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伪妹妖妃 > 第466章:伪面太子妃的毒计
    “谁呢?”

    她疑惑地停住脚步了,不过为了不暴露自己,她便蹑手蹑脚的躲进了竹林后面的花丛里。

    “爷呀!您轻点儿…………”

    “啊!!!!!………………”

    夏凌月突然捂嘴惊呆了。

    “这太子妃不是正在生孩子吗?可是瀛王却在这里跟良娣做苟且之事,真是天理难容呀!”

    “其实,奴婢倒是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夏凌月浅叹了一下:“什么呢?说吧!”

    吟心应诺了一声,蹙眉凝思。

    “奴婢以为这么多的事情凑到一起没有头绪的话,反而会越理越乱呀!这会不会是咱们想多了呢?兴许是咱们真的想太多了吧?”

    “呵呵…………想太多?!!!…………”

    她忽然眉头紧蹙,神色立刻一沉。

    “噢…………公主对不起啊!我…………”

    吟心的身子突然瑟缩了一下,瞬时便又拘谨了起来。

    “你又不是没看见这个情况,这都已经多少回了?哎!反正说了你也不懂…………”

    她背着手,仰望了一下面前的树桠,含苞待放的枝头上预示着另一个新的季节又要开始了。

    “熏风一缕清波乱,烟雨皆伤悲成断。楼栏怎堪泪蚀骨?多少愁肠难唤。飘飘落花成锦缎,悲落花撵已算?年华逝去流云散,一霎成秋,雁去难休!却落红尘累今生。哀韵一曲泪几许,往事凝霜,伊人为谁待红妆?筝音绝韵自飘乡。操琴茫茫向何方?新燕相思皱旧人,难诉衷肠,看透炎凉。拾取弦琴渡海棠!…………”

    吟心忽然拍手欢呼了一声,纤小的身影随风摇晃了几下。

    “太好咯!太好咯!主子啊!您作的诗真是美啊!每一次都令人无限遐想,无限神往!真是才情并茂呀!”

    她偷偷地躲在花丛里红着脸边看边骂,心里对瀛王的印象也已经彻底崩塌。

    “幸亏我当年没有选择瀛王,否则我今天一定会比嫁给麟王还要后悔!哎…………畜生!”

    看着竹林里那片被他们滚的七零八落的嫩花嫩草,夏凌月只觉得心里有一种吞下了绿头苍蝇的感觉。

    “唔………………唔………………唔………………啊………………”

    只见那片竹林丛里半人多高的绿草里隐隐约约露出了四只脚,那气氛看起来非常**。

    “看来夏如嫣真是可怜啊!”

    想到这里她又扫视了一下不远处七零八落散扔着的衣服,她心里的鄙视感越发强烈了。

    “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真是恶心!”

    她起身又沿着蜿蜒廊道的路径往前一直走。

    “这瀛王可真是个混蛋!”

    穿过了亭台水榭的廊道,她离迎凰殿是越来越近了。

    “这傲娇到不可一世的夏如嫣,原来也有这么可怜的一面啊!”

    想到这里,夏凌月便加快了脚步。

    “这瀛王平时看起来如此威严,可是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真是令人恶心呀!也不知道夏如嫣知不知道呢?”

    正在边走边想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迎凰殿朱红大门的台阶下了。

    “开门呀!”

    她上前去叩了叩门,不一会儿朱红大门便“吱呀”轻启。

    “公主,您来啦?”

    前来开门的丫鬟是云瑶,她神色疲惫。

    “您终于来啦!要不是这两天府上忙不开,早就派人前往麟銮殿知会去了!”

    云瑶将她迎进了门来,看得出她哈欠连天的样子一定是很久没有休息好了。

    “怎么样?太子妃的情况现在好些了么?”

    她紧跟云瑶身后,亦步亦趋的跟随她前往内殿的寝宫。

    “反正一直就是这样吧!应该快要生了…………”

    云瑶这话也说的也是力不从心。

    “哦…………好吧!那本宫现在是不是可以进去看看她呢?”

    夏凌月探问道。

    “只要公主不忌讳的话,奴婢倒是没什么可说的………………”

    云瑶又打了一个哈欠。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

    她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寝宫里传出来一阵高谈阔论之声。

    “哈哈哈哈…………恭喜瀛王贺喜瀛王呀!”

    她瞬间愣了愣,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瀛王?………………”

    她随即转身问云瑶:“瀛王一直在这里的吗?”

    “是的吧?奴婢昨夜跟其他丫鬟为太子妃准备新衣的事,清点裁剪的忙活了一夜呢!今天早上一来就看到瀛王在迎凰殿里了。”

    她说着笑了笑:“幸亏我及时来换下了迎絮,否则恐怕是会被责备吧!”

    “嗯…………看得出来你应该没睡好吧!”

    夏凌月见她哈欠连天,不禁心生怜悯。

    “要不你这就去睡睡去吧!这边由我为你担待,看你那没睡好的样子,眼睛都是肿的。”

    “多谢公主!奴婢多谢公主!公主真是个好人!”

    她谢过了夏凌月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想不到这迎凰殿对待奴婢如此刻薄,真是超乎想象呀!”

    想到这里她便跨进了寝宫大门。

    “…………”

    瀛王见她突然进门,不觉心里一愣。

    “公主来了,这守门丫鬟怎么不通报一声呢?”

    “皇兄,你也不必责怪丫鬟了,是我让她下去休息的,磨刀不误砍柴工呀!丫鬟还是要休息好才能把事情做好呀!”

    夏凌月的话让瀛王瞬间愣住了。

    “你让丫鬟退下了,那谁来守门呢?”

    “哎呀!皇兄呀!你看看你都喜得贵子了,你还有计较这点儿事吗?就当是给丫鬟放天假又怎么了?”

    “竟然单刀直入问我金葫芦的事情,金葫芦不从最初发现的时候就一直在她手里吗?”

    想到这里她唇角微微上扬,牵动起了一丝冷冷地弧度。

    “看来要想找到这个金葫芦,还真的是需要一种天命所归的奇迹呀!”

    她想到这里不禁轻轻感叹了一下。

    “我也正找那只金葫芦找的心火上脑呢!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呵呵呵………………”

    看着门外那个身影轻快地林嬷嬷逐渐走远之后,夏凌月的心终于放下了半截。

    正当她要转身下楼的时候,突然发现她回过头来眼神里冒着寒气,冲着自己阴恻恻地笑了笑。

    “啊………………”

    她吓得立马捂住了嘴,脸上的惊恐不安状瞬间凝固成了一片菜色。

    “天呀!”

    她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只觉得心里一阵阵惶恐。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莫非她知道我在看她?”

    “…………………………”

    这时候她的后背让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啊!!!!!……………………”

    这回她是真的跳了起来。

    “谁呀?!!!!!…………”

    她瞬间火大了。

    “公主,您这是在看什么呀?奴婢叫了您很久呀!可是您还是在这里一直不回应呀!”

    吟心无辜的眼神里充满委屈。

    “哦………………”

    夏凌月原是想要发作一番,可是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算了。

    “吟心呀!我问你个事吧!”

    她语气放得柔软了一些,便对她轻轻问道。

    “说吧!公主的问题,奴婢只要是知道,就决计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呢!”

    夏凌月说着冲她微微笑了笑。

    “嗯………………”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吟心一番,紧蹙的眉头舒展了很多。

    看来她不像是在说谎呀!难道是我的梦魇症又发作了吗?

    于是,她惶惑不安地挠了挠头,脸上浮起了一阵阵忧心忡忡的神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