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叶九灵 > 第343章 乱到怀疑人生
    缓缓转头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琉璃宫,却已经听不到那里的琴声悠扬。耳边只有微微的细风吹过。心中带着那一份猜测,穿过了小密林来到了一处比较高的山丘之上,一个身影站在那里。他张开双臂,嘴角带着宠溺的笑容,“你不想我吗?”

    叶九灵站在原地,似乎还没回过神,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她轻轻的一步步的朝着东煌走去,叶九灵下意识的伸手触摸着他的胸膛,丝丝温度自指尖传递,他来了。“你来了。”

    叶九灵缓缓的抬起头,看着那张俊美无双的容颜,自从离开下域,他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了,东煌小妹的低头看着叶九灵,那一抹笑容倒影在叶九灵的眼底,在她的眼中只有一人可以与之相融。

    “想你,就来了。”东煌的话中带着浓浓的思念。

    仅仅是想她了。

    叶九灵的面上一红,嘴角却不由自主的扬起,这个答案是最简单的确实最完美的,因为思念跨越千山万水只为见她一面。

    东煌抱着叶九灵,抱着她仿佛抱住了全世界,这时间一切都不及她的发丝与她身上那淡淡的香味,不及她那浅浅的笑容。

    缓缓的低下头,东煌在叶九灵的嘴角落下了一吻,当温热触碰到她的唇时,竟然有一丝丝的轻颤,不只是隐忍还是压抑,东煌不愿意将自己怀中的小猛兽给吓到,分开口只留下那一抹魅惑的红眸,一顺不顺的盯着她的小脸,“小灵儿难道不曾想我?”

    东煌笑着开口,眼中故意带着些许苦恼,叶九灵的眸子注视着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忽然她伸出手直接扣在了东煌的脖子上,在东煌还没回神的瞬间,猛然的踮起脚尖,霸道的吻上了东煌的那张含笑的唇。

    举动生涩,热清的将东煌的唇瓣撬开,隐藏在冰冷之下的火热与柔软,瞬间被如同宣示了主权一般,在他的口中留下了属于她的气息,叶九灵吻的认真,可是东煌却只是微微的张开唇瓣,迎接着她,而那双半眯着的双眸,却带着一丝呆愣。

    感觉到东煌的僵硬,叶九灵恶劣的在他的唇瓣上一咬,伴随着疼痛,东煌的心神被狠狠的一颤。整个山丘的白雪被环绕在四周,让人看不真切里面的人儿,东煌收进环在叶九灵腰肢的手,结果了叶九灵这一吻的主动权,恨不得将她整个吞入腹中,融入骨血。

    夜班无声的琉璃宫一处,却无人知晓在这里月光下那两个相拥的身影是何等的美。暗处负责保护叶九灵的白泽和阎王以及跟着东煌的黑刹都悄然的转过头,将这一刻留给了两人。

    这一吻仿若天长地久,饶是叶九灵也已经有些微微的呼吸急促,久久之后分开,“你的事情忙完了?”叶九灵有些轻喘,看着那张熟悉的容颜,此刻他的眼睛已经变化了黑色。

    “快了,我在下域以你的名义做了一点事,现在差不多了。”东煌此刻的脑子里,如今都是眼前的人儿。

    叶九灵微微的挑了挑眉“以我的名义什么事?”。

    “秘密。”东煌搂着叶九灵的腰肢,看着小小的她被笼罩在自己的身影之下,这种满足任何事情都是无法取代的。他从来不知道岁月竟然会这么缓慢,这样的磨人。

    一年的时间对于曾经的他只是眨眼间,可是到了今时今日却显得那么漫长,如同百年难熬。

    “这次是跟我走,不自己玩了?”叶九灵说这话的时候,口气中难得夹杂着的一丝小女人的味道,她自己都没感觉到。

    “怎么,这么快就想抛弃我了,你可是亲都亲了,想赖账?”东煌道。

    叶九灵那个默了,她小脸有些微红的看向了一直躲在暗处的三个保镖,开口道“白泽”

