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 第383章 教徒
    让身为长辈的宜修去求冷悠然解开阵法,他是没脸的,毕竟之前的事情,众人都看的清楚,以他对无影的了解,也明白这中间无影的那点儿小心思,而冷悠然不针对别人,却偏偏把这阵法砸给了无影,想来她也是心中有数的。

    对此,宜修到是没什么话可说,只是任由无影这么被困在阵法之中,他又有些舍不得。

    以他的修为不过是一枚阵盘,直接蛮力破除,他不是办不到,可这里毕竟是丹境,蛮力破除阵法必然会造成空间的动荡不稳。

    若是别处倒也还好,偏偏这丹家的丹境本就是一处独立开辟出来的空间,牵一发动全身,别说他为这样的事情平白招惹了丹家,他师尊必然不会轻饶了他,便是他不惧丹家,此时身处丹家的丹境之内,在不能确定无影有生命危险之前,也是不能这么做的。

    “悠然丫头啊……”知道了自家徒弟没事,身为大师兄的俊才,终于找回了身为大师兄的自觉,看了看师弟宜修,又看了看师侄冷悠然,终于开了口。

    冷悠然自是明白俊才的意思,只是她平白的多受了不少的皮肉伤,都是拜无影所赐,不找补回来还真让无影觉得她好欺负不成?

    自小生于宗门,长于宗门,对这些师兄弟姐妹之间的弯弯绕绕,冷悠然看了千年,就是极少参与其中也是明白的,若是不让起了不该有心思的人明白自己不好招惹,只怕,日后的麻烦还得更多。

    她便干脆大大方方的咧嘴一笑,开口说道:

    “大师伯放心,那阵法只是五行杀阵,弟子就放了一块儿上品仙石进去,想来以无影师兄的修为,过不了多久,仙石耗尽,阵法也就自行消散了。”

    俊才闻言,抽了抽嘴角,面上的笑容多少有点儿扭曲,好么,只是五行杀阵,还就放了一块儿上品仙石,这丫头可真敢开牙!

    他心下虽然郁闷自己身为大师伯的面皮在冷悠然这并不算是太好用,却也知道之前三人围攻冷悠然,确实是那三个不长进的东西做的不地道,考虑到以无影的修为应该不至于被那阵法真的怎么着,顶多就是受点儿皮肉之苦。

    俊才望着颇有家师之风的师侄一时间到是也坦然了许多,更决心借着冷悠然的手给无影一个教训,省的他日后再撺掇自家徒弟做出些什么违背师训的事情来,便彻底熄了让冷悠然撤去阵法的心思,只是干巴巴的说道:“既然如此,明日便是拜师礼了,你便先回去吧!”

    “多谢大师伯。各位师伯,师兄师姐,那悠然便先行告退了。丹尊前辈回见!”冷悠然得了俊才的话,笑着与众人打过招呼,便再不多留,直接拉着万俟静初转身向着他们下榻的院落而去。

    而留在原地的众人,除了看着彻底损毁了的习武场,被冷悠然那句回见拉回了思绪,正在心疼仙石的阳炎之外,其他六人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依次走到了赤雷的面前,挨个拍了拍他的肩膀。

    “得徒如此,师兄都嫉妒你了,不过六师弟,任重而道远呐!”最后走到赤雷面前的俊才踮起脚拍了拍赤雷的肩膀,留下一句话,便带着自家疼的脸色煞白的徒弟远去了。

    直到众人都散了,独留下等待弟子脱离阵法的宜修,和通才从屹立在习武场不远处的一株十几人环抱的大树之上落下,背着手,走到了宜修的身后。

    “师尊。”感觉到熟悉的气息靠近,宜修转过身来,望着和通有些欲言又止。

    “冷悠然那小丫头之所以被我看重,便是她的这副脾气,不吃亏,却又有分寸。老三啊,从我收下你的那一日,我便知道,你一路走来不容易,所以,你门下的弟子一个个的有样学样,各种小心思层出不穷,为师从来不曾怪过你,可今日之事,你却要注意了,你可明白我在说什么?”和通望着宜修,目露严肃。

    人有百样,和通从来不会制止门下弟子们相互争夺机缘,互相较量实力和脑力,却也容不得他们因为某些小心思而对彼此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此番若不是无影还算有些分寸,没有真的因为他心下的那点小小的不甘,嫉妒,彻底迷了心智,和通绝对不是只找自家三弟子说道一番这么简单了。

    “师尊,无影他只是……”宜修张了张嘴,虽然明白和通所指,却也还是想为无影辩解几句。

    “只是什么?不甘?嫉妒?老三,你是看不到么?若不是无影被冷悠然那丫头直接了当的困在了阵法之中,再打下去,他的不甘,他的嫉妒得不到发泄,你敢说,他不会把真实的修为释放出来?”和通的眸中已经爬上了一丝厉色。

    宜修闻言垂下了头去,他不得不承认,虽然师尊多年不回去了,可对无影的了解却是分毫不差的,其实就连他这个当师傅的也不敢保证,若是无影真的与冷悠然打出真火气来,是不是便真的就动手了。

    “罢了,此番拜师礼结束之后,你便把无影带在身边教导吧!想来你应该最清楚,他的这份不甘,嫉妒,最终会有怎样的结果。”和通叹了口气,望着宜修眸色深深的说道。

    “弟子明白了。师尊放心。”对于把他拉出深渊,教会他如何真正的去做一名仙人屹立于仙界的和通,宜修是打心底里尊敬的,更是明白无论和通平日里多么的不靠谱,可关乎到门下弟子之时,他老人家无论说什么,做什么,从来都是为了他们好。

    “要叫我真的放心才好。”和通没好气的瞪了宜修一眼,话落,直接抬手对着那阵法轻轻一点,那让宜修头疼要如何破去的阵法,便好似一个气泡般破碎了开来,露出了里面已经伤痕累累的无影来。

    眼见着无影倒地抬头,见了自己,便垂头不语,和通的眼眸微闪,摇了摇头,深知有些人能够指点的通,而有些人却会因着顺遂的日子被打破而渐渐落入歧途,他现在只希望无影能在宜修的教导之下,重新走上正轨,若不然,麻烦只怕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