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助鬼师已上线 > 第一百四十章
    周易脚步匆匆,许母当真以为他有重要的事情,只能耐着性子等。

    余媚挽着周易的胳膊,两人一路走到后堂,门一关,余媚就扑进周易怀里,脸贴着胸膛蹭了蹭。

    柔顺的头发被弄乱,周易伸手拢了一下,抓顺一点,询问道:“你们今晚还要去医院找许明坤吗?”

    虽然心里已经认定许明坤的症状不是因为鬼造成的,但万一余媚心血来潮,或者是汪雨梅的怨魂想要去找许明坤‘玩玩’,许明坤这条脆弱的小命,现在可经不起玩。

    要是找许明坤的鬼魂和余媚没有关系,有鬼做怪,他收钱收鬼,无所畏惧。

    许母还在等他的答案,他想要知道余媚的想法,再思考怎么对许母说。

    余媚就在周易怀里摇头,刚拢顺的头发又凌乱了。

    “不去,汪雨梅对许明坤现在这个状况很满意,不会再去找他。

    汪雨梅现在身上的怨气已经没了,以后许家所有的事情,都和我无关。”

    周易紧紧抱住怀中的女人,这个女人怎么透彻,透彻的让人爱不释手。

    他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没有及时和许母谈许明坤的问题,就是因为牵扯到了余媚,后面有些不确定。

    余媚刚才的这番话已经表明了立场,以后不会再去找许明坤,她知他心中所想。

    这个女人知他心中所想!

    就在此刻,周易忽然觉得,以前困住自己的纠结,已经风消云散。

    一个吻,轻轻落在眉头,动作充满了无线柔情。

    余媚抬起头,望着一双深邃深情的眼眸中。

    “你……”

    她感觉到周易变了,却又不知道哪里变了。

    女人漆黑的眸子宛如上好的黑曜石,黑的发亮,瞳孔中倒影出他的脸。

    周易在女人眼皮上,轻轻落下一吻,低沉道:“我去打发她,等我。”

    余媚眼睛一眨不眨的点头,这个她说的自然是许母,可是等他……是什么意思?

    周易捏了下她的手心,转身离开,没走两步,一股凉意缠住手臂,男人冷漠的眸子闪过无限柔情。

    回到店面中,所有柔情都深藏心底,眼神中透着冷漠,周易在许母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周易面无表情,身上自有一股无形的威严散发出来,许母搓搓手,紧张的问:“周大仙,不知道你有没有想好对付鬼物的法子?”

    “没有。”周易的回答简短,却让许母一下子炸了起来,“王大妈不是说你很厉害吗?不就是收个鬼,用得着想这么久?”

    面对许母的质疑,周易眉头都没动一下,沉声道:“这单生意我做不了。没有鬼缠着你儿子,你儿子想要醒来,只能靠医生。”

    周易的话让许母一下子愣住,回过神后,马上反驳:“不可能的,我亲眼看到汪雨梅上了许佳茜的身,是我孙女害死了汪雨梅,我儿子就是替我孙女挡灾。

    是不是你没有看仔细?你明天要不要再去仔细看一下?”

    许母压根就不相信周易的话。

    说实话没有人相信,周易也无法,只能赶人:“这不是灵异事件,我帮不了你,能救你儿子的只有医生,你去找医生吧。”

    许母双手扣着沙发,情绪激动的说:“我不走,你不消灭汪雨梅的鬼魂,我就不走。”

    周易从小喜静,不喜欢喧闹之地,许母赖在店里不肯走,无理取闹的嚷嚷让他非常不悦。

    余媚在一边说:“要不要我把她弄出去?”

    周易不着痕迹的摇头,对许母严肃的说:“你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报警你就去报,你报警我就说你骗我钱,到时候看警察抓谁,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消灭汪雨梅的鬼魂,我就不会走!”

    许母现在是豁出去了,无论怎么说,就是不肯走。

    余媚对天翻了个白眼,最讨厌这种人了,“周易,你走开,我送她出去。”

    说着手指一弹,一缕黑色烟雾快速钻入许母身体。

    就在黑色烟雾没入许母身体的这刻,她就安静下来,眼神就变了,没有先前撒泼时的机灵,变得木木的。

    周易伸手在余媚额头点了一下,“你啊……”语气中的宠溺都要溢出来。

    “这种小事我能搞定,以后别在对人用法术,鬼插手人间的事情不好。”

    余媚甜甜一笑,“我记住了,以后不动手。”

    心里却在嘀咕:还不是因为你出手太慢,头都被她吵痛了。

    嘀咕归嘀咕,嘀咕完,余媚默念一句咒语,许母从沙发上站起来,提着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店外灯火璀璨,店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周易深情款款的望着对面的女人,“过来。”

    余媚移了两小步,又停下脚步。

    这是她在靠近周易时,第一次出现犹豫。

    不知为何,面对周易时,她心中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特别是周易用这种眼神望着她的时候,让她不敢直视。

    女人没有如期扑进怀里,周易伸手一拉,把女人抱在怀里。

    他用下巴蹭了蹭秀丽的发顶,满足的说:“平时你一见到我脸上就写着‘求抱抱’三个大字,今天怎能跟个小媳妇似的。”

    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暗哑,像是羽毛一样,轻轻拂过余媚的心,她闭上眼,忍不住沉迷其中。

    对于周易的诱惑,她从来都抗拒不了。

    ……

    就好比刚出生的婴儿,你困住他的手脚,他会挣扎,用哭来表达他的不满。

    灰色影子被迫从尸体抽离,他此刻处于茫然的状态,他动动手,手动不了,他想动动脚,脚也动不了。

    他本能的挣扎,越挣扎,束缚越紧,难受充斥着他,哇哇哇

    一声婴啼从灰色影子发出,司邬眼神一凛,一张符飞过去,贴在灰色影子上。

    噗滋滋滋滋……

    像一滴水掉入滚烫的油锅,轰炸开,灰色影子犹如一尾勾住腮帮子的鱼,动弹,翻滚。

    身上的符有挣脱的痕迹,司邬用符纸加固,拿过藤条对着灰色影子抽去。

    程何芳一脚浅,一脚深的跟着全面的男人,完全没有想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跟在男人来到这种地方是多么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