    白泽和阎王正和归来的黑刹凑在一起聊着这段时间不在一起的八卦,结果被叶九灵这么一点名,脸色一正,一本正经的走了过去。

    “大小姐。”白泽恭敬的单膝跪地。

    “把衣服脱了。”叶九灵冷不丁的开口。

    白泽瞬间就傻了,这是什么情况,脱衣服,而在看一旁的东煌亚宁一眯,最小虽然还带着笑意,可是看向白泽的眼神却让白泽感觉自己恨不得回到娘胎里。

    “大大小姐,你这是是是什么意思。”白泽在东煌那保函杀意的目光下,硬着头皮问道。

    “你和他的身材差不多,把你身上的一副换下来,”叶九灵这省事的话差点没把白泽直接送到了棺材里。

    “他要跟着我,总得有个身份。”叶九灵道。

    白泽和阎王这段时间都是穿着星辰公告的一副,阎王身材有些小,倒是白泽的身材和东煌差不多,东煌只要穿上白泽的一副,叶九灵在给他改改容貌就可以跟在她身边在琉璃宫中行走。

    得到了叶九灵的解释,白泽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恭敬的交给了东煌等东煌套上了一副,叶九灵给他将容貌一顿修改,随后道“我们先回去,今夜过后明日我要导演一出大戏,白泽你们去通知萧天他们,让他们准备好。”

    “是”白泽领命。

    “我们的小灵儿又要准备玩什么?”东煌宠溺的道。

    “我来到中域后让萧天他们通过斗灵大会混迹在了七宫中的………………”叶九灵将整个计划简单的跟东煌说了一遍。

    东煌看着叶九灵,有些心疼的道,“这么做不是太麻烦了,要不这次我送小灵儿个开场?然后下面的小灵儿继续?”

    叶九灵抬眼看了看东煌,“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或者更快的方法?”

    “那小灵儿就要听我的了,而且我的一定比你的好玩,让你的同伴们都回来吧,他们这样太分散,如果让他们挑起这七宫之间的争斗仇恨,怕是需要点时间。”东煌自信的开口。

    “可他们如今都已经到了这里,他们就这样失踪一定会受到七宫的注意。”叶九灵认真的开口。

    “我会让他们无暇顾及的,而且他们以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东煌一脸神秘的道。

    “快说。”叶九灵有些想知道东煌到底想怎么做。

    “这样…..”东煌将头低下在叶九灵的耳边低语。

    叶九灵在听到东煌在耳边的细语之后眼睛一亮,“真的?那现在去通知他们。”

    “黑刹”东煌开口。

    “属下在。”黑刹闪身来到东煌的面前。

    “将话带到,然后萧天他们去准备,然后等待消息。在让白泽和阎王先去星罗宫摸清形势,然后在那里等我们。”东煌道。

    “遵命。”黑刹。

    而当天夜里叶九灵和东煌回到了琉璃宫给他们准备休息的地方之后,漏了个面,之后便消失在了琉璃宫中,一同消失的还有几宫这次带来的年轻一辈最受关注的几人。

    翌日正午,一架马车缓缓驶来,马车里坐着一名十六七的少年嘴角含笑的将碧海宫的血冥模仿的惟妙惟肖。

    就算是东煌也不得不感叹,伸手点了点叶九灵的鼻尖。

    “地方到了。”就在这时候,马车的帘子被微微先开,一脸冷硬的黑刹沉声开口,他的身后跟着十二个面色冷峻的青年,每个人身上都带着阵阵杀伐之气,实力各个都是皇阶,虽然没有利害的离谱,但是昨夜叶九灵已经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强。

    “嗯。”一派浅笑模样的血冥少爷,轻挑门帘看了一眼马车外,今天是个好天气,看着琉璃宫三个张牙舞爪大字的牌匾,加上那一座座盘踞高耸的琉璃宫内。

    此时应接客人的长老和弟子以及所有琉璃宫的人都已经进入了大殿,此地居然只有两名看门的弟子把守,大门处有些显得空旷。

    叶九灵笑了,慢条斯理开口“琉璃宫的少宫主大婚,我们怎么说也是同辈,我这来晚了可是不好,你们先过去吧。”一声落下,叶九灵手一挥。

    瞬间除了黑刹以外的十二名皇阶,一同略过琉璃宫的大门直接朝着大殿而去。

    而守门的两个弟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门掀飞了。

    琉璃宫的正宫此刻正热闹非凡,宫主一派威武之相貌,一身蓝色的锦缎长袍,上面绣着张牙舞爪的麒麟。

    琉璃宫的宫主此刻正精神抖擞,满脸笑容的高高坐在主位上,下方则是四方的宾客。

    “恭喜,恭喜宫主快要抱孙子了。”

    “哈哈哈,同喜,同喜。”

    “宫主,少宫主大喜啊。”

