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伪妹妖妃 > 第592章:宣兵夺主犹未晚
    “哎呀!救命呀!救命呀!………………”

    她只听得身后传来了一群紧凑细碎的脚步声,撕扯衣服的“哗哗”声与刺耳的女子尖叫声直激荡着夏凌月的耳膜。

    “真是受不了!”

    她睨了一眼身后的那堵宫墙拱门,眼神里充满了极度的不满。

    “这群丫鬟就是这样,噢…………不!应该说一群女人就是讨厌!”

    正想着这里的时候,她的目光又不由自主的落到了远处的那一男一女的身上。

    “咦?还别说噢!这个人的身影咋看之下还挺像麟王,可是仔细观察确确实实跟我平常见惯的麟王有一些差别呢!”

    想到这她不禁放慢了脚下的步子,一点点的观察着远处花丛里挽住姚纤秀手腕的背影。

    不过,令她愕然的不是麟王是真是假,而是……………

    “天呀!光天化日之下,他们竟然…………”

    夏凌月看到那个麟王把搭在姚纤秀肩膀上的手绕过她的胸口伸进了她半隐半露的敞胸里不停的揉动。

    “啊……………………”

    夏凌月虽是过来人,不过她仍是脸色一红,瞬间就羞涩地扬起宽大的袖摆挡住了脸。

    “天呀!这里是皇宫呀!这青天白日之下成何体统呢?”

    想到这里,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于是想起六年前的那次初夜………………

    …………...................................................………

    那夜,天幕一片清冷,月色皎洁如银盘流影。

    夏凌月宫苑内的杏树下,一群群幽绿的流萤如磷火般穿梭,夜风撼动着摇曳的墙外竹林。

    外厢里三人对饮。

    “两位皇兄!既然你们才来不久,何必那么快就要急着回宫呢?”

    面前的桌案上摆满了酒菜,虽然并不是特别丰盛,却很有一种农家小院儿里家常便饭的生活气息。

    “咱们在府上打扰多时了,也应该告辞了。”

    瀛王看了看麟王,抢先一步作答。

    “既然来了妹妹这里就不必客气吧!虽然我母妃不在了,可我还是很欢迎你们的呀!”

    夏凌月说着就举起了手里的酒樽:“来!咱们为了第一次见面干上一杯!”

    一旁的麟王却不知是羞涩还是腼腆,总之他的表情显得有点儿尴尬。

    “二皇兄,不是我说你,你也真是的!”她喝完了第一杯酒之后,已经有一抹桃红的微醺飞上了面颊。

    “哎!算啦!咱们不提那些吧!一定要好好地聊聊家事,不醉不归啊!”说着,她又举着酒樽干上了。

    “大皇兄啊!这些年你可还好?听说你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不是为了给我们找个皇嫂啊?哈哈哈哈...………...”

    兴许是因为两杯酒下肚的缘故,她的话也开始慢慢地多了起来。

    “哪里呀!没有的事,你听谁说的呀?子虚乌有的话你居然也相信吗?”赢王笑着看向她喝了酒之后更加天真的样子。

    “好吧!我没听谁说,自己猜的!”

    她的酒量也许并不是太好,才只两杯酒下肚,就已经开始晕晕陶陶了。

    “月儿,你还是多吃点儿菜吧!不要再喝了,女孩子家多爱惜着自己一点儿。”麟王说着给她夹了点儿菜。

    “嗳?…………二皇兄呀!你一个大男人为何如此拘谨呢?连我都比你豪爽!”她说着又斟上了一杯酒。

    “是呀!咱们都要走了,还是陪她喝到尽兴吧!你看如何?”瀛王说着又是一口闷。

    “是呀!大皇兄这人吧跟我就比较对味儿,我就喜欢这样的男人......……”她说着又是一杯下肚,但是已经开始舌头打结了。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今天也陪你们喝个不醉不归!”

    麟王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是心里却有些暗暗地不服气。

    “大皇兄呀!其实......……其实我一直没机会告......……告诉你!”

    夏凌月已经醉意朦胧,说话也开始口齿不清了。

    “什么话?尽管说,咱们还何必太客气....……..嗝儿.....…….”瀛王也正好喝完了一坛。

    “我平时不......……不好说啊!其实......……其实你才是我内心最钟意的真命天子啊.....…….”

    说着她居然把酒樽换成了陶碗,接着其他两人也跟着把小巧玲珑的酒樽换成了陶碗。

    就这么,三人喝的是天昏地暗,风卷云残,酒桌上已经狼藉成了一片荒原......……

    “瀛王,外面有人找你!你可还能走吗?”

    粉荷进门来看见喝趴在酒桌上的三个人,叹着气直摇头,接着轻轻晃了晃瀛王的肩膀。

    “唔......……好的!我没醉,还能走!”他说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跟着粉荷跌跌撞撞地出了门儿......……

    “小姐啊!你先等我吧!我把瀛王送出门去,一会儿就回来了!”粉荷缥缈的声音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

    ......................................................………………

    “这到底是谁的东西呢?”

    春香摇摇头,眉头也跟着姜贵妃拧成了一模一样的麻花状。

    “这上面还刻着字………………”

    她翻来翻去的看了一遍又一遍,仔仔细细地查琢磨。

    “赵凌君………………”

    姜贵妃喃喃低语的念出了玉佩上的字迹,眉头却拧的更紧了。

    “赵凌君是谁呀?”

    她疑惑地对春香问道,然而春香却也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

    “宫里好像没有这个人呀!听都没有听说过呢!”

    春香也是满脸疑惑不解的样子。

    “可是这玉佩…………从成色和玉质底子来看,确确实实是一块不可多得的上品,虽然谈不上多顶级,却并不像是一般小斯能有得起的东西,而且看着样子大多应该是谁的贴身物件或者传家宝贝吧!”

    姜贵妃反反复复琢磨着那块玉石,眼神里闪烁着的光芒也是忽明忽暗的样子。

    “这就奇怪了!要不…………会不会是最近宫里新进来的那些人丢的呀?这个还是有点儿可能的吧?”

    “咦?…………确确实实是真的挺疼啊!”

    片刻以后,她恍然大悟道:“可能就是我刚才过太注意那边那两个宫娥了吧!以至于皇上离开了我都不知道,呵呵…………”

    想到这里,她又低头叹息了一下。

    姚纤秀见她眼里跳跃着一团兴奋的火焰,竟愕然不已。

    “什么?!!!!你们难道把这冷宫全部开垦出来种地了吗?”

    紫幽兴奋的说:“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的来福大厨可有计划啦!他计划要把这诺大的冷宫鬼宅里那些废弃的御花园什么的都开垦出来种地,打算在此颐养天年呢!最近大家都在忙这个,所以呀!也真是感谢当年的皇后为咱们留下了这么大一座宫殿,真是无异于世外桃源了!这么大的地方变成一座废弃的冷宫真是好可惜啊!不过幸亏外界都对这座冷宫讳莫如深,所以才会鲜少有人前来踏足,要不然咱们可没有这么清净的日子了,其实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也真是挺开心呀!”

    姚纤秀眨了眨眼睛,忽然泪影朦胧了眸子,她这才知道母上大人的用心良苦。

    “咦?王妃,您这是怎么啦?”

    紫幽扑闪着灵动的眼神,眼里浮起了一阵阵惶惑不解的样子。

    “呵呵…………没什么,我就是高兴啊!”

    “高兴?!!………………”

    紫幽垂首低头,若有所思的琢磨起了这句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