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荒隙 > 第二十章:不解
    深夜,两个急速的身影跃进了魔族的心脏,幽城地底迷宫。

    他们的动作快得像风,准确点来说就是一阵风闯入了幽城,守卫的兵士都没来得及反应。

    两个身影有条不紊的按照一定的路线前行,不慌不忙地绕过在每个哨卡,卡着每个连巡逻的魔兵打盹的一瞬间飞过,魔族严密的布防如同虚设。

    可就在要穿过一扇暗门时,两个身影中的一个绊到了一根细线,细线砰的断开,夜色中身体向地面倾斜。好在一只手及时拉起。

    “夷舒哥哥。”其中一人弱弱地说着,带着惊慌。

    借哨楼上的一丝灯光,两人的都被看清了,是夷舒和妃楹。

    暗门的动静惊动了巡逻的魔兵,他们纷纷赶来,转眼间就包围住了两个不速之客。

    夷舒和妃楹本想着偷偷潜入魔都找到印河,没想到印河早有准备,设置了很多道暗门和暗线,虽然凭着妃楹对魔都地理的熟悉,轻松躲过前面的巡逻,却还是被暗线给绊倒了。

    “你躲到我身后,”夷舒的脸上笼罩着冷意,左手开启了一个风屏护住妃楹,“好像有一双眼睛在这群魔兵身后看着我们。”

    他一边四处寻找着,想找出那双眼睛,一边右手化出一个个风刃刺向眼前的敌人。

    白色的气浪爆发着寒气,只是轻轻地划过那些魔兵的铠甲,整个躯体就被割裂成两半。一条走廊上很快躺满了尸体,滴落的鲜血仿佛红花种在温柔的平原上绽放着。

    魔兵聚集得越来越多,渐渐把走廊围住一个铁桶,没有退路。

    妃楹一个习惯了风神谷里安静日子的女孩,面对着眼前的杀戮,不安的情绪将本尊贵优雅的气质衬托的忧郁清冷。

    这是人海战术。夷舒杀戾的五官笼罩着不可阻挡的杀意,但他知道继续这样下去自己迟早精疲力尽,他嘴里开始轻轻地念着某种古老的咒语。

    窗外吹进了一阵冰屑,下一霎那地面上瞬间窜出了几根冰柱,冰柱直接穿破了面前魔兵的胸膛,而且形成的一圈冰墙正好阻挡住敌人继续靠近他们。

    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

    “是风神吗……”

    走廊两旁象牙般白色的光芒照在那下倒下的尸体上,弥漫着森然的寒气,魔兵身后走来一个披着玄黑色铠甲的中年男人,他的眼睛炯炯有神,脸颊上麦色的肌肤上有一道伤疤。

    “我是魔君印河,你们为什么来到这?”带着伤疤的男人看着地上死去的士兵,语气有点愤怒,浑厚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上,印河一直在后面观察着面前的两个人,但是始终没看出他们的目的。

    妃楹推开了夷舒的左手,冷到极致地看着那个身披玄黑色铠甲的中年人,突然变得愤怒无比,“我没办法忘记你的长相,就是你下蛊杀了我的父亲,是你带领云荒部落的士兵伏击了父亲的亲兵,一直追杀我到神族的境地以内。”

    那男人怔住了,看着眼前的少女,脑海中的记忆再次如波澜涌出。

    是她。

    夷舒身上溢出一圈白光,瞬间化成一阵风飞到了印河面前,指尖结出的冰剑已经放在他的脖上,只要轻轻挥动便可以割破血脉。

    “等等,你不看看你身后的同伴吗?”印河眼中平静得没有任何变化,身经百战的生涯让他从不畏惧这种习以为常的搏杀。

    夷舒把视线移向身后时,冰柱后面,妃楹已经被一群魔兵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