    一片热闹的喜庆中,琉璃宫的少宫主一身红衣,说实在的这琉璃宫的少宫主人长得不怎么样,不过被这逼人的喜气衬托之下,看上去倒也顺眼。

    此刻拉着正头顶西帕,一身凤冠霞帔的新娘,前来行大礼。

    “及时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一道悠扬的钟声响过后,礼赞生高高的飘起,立刻哄闹的大殿便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含笑注意着大殿中走过来的新人。这次和琉璃宫少宫主成婚的可是浮黎宫大长老的女儿。

    这琉璃宫和浮黎宫的联姻,以后两宫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变的亲切起来,而到场的除了七宫和一些与琉璃宫交好或者附庸势力外,有些意外的是两宗并没有到来,而是昨日送了贺礼之后就离开了。

    而这会琉璃宫和浮黎宫两边的高层立刻脸上笑开了花,只是浮黎宫这边的长老刚才命人寻了一圈凌长风也没找见人,从昨晚到现在都不见人,这让他多少有点担心,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三拜..”

    “不好了宫主,有人闹事,闯宫。”就在高高的礼赞声中,一道万分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这里的一片喜庆。

    闯宫?这个时候谁敢闯琉璃宫?高坐在主位上的琉璃宫宫主面色不变,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身边的几个长老,立刻,三四两位长老就走了出去。

    此时,天大的事情都不能耽误拜堂的时辰。

    闯宫,开玩笑,这么多年其他六宫也没有哪个敢这般明目张胆做的,赶来触他琉璃宫的眉头,哼,自然有的是人去解决。

    “继续。”琉璃宫的宫主微笑。

    “这么闹腾,吵死人了。”就在琉璃宫的宫主话音落地的当口,大殿外一道道紫色的光芒划空而来,然后落于地面。

    而后面则是跟着一架角马拉着的马车。“正路过此地,却听闻这里有这热闹,不过我的好梦却被扰了。”

    “扰了我们少主的清梦,杀。”黑刹冰冷的开口。

    “最讨厌红色,看着讨厌,毁了。”戏虐的声音传出。

    仿佛把这名满天下的七宫之一琉璃宫,完全没放在眼里,就因为吵到他了,就要毁了?

    这一淡淡的声音,殿前本身就脸色难看的琉璃宫众人,立刻怒了,而其他六宫除了浮黎宫外都是一副有好戏看的样子。

    只不过是谁这么有胆子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挑战琉璃宫,七宫从来都只有欺负人的份,从来没有人敢欺负到他们门前。

    琉璃宫的人更是努不可言,居然敢有人上门挑衅,“何方任务,敢来我琉璃宫撒野。”琉璃宫的三长老身形一闪直接出了殿,面上全是愤怒。

    身后立刻涌出了众多琉璃宫的弟子。

    而回应他们的根本不是往日的讨好献媚,而是一股强横的“嗦”其中夹杂这灵力。

    生冷如冰,同一刻,两个小小的魔兽身影一晃,单间那紫色的光芒过处,两道强大的灵力轰的一声划空而来,直接砸向了大殿四方。

    片刻,耀眼的光芒下,前方的大殿被轰出了一条裂缝。“敢挑衅我琉璃宫。”

    碰的一声,一直面色不改的琉璃宫宫主,见此勃然大怒,猛的一掌直接将桌案一拍大吼出声。敢在这么多宾客前在他琉璃宫所有高手几乎都在场的当口,居然跑上门挑衅。只不过是谁这么有胆子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挑战琉璃宫,七宫从来都只有欺负人的份,从来没有人敢欺负到他们门前。

    琉璃宫的人更是努不可言,居然敢有人上门挑衅,“何方任务,敢来我琉璃宫撒野。”琉璃宫的三长老身形一闪直接出了殿,面上全是愤怒。

    身后立刻涌出了众多琉璃宫的弟子。

    而回应他们的根本不是往日的讨好献媚,而是一股强横的“嗦”其中夹杂这灵力。

    生冷如冰,同一刻,两个小小的魔兽身影一晃,单间那紫色的光芒过处,两道强大的灵力轰的一声划空而来,直接砸向了大殿四方。

    片刻,耀眼的光芒下,前方的大殿被轰出了一条裂缝。“敢挑衅我琉璃宫。”

    碰的一声,一直面色不改的琉璃宫宫主,见此勃然大怒,猛的一掌直接将桌案一拍大吼出声。敢在这么多宾客前在他琉璃宫所有高手几乎都在场的当口,居然跑上门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