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云商凰朝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错铸成
    齐国的皇城像极了二十六年前,那一天皇宫中两位皇子先后出生,冰冻三日。皇城的屋顶屋檐都凝结起厚厚的冰,那是齐国最冷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在二十六年以后竟然再次出现。

    齐远贵为君王本不应该心慈手软,可是他却一再的对自己的四弟很宽容,直到现在他都还在给这个四弟机会。酒渐渐的凉了,齐飞向后退了几步,他手上的剑依然紧紧的握住。

    皇城的禁卫军箭在弦上,三万大军对皇城中的五万人,这是一场根本毫无胜算的战斗。

    齐远看着齐飞,如果说一切真的都是因为自己的父皇,因为父皇的偏爱那是不对的。自己的父皇从不偏爱任何孩子,只是自己作为长子,继承了皇帝的宝座。

    可是对于其余的孩子,父皇都是一样的疼爱,齐家的孩子都很优秀。他没有理由不去爱自己的孩子,只是自己作为皇位的继承人,父皇倾注的心血会多一点罢了。

    可是,在这继承人的背后,齐远何尝不是受了太多的苦。他何尝不羡慕自己的四弟,不羡慕自己的六弟,羡慕他们可以活的更自由自在一点。

    “父皇,您说的要善待兄弟姐妹,我竭尽全力去做这件事。今天,可能会有负于您……”齐远看着天空,雪纷纷扬扬,为何会有这么一天呢?

    “四哥,放手吧,一切都还来得及。”六王爷带着受伤的身体,劝阻着自己的哥哥,他一直都不愿意见到这样一天。

    而自己也是第一个和亲哥哥兵戎相见的人,那一天的攻城很猛,守了几个月的城总算还是被攻破了。

    “我还能回头吗?不能回头了,再也回不了头了,你们不懂。”

    齐飞的语气很淡然,可又透着一丝凄凉,眼神比以前更为忧郁。

    这是一条绝路,从齐飞决定反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了这是一条不能回头的绝路。风雪中,太后的身影出现在远处,她的神色黯淡步履匆匆。

    迎着风雪,身上的袍子竟然被风吹落,袍子落在积雪的地面。她顾不得去捡,只是向着广场中间走来,走到了自己的两个儿子面前。

    太后望着齐飞,双手捧着齐飞的脸,满眼噙泪道:“飞儿,放手吧,放手吧。我们都做错了太多事,现在改还来得及,放手吧。”

    太后一直是齐飞的有力支持者,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这让众人大为震惊。

    齐飞紧紧的握着太后的手,笑了一下道:“母后,回不去了,一切都晚了。”然后将手从自己的脸上拿开,又退了两步,太后接着转身看着齐远。

    她看着这个儿子,眼中的神色变得柔和,这种眼神齐远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了。看见这样的眼神,齐远面无表情,可是心中却被这眼神触动了。

    “来人,给太后把袍子穿上。”

    “王儿,母后欠你太多了,你放过你的弟弟吧。”

    齐远看着太后,淡淡的道:“只要四弟放手,我岂会兄弟相残,一切都取决于四弟本人。”

    齐远是真的不愿意兄弟相残,血染宫廷,对于权力齐远并不迷恋。可是,齐国的江山却不能交给齐飞,现在更不可能。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告诉飞儿要与兄弟相亲相爱,不管谁为王谁为诸侯王都应该相亲相爱。”太后的言语诚恳真切,悔恨之意尽在话语之中,这个一向自尊心和掌控欲极强的太后突然变得柔弱起来。

    这一幕多少有些悲凉,到现在见到儿子相残,才知道一切已经太晚了。

    “皇兄,不管今天谁活下来,都要善待母后。善待兄弟姐妹,这一切,希望在今天以后都能够成为现实。”

    可是,这一切似乎都与四皇子无关,齐远不可能失败。就算失败,齐云和齐书也不会与齐飞相亲相爱,他们的心都是向着齐远的。

    太后摇摇头,她深知齐飞不可能胜过齐远,永远不可能胜过。从民心,从兵力的悬殊,还有人才的数量上都远不及齐远。

    “飞儿,放手吧,你们现在的敌人是云商的林羽和吉云国。现在战事在前,你们却在宫中自相残杀,这相当于给敌人机会来亡我大齐国啊。”太后的一番话言辞恳切,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这个时候太后也变得没那么讨厌了。

    说完,太后又走到六王爷齐远的面前,看着六王爷道:“云儿,从小就属于你最调皮,那个时候我觉得要是飞儿的性格像你一样该多好。几个孩子里,最聪明的孩子就是你了,齐家人最幸运的人也就是你了。”

    齐云没有说话,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的样子,太后曾经也会将自己搂在怀中逗乐。

    齐云微微一笑,上前为太后拂去身上的雪花,太后更是握住了齐云的手。

    “我当时真的想过,如果你也是我生的,我就是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太后说的这番话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可是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个人却紧紧的咬着嘴唇,拳头握得紧紧的。

    这个人就是可儿。

    “太后,天冷,您回宫吧。”齐云露出一个浅浅的温暖的笑说着。

    “我只是想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如我曾经不爱远儿,我也不会把揽了四年的朝政让出来。只是,我太偏爱了飞儿了,以至于铸成大错。”

    大错铸成无可挽回,这一切太后的确要负很大的责任,推脱不掉的。

    落雪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太后是不是要把琼园的事情也都说出来呢?今天还有个目的,就是要说出琼园之谜,看到这样的情景落雪的心好像又有所触动了。

    自己是说还是不说呢?如果事情可以圆满的解决,不说出来是不是就是一件好事情呢?

    “天冷了,母后您回宫吧,回去吧。”齐飞站在远处说着,他忧郁的眼神令人有些心痛,这个从小就不爱说话的皇子的确令人会莫名的心痛。

    “不可以,事情还没结束,不可以离开!”一个带着愤慨的声音,一个音色有些沙哑的声音突然想起,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准了那个说话的人。

    是可儿,说话的人竟然是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