎么办?林听雨觉得把无影留在家里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他这个年纪,就应该多接触一些人,这才能培养起他开朗、敢于交际的性格。老是窝在家里,时间久了会让他怕见生人。

    展倾绝道:“不如给他转到别的幼儿园吧。到时候把他的出生年月往前多报几个月。”说到这儿他就咂吧一下嘴,愠怒道:“展拓这个混蛋去哪儿了?怎么整天不朝家?儿子的事他是一点也不管。”

    “他……他有别的事要忙。”林听雨忙吱唔地道,心头登时一酸,却不敢让展倾绝看到她泛红的眼睛,赶紧别过头去。

    展无影心思聪敏得很,立刻从大高椅子上出溜一下下了地,捣着一双小短腿要走。

    “你去哪儿?”展倾绝忙担心地问,想要跟上来。

    展无影道:“我回我的房间。我要去修炼。等我老爸回家,我就让他带我去别处玩儿。”

    “你要去哪儿玩儿,太爷爷带你去。”展倾绝忙道。

    展无影却是酷酷地绷着小脸,没理他,一会就听到他房间传来咣当一声门响。

    “唉,这可怎么办哪?”展倾绝好不挠头。

    林听雨道:“爷爷,您不用太担心这孩子,您别看他人小,心思聪慧得很,会自己想明白的。”

    展倾绝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委屈地嘟囔道:“我不要再在这里待下去,我要到有和我一样孩子的地方去。”

    “嗯。”诡异的,房间里居然有一个声音沉沉地响起。

    又听展无影问道:“你去哪里?”

    “给我一个小时。”

    “切,一定是知道老妈回家了,所以迫不急待地去找她了。”展无影叨咕完,大概是觉得自己猜测得肯定不错,是以有些得意地又哼哼了两声。

    林听雨安慰了展倾绝几句,回了自己房间,不想打开房门,就见一个高大英挺的背影立在床边,却是一身与时下不符的广袖长袍,一头如瀑的乌黑长发垂在肩头。

    大概是听到门响,那人转过头来。林听雨乍一见到对方,震惊之下脱口就唤了一句:“太阿。”

    但随即她身心俱震,又改口道:“展拓,你回来了。”说着情难自禁,冲过去就扑到了那人怀里。

    那人伸出长臂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一手轻轻一挥,将那扇林听雨还没来得及关好的门关紧。

    他道:“东皇太阿前往血溅峰,助我灭了宏极远,令我化身常无忆成功降世,我终于可以重新回到你身边了。”

    林听雨想到这许多年来经历的种种,双臂不由得紧了紧,将心爱的人抱得更紧,藏在男人胸膛里的脸上却是已经在不觉间泪流满面。

    “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抛下我和无影。”林听雨幽幽地道,“我就知道……”她哽咽着,心头千言万语,却是语难成声。

    展拓捧起了她的脸,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在她耳边低语道:“别难过,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