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空间炮灰生存 > 第836章 对待伤员
    可以想象得到布雷迪上直升机的心态,指不定现在正低头寻找他们的踪影,心中那个得意,傻叉,傻了吧,老子真的可以走。

    他那个组织也够厉害的,下了血本来将他接走。

    队友中已经有人看着她了,应该是有点质疑她的领导能力,放了这样一次逃离死亡的好机会。可得到的是何凝烟平静的脸。

    卡森开口了:“贝尔206直升机,装不下十个人。”

    何凝烟淡淡地说:“一个都走不掉。”

    “参与者布雷迪试图逃离,立即消灭!”整个狩猎场响起了那柔美但机械般的声音。

    “嗖嗖~”两枚热感地对空导弹带着白色尾烟腾起,直接“咚咚”撞上了直升机,直升机立即猛然爆炸,机翼带着火的还在转动,一路往下掉。掉在地面上后,第二次爆炸。

    “参与者布雷迪已经死亡!”

    一条命外加直升机里的驾驶员,一起跟着爆炸烧成了碳灰。生命有时很强韧,有时就是那么脆弱。

    这下后悔变成了侥幸,现在想想也是,举办了九年,还真没人逃出去过。活动又是最上层级别的,别以为驾驶着直升机就能走,就算是战斗机也未必能逃得出去。

    这次再看何凝烟的目光又二样了,没有因为意外而自乱阵脚,好似一切都已经知道般的通彻。

    何凝烟深吸了口气:“又少一个人了,走吧。”

    经过了二天,体力消耗很大,但大家都在努力撑着,也明白何凝烟这样做的目地,就是拖时间。

    在上坡的时候,布莱恩给何凝烟搭了把手。也趁着这个时候问:“今晚还会打伏击反扑吗?”

    何凝烟反问:“你认为我们的装备能再投机取巧一次吗?”

    第一次也是侥幸,毕竟到目前为止,敢反扑的人只有一个。另外夜晚对于对方来说,更有优势。但运气有时只有那么一次,而且何凝烟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这个队伍的人太多了,早晚有纷争。索性就反扑一次试试,成功了最好;没有成功也至少对于对方有一定的震慑力,追赶他们时会有顾忌,可能会放慢脚步,而不是如同野狗一般的狠追猛打。

    只有拖时间,狠狠地拖,让对方疲于奔命。今天结束后,对方也没口粮了。按照游戏规定,物资是不会供给的,消耗完就结束,原本就不打算拖过三天。

    到了明天,对方也会象他们一样,想办法弄食物。饿着肚子,作战能力就会下降。只要能保命,何凝烟是不在乎拖个一年半载的,就看对方有没有这个打算了。

    何凝烟想到这里,下命让所有队员将一路上能吃的全摘了,哪怕吃不完也弄下来。

    想要赶上他们,谈何容易,他们出发得早,再加上方位不提供,需要根据脚印来判断他们去了哪里。那些动不动就追上的镜头,这里出现不了。就算赶上了,目前他们手上的枪也能抵挡一阵,神枪手毕竟还是少的。

    到了晚上九点多时,已经到了前天出发地,地上燃烧尽的柴火早就被雨水冲没了。

    何凝烟下命:“一边迂回一边捡柴,吃的东西不要丢。”

    到了十点,当提示音响起,何凝烟和其他人手里基本都捧着一些柴。

    “何~”卡特叫住了她,觉得不对劲:“带我们去哪里?”

    何凝烟对着前面的一个小帐篷:“那里!”

    卡特一愣:“现在已经过了十点。”

    “知道!”何凝烟继续往前走。

    打开小帐篷的防水布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臭味,那是血腥味以及排泄物的味道。

    何凝烟用手电筒照了照,就看到一个大兵用惊慌的目光看着他们,双手支撑着,下意识往后退。

    “十点已经过了。”何凝烟轻描淡写地提醒,转而对着其他人:“生火。”

    这个伤员没死,如果死的话就会报名字。

    何凝烟拿着手电筒扫了下整个帐篷,这个大兵身边躺着一具尸体,就是他们前天送过去的。

    她微微皱眉:“吃过东西吗?”

    大兵警惕地看着她,随后摇了摇头。

    真够狠的,夺了所有装备和吃的,就留下一个帐篷当坟墓,让他自生自灭去了。

    “他们打算让你吃这个?”何凝烟手电筒扫了下尸体。虽然帐篷是防水的,但尸体已经放了二天了,加上湿度高,已经开始变色。

    何凝烟下命:“把帐篷拆了,火生得大点。”

    看来连最后一点物资也不给了,大兵用沙哑的嗓音:“杀了我。”二天没吃的,渴了就伸手到外面接点雨水喝,早晚都是死。

    帐篷拆了,篝火生得很旺。何凝烟让队友将尸体拖到其他地方去,将大兵挪到篝火旁。

    何凝烟将白天收集的各种食物递了过去:“给!”

    大兵疑惑地看了看,但立即抓了过来,狼吞虎咽地吃着,野果简直连核都不扔地全部吃下去。

    “再拿点来!”何凝烟看到他吃完了。

    卡特又给了点芦苇根,他也全部吃了下去。

    “把急救包拿来!”话让很多人吃惊。

    “算你运气,有麻药。”她熟练地将麻醉药推进了肌肉里。伤口二处,一处大腿,一处小腿,小腿的肌腱可能打断了,所以走不动路。

    一处对穿,只需要消毒缝针。另外一处有子弹,取出来后消毒缝针。伤口已经开始有点流脓了,再不处理很有可能感染。

    弄好后,何凝烟稍微用温和地语气:“放心睡吧,现在还没到时间。”

    “谢谢!”大兵是真心感谢。

    一夜无事,到了凌晨五点时,何凝烟就打算动身了。

    临走前,她留下一把枪:“里面有三发子弹,你可以自杀,也可以做点别的。你应该也明白,他们留着你的命是为了让我们动手的,如果我们没动手,下一次他们来未必肯放过你。”

    大兵脸是惨白的,他明白这个道理。

    “把吃的给我。”何凝烟又留下能撑一天的食物:“我们就这点吃的了,你留着。如果他们不来找你,下一次我会再带点吃的给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如果知道你死了,我就不过来了。”

    “突击队卢克米勒。”大兵犹豫过后还是问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