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 第191章 异心(本月100月票)
    更是觉得,冷悠然这明显是有意所谓,就是因为这仙界的制符师难得,冷悠然才故意隐瞒下了此事,好为她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拉拢来他这么一个天赋不俗的制符师,此时又说与自己,不过是觉得他发过誓言之后,再无他处可去,怕日后他发现了端倪心存怨恨,才在此时说出来罢了。

    王怀远自认把自己的小心思收敛的很好,可在座的众人却都不是傻子,更遑论冷悠然的修为还要比他高上几阶,神识更是强过他不少,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细微变化,自然逃不过冷悠然的眼睛,见他如此,冷悠然的眸色有些微冷,虽然心思活络又自命不凡的人不少,可她却没想到,这些来自下界一步步挨过临仙城磨难,才走到今日的众人之中,竟然还会有这不知深浅之辈。

    只是木已成舟,冷悠然与木月白和娄宏二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还是决定先对着王怀远暂时以安抚为主,当然,既然已经生出了其他心思,冷悠然也不会一点警告都不给他,便开口说道:

    “怀远大哥也别介意,之前人多口杂的,毕竟符世家地位不同,公然去议论他们多有不妥,我才没有初见大家之时便提及此事,现在关起门来,都是自己人,你要是因着这事心下有什么想法,也尽管告知于我,既你已经发下了誓言,要效忠于无象仙府,那么我们便是手足了,自是没什么不好分说的。”

    王怀远闻言豁然抬头,望着冷悠然的一双眼眸更是明明灭灭,那话中的安抚此时已经因着誓言二字,被他全然忽略了去,注意到的,只有冷悠然的警告,心下的不满,也因着再一次被提醒与符世家擦肩而过彻底转化成了怨恨。

    在座的其他众人就是最大条迟钝的洪临,此时也从冷悠然的话语和王怀远那闪烁不定的眸子中看出了端倪,不由得纷纷蹙起了眉头。

    看着这样的王怀远,冷悠然却是忽然笑了,她该说的都说了,既然人家自己活不明白,这么把自己当一回事,想要去作死,她又何必阻拦,“呵,看来你这是真的很后悔来我这里啊!”

    “冷府主休要胡言!”王怀远心下虽然悔的肠子都青了,却也是忌惮着誓言的约束之力,此时见冷悠然开口这般说话,不由得猛的站起身来,怒目看向了冷悠然。

    “你既已经心生他想,又怨恨我断送了你投身符世家的机会,我又如何说不得了?”冷悠然看着王怀远露出了一抹满是嘲弄的冷笑,才在王怀远因着被戳穿了心思,眼眸之中即将掀起狂风暴雨之时,接着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

    “你把我诓骗来此,会这般好心?”王怀远自认发过誓言,逃不脱无象仙府,有被冷悠然看穿了心思,一时间竟是生出了一股破罐子破摔的意气来。

    其余众人在听闻那诓骗二字被王怀远吐出,都是经历了几千年光阴世事洗礼的人精,怎能看不出来,这王怀远自认有些天赋本事,已经被符世家的名头迷了心,迷了眼。

    遂一个个均是收敛了面上的神色,垂首安静了下来,眼观鼻鼻观心,也算是想要看一看冷悠然这个年纪轻轻的府主,要如何处理这王怀远,好决定日后,在这仙府之内要如何自处。

    唯有娄宏和木月白二人,望向冷悠然的目光有着担忧,望向王怀远之时又恨不能直接掐死他算了。

    冷悠然到之时嗤笑了一声,并没有再去做那无为的争执,靠在椅背之上歪头看向了王怀远,直把他看的面色发红,才接着说道:

    你我均是修行之人,想来修行至今应该也是知道一个道理的。这天地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不论何时何地,何种境遇,天道从来都会给修士留下一丝变通之路,你这誓言虽然已经落下,但是若是得了我这承誓人的应允,愿意与你一同承受这违背天道誓言的惩罚,想来你还是能够有一条活路的。”

    “府主!”闻听此言,最先坐不住的便是洪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满目紧张的望向了冷悠然,他这人是比不得其他修士脑筋转的快,更是把一颗心全扑在了炼器之上,可这也不代表他那几千岁就是白活的,天道是可以任人摆弄的存在么?

    其他本来已经沉默了的众人,在洪临这一声高喝之下也均是蹙眉望向了冷悠然,他们觉得,冷悠然对于王怀远可能会放任自流,也可能是会动手除之,可却没有一人想到,冷悠然会用这最不靠谱,也是至今都无人会用的办法来解决。

    虽然这种分而担之的方法他们修行到今日都隐有所觉,可那毕竟是天罚,就算二人同时想要解除誓约,甘愿分担会减弱天罚的威力,可那减弱的一丝威力,对于他们这样的修为来讲,也并无什么不同啊!

    “冷仙子此言当真?”王怀远闻言眸光就是一亮,目露一抹希翼,沉吟了片刻,终是禁不住诱惑,沉声问道。

    此刻竟是连府主都不愿意称呼了,却没发现,因着他这仿佛看到了无限希望的瞬间,外间的天空,却是悄然暗沉了下来。

    “自然。”冷悠然透过窗棂瞄了一眼外面的天空,再看王怀远那炯亮的双眸,便知他动心了,心下叹息一个制符师即将于他自己手中灰飞烟灭的同时,到是对他这豁出去了的做法,生出了些许佩服来。

    没看在座的众人,此时望向她均是一脸的不赞同么,就连亲见过她被雷罚劈了好几次的娄宏和木月白都满目担忧,这般破釜沉舟的心境倒也不是谁人都能有的,如此看来,这王怀远,除了有些自命不凡的盲目之外倒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其实王怀远也不是一点儿都不怕的,那毕竟是天罚,可他就是不甘心,凭什么冷悠然隐瞒了他符世家的事情,他便得在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仙府中耗去所有,更何况他已经得罪了冷悠然这个一府之主,只怕日后也没有好日子过,到是不如放手一搏,哪怕是死,他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