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 第165章 重聚
    “青辉是凤凰城那边硬留在我仙府的,他自己不情不愿的各种找麻烦,我来临仙城是招募修士,壮大仙府的,也没非让他跟来。他自己死皮赖脸的来了,还自己私自跑出去为我惹了麻烦,偏巧赶上临仙城的多事之秋,闹出了大动静,凤凰城要责问,也是去责问他们自己人去。

    难不成以后我的仙府为了不让青辉出问题,还什么事情都不能有,我这个府主还什么事情都不能做,要整日蹲在家里跟他只傻鸟大眼瞪小眼不成?我多冤枉啊!”冷悠然端的是一副慷慨陈词,脸不红气不喘毫不亏心的凛然模样。

    到是让符馨月一时无言,不得不承认,冷悠然这话说的还真没错,根据冷悠然告诉她的事情来看,想来那青辉被留在冷悠然身边,也不是长虹想要让他给冷悠然找麻烦的,顶多也就是监视罢了。

    以符馨月的阅历,并不难发现,青辉那只鸾鸟对于这项监视任务发自内心的存在着抵触,不管此番事情因由如何,青辉都不敢把自己有意找事得罪了冷悠然又被他算计开罪了临仙城的事情报给长虹,如果实话实说那才是真傻了。

    以长虹的脾气,绝对不会在身边再留用一个对她的命令都会心存不满的鸾鸟侍卫,若是青辉实话实说便会彻底断送了他在凤凰一族的以后。

    若是不实说,那么这个把柄也就握在了冷悠然的手中,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会被冷悠然压下一头,至少不会再给冷悠然甚至是无象仙府诚心添堵。

    “罢了,不过这次青辉回来,你还是需要好好的安抚一番的。”符馨月看向冷悠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冷悠然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至于到底是与青辉摆事实讲道理,还是威胁利诱一番,便端看青辉那鸟的态度了。

    而力士此时早就缩了脖子,他们重明鸟是天生正直,可却也不代表不会转圜,至于青辉,他早就劝过他了,既然他不肯听,那这苦果,便只有他自己去咽了,呵,让冷悠然这丫头握住了小辫子,是那么简单事情么?

    这么一想力士到是觉得,相比之下,他到是觉得那傻鸟还不如被临仙城的人抓了送去凤凰城呢!

    讨论完了青辉的事情,冷悠然便满目希翼的望向了符馨月,“前辈,你这次辛苦了,救出来的人里有我熟识的宗门长辈没有。”

    “我就知道你憋不住。”符馨月笑了笑,话落却是挥手自袖里乾坤中放出了三人。

    望着身形略显狼狈的三人,冷悠然的惊喜简直不要太多,娄宏,和花家大长老赫然在列,只是另外一人她就不认识了。

    “悠然丫头!”娄宏身形虽然狼狈消瘦,可精神还算不错,此时望见冷悠然,眸中更是迸发出了喜色,大步上前一把拉起了冷悠然,越看,脸上的笑意越多。

    “娄前辈,让你们受苦了。”冷悠然同样笑望着娄宏,虽然此时的娄宏比起在下界之时还要苍老,全然不见飞升之时的那精神奕奕的模样,却也不过是封禁了修为造成的,等解开修为,自然便会恢复如初。

    “花爷爷。”冷悠然握着娄宏的手臂,越过她的肩头,又望向了花家大长老,此时再称呼大长老已经不合适,不由得她便改了称呼,笑着唤了一声。

    “你这丫头,看起来,可是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强多了,真是惭愧啊!”花家大长老虽然口中道着惭愧,可那比起娄宏稍显萎靡的面色,到底还是在这一刻放射出了不一样的光芒。

    “您就别笑话我了,我的事情等咱们回去了,安顿下来再说给您,您还不知道我的脾气,要是落在这临仙城,只怕有的乱了。”冷悠然笑着谦虚道。

    “哼,你可知道当初你外公没在临仙城寻到你,多着急,你还知道你自己那臭脾气。”娄宏抬手戳了戳冷悠然的脑袋,一点儿不给面子的拆台道。

    符馨月和那另外一名修士笑望着冷悠然三人的互动,面上均是露出了一抹清浅却真实的笑意,只是不同的是,符馨月的眸中隐有一丝追忆划过,而另外那名修士,却是眸有欣慰满意之色,看着冷悠然就好像是在看自家的孩子一般。

    冷悠然闻听娄宏提起欧海恒,在想到在空间内此时还昏迷不醒的苍魄师徒三人,面上的笑意到底还是减去了一些,转眸望向了那另外一人问道:“不知这位前辈是……?”

    望着冷悠然忽然消失了几许的笑意,娄宏心下微颤。

    当时付清秋出了那事之后,数苍魄和欧海恒这师徒二人反抗的最为激烈,想也知道,付清秋被抓去了暗牢,而苍魄下落不明,即便是情况稍好的欧海恒在被送去矿脉之前也是身受重伤,只希望他们都已经被冷悠然这丫头救了出来,性命无碍便好,至于其他,娄宏的心下也不敢再做太多的奢望了。

    不管遭遇了多少磨难,娄宏毕竟还是娄宏,面上虽然划过一丝隐约的担忧之色,却是很快的调整了过来,为冷悠然与那修士之间相互介绍了一番。

    这名陌生的修士倒也不是别人,而是早在冷悠然出生之前,便已经飞升仙界的飘渺宗前辈,细算的话,到是与娄宏是同辈,说起来要不是欧海恒飞升之后心下担忧冷悠然,一直四下活动寻找,只怕还真不知道,原来飘渺宗这万年来陆续飞升仙界的前辈,还有不少生活在这临仙城中,只不过更多的一部分,却还是因着这样那样的原因或是陨落,或是去往了他处。

    冷悠然听着这些年欧海恒为她所做之事,心下酸疼,却是面容不改的,继续与娄宏他们三人交流着,倒也发现,这次大多与他们凑在一起被送去了矿上的修士竟然多是来自风云大陆的,有了这番认知之后,她到是心下对于要如何处理那些陌生的修士,稍稍有了一份计较。

    而之所以告诉冷悠然这些,娄宏自然是也希望她心下有个定数,否则光是他那一个矿区中被符馨月带出来的修士,便有百人之多,这么多曾经的佼佼者凑在一起,时间短还好,若是日子长了,只怕难免会生出些别样的什么心思来,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一条定律,即便到了这仙界也依旧适用,既然众人已经成功脱险,那么有些事情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