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伪妹妖妃 > 第532章:伤春悲秋情怀重
    “从来都没有想过她能办成什么事!若不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话,本宫真是懒得搭理她!只不过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兴许多个人还是能够多把力量呢?哎…………没办法呀!”

    惜香连忙接过话头道:“其实麟王妃她并不傻,只不过就是吃的苦头太少罢了!”

    夏如嫣又呷了一口茶,神情倒也却是一片淡定。

    “都说东翎郡主也不是个傻角色,怎么就教出个这样的货色?依我看夏凌月也是半斤八两,完全比她好不了多少,不过最近总是觉得她去了一趟民间回来就跟脱胎换骨变了个人似的,莫非是谁借了她的身子蒙混进宫来了?”

    夏如嫣暗暗地抚了抚耳鬓旁的青丝,冰冷的耳廓已然令她难受了。

    “奴婢以为太子妃大可不必太过忧心,这夏凌月现在毕竟处于一个没名没份的地位,无论她多么厉害,只要没地位就势必会没实权,没实权说话做事毕竟不硬气,在宫里也就没份量了,奴婢觉得太子妃倒是大可放心吧!毕竟眼前而言,她对你的威胁还起不来多大作用!”

    惜香的话虽然听起来似乎在理,不过夏如嫣一抬手便打断了她。

    “事情也不是这样,关键是有无数种手段都未必非要亲自上阵呀!比如说借刀杀人、为虎作伥、狼狈为奸、敲山震虎的计谋等等,这些都是防不胜防的事情呢!有的时候甚至根本就是出其不意,而又攻其不备!”

    惜香黯然的沉下了脸,也就不再搭腔。

    “其实姚纤秀的失败也是一种计谋,一种名叫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计谋!”

    夏如嫣的话虽然令惜香听得云里雾里,不过她仍是静静地候在一旁不再贸然多言。

    “她的成功之处虽然不会是胜在一时,但很可能会是嬴在一世,这种精明之处有人会称之为苦肉计,也有人会觉得是因祸得福!其实,这件事的背后推手才是真正有远见的厉害角色!”

    惜香一听这话,眼睛突然就瞪的溜圆了。

    “什么意思呢?”

    见她满头雾水的样子,夏如嫣神情淡然,竟神秘的抿嘴一笑:“其实姚纤秀她并不见得就是最可怜的人,对于女人而言什么才是最可怜呢?”

    “不知道!”

    惜香愣愣地摇摇头,接着她又想了想:“难道说麟王妃她性情超然?拿痛苦当享受?”

    夏如嫣忽然笑了:“你知道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什么才是最重要吗?”

    惜香仍是摇摇头:“太子妃,请恕罪!奴婢愚笨,实在想不出对于女人什么最重要了。”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丈夫全心全意的爱和呵护,还有心上人曾经给过的最珍贵的承诺!”

    惜香这时候仿佛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懂了吗?”

    “还是不懂!”

    夏如嫣见她呆滞的神情,不禁黯然浅叹了一下。

    “也好,不懂才是智慧!”

    惜香又愕然了:“不懂又成了智慧了吗?”

    她拍了拍自己的耳门,想要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太子妃,您的智慧真是太高深莫测啦!奴婢听的头都大了,云里雾里的感觉这是太懵啦!”

    她揉了揉脸:“难怪您能当上太子妃,奴婢也是佩服的跪啦!”

    夏如嫣抿嘴一笑,神情却是严肃了。

    “这些都是分合无常的道理,原本就没有固定形式,所以话语本身却是毫无意义,只不过都是需要意会言外之意罢了!”

    主仆二人正说话间,云瑶已经从宫楼的石梯口上的楼来,脸色有些苍白的模样。

    “太子妃,您要的酒菜奴婢已经替您备好了!您看是否要现在用呢?”

    夏如嫣宽袖口一扬:“上菜吧!”

    “是!”

    接着,她便从臂弯儿的藤篮儿里一件件的拿出了酒菜,在面前的石桌上对份摆开。

    “好了!您的酒菜已经上完了。”

    “下去吧!”

    “是!”

    看着云瑶弱不禁风离开的样子,惜香却蹙紧了眉宇。

    “…………这个云瑶为何总是每次给人的感觉都那么虚弱呢?不过她看起来还稍微好点儿,那个迎絮就更是虚弱的厉害了,每次见到外面的风要是刮的大一点儿的话,她都要紧紧地抱住房梁柱子,还别说风要是稍微刮的大一点儿的话准会把她给刮飞咯!”

    夏如嫣捂嘴一笑,默然不语。

    “太子妃,您这么有智慧,给奴婢解答解答疑惑呗!”

    惜香凑上前去,故作亲近的样子,其实这也确实是她内心疑惑了很久的问题。

    “这个嘛………………”

    夏如嫣话到嘴边却略略思忖了一下,她还是笑着说:“你以为谁的生活都跟你一样幸运吗?其实天下可怜之人何其之多呀!岂止是一个虚弱,即使是没了命的也是大有人在呀!”

    惜香点了点头,蹙眉沉思了一下:“此话确实不假!做丫鬟的能有几人是幸福的呢?能活命都不错了!”

    夏如嫣拿起茶壶又倒上了一杯:“没错呀!世间多少心酸事,岂是人之常情能一言以蔽之?”

    “哎呀!我的铃铛全坏啦!”

    忽然夏凌月惊呼一声,接着她又失望的说:“哪儿有什么秘密呀!你也真是的,全是空的呀!一天到晚没事净瞎想!”

    麟王也对她的话心领神会,跟着故意大呼:“哎呀!我把我的铃铛打开也是空的呀!什么都没有呀!看来咱们都猜错啦!”

    夏凌月顿时哈哈大笑:“看你怎么办?这下完了吧!镯子也变形了,我看什么秘密也没有,没有镯子上的特制银屑引路的话,你那些小孩儿过家家的玩意儿也找不到地方了!”

    …………………………………………………………………

    “你生气的样子看起来好乖哦!哈哈哈哈哈…………”

    夏凌月忽然冲她扮了个鬼脸,继续转过身去生气。

    “别气啦!听我说吧!”

    他说着便轻轻地向她跟前凑近了一点儿。

    “你以后不要想太多,有我呢!你放心吧!有时候许多人都难免会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最好也不要去探听太多了!”

    她转过头冲他嚷道:“你别总拿你这仙子身份的优越感来教训我这苦命凡人吧!再说了,我们人间本来就是主子吩咐去做的事情,丫鬟奴婢若是不了解的话,那还能怎么能相信他们呢?这样岂不是令人恼火吗?你根本就不懂做凡人的难处,还瞎叨叨!你能有点儿同情心吗?据说狼心狗肺也会痛的呢!”

    铃郎被她劈头盖脸数落一顿之后,瞬时也慌了。

    “我如果不出门去王妃的寝宫恐怕今晚在这里也是难以入睡,可要是去看王妃的话…………”

    想着这些她又抻脖瞪眼的朝着窗外睨了一下。

    “可要是去看王妃的话,那么我必须要硬着头皮一个人出门呀!哎…………我怎么这么傻!要知道的话,我刚才就该跟迎絮一起走了!我真是傻!真是傻!真是傻!………………”

    她不停的自责着。

    “哎…………不管啦!我就只有豁出去了,否则今后我可要怎么做人呢?”

    她硬着头皮点起了一盏大灯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