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助鬼师已上线 > 第二百零一章
    妞妞的鬼魂被厉鬼撕扯,再加上阵法的伤害,很虚弱,余媚弹了一颗阴丸送入妞妞鬼魂中,精神顿时大好。

    “谢谢余媚姐姐。”

    余媚的嘴角翘了翘,小家伙嘴还挺甜。

    “妈,你怎么样了?妈,妈”白父的叫喊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个正常人被鬼上身不死,都要脱层皮,更何况白老太太年纪这么大了,中途还经受两个不同灵魂的撕扯,现在跟她并没有太的关系,作为人类主体者,还是很伤身体。

    妞妞的另一半鬼魂回归,白老太太没有邪术加持,整个人无比虚弱。

    她半躺在白父的怀中,半吊子气艰难起伏,仿佛随时都能断气的样子。

    “周先生……”

    白文彤咬着唇走到周易身上,“你能不能救救我奶奶。”

    周易的视线从白老太太身上扫过,道:“送医院吧。”

    白父这时才猛然醒悟,抱起白老太太准备上去医院,谁知道起身得太猛,眼前一黑,要不是白母突然扶着他们,差点摔倒在地。

    白父感激的看了白母一眼,白母面色淡淡道:“把她扶在沙发上休息,打电话叫120吧。”

    白父点头,刚才也是太心急了,都忘记可以叫救护车了,他拿出手机,正准备拨打120的时候,电话被白文彤抢了。

    “彤彤!”

    白文彤没有理会白父的叫喊,她抓住周易的手臂道:“我奶奶撞上了邪物,去医院没用的,只有你哼救我奶奶,多少钱随你开口。”

    没说救不了,是送医院,意思就是能救。

    “噗!”余媚一时没忍住笑出声。

    周易抬眸望了她一眼,余媚回敬他翻了白眼,笑也不笑了,自言自语的骂了声:傻子!

    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当然,白家四口是看不到余媚等鬼物,白文彤看着周易没有说话,以为他不好意思开口,又道:“周先生,求求你救我奶奶,我们家有钱,多少钱都可以,只要能救我奶奶。”

    要不是时机不合适,白父真想撬开自家女儿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求人办事哪有把家底都兜出来让别人来提条件的,读了这么多年书都白读了。

    不过白父心中更多的是欣慰,白文彤没有因为奶奶的所作所为而放任她不管,而是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尽力救治她,这叫他如何能不欣慰。

    白父整了整思绪,开口道:“周先生,虽然我不认识你,既然我女儿认识你,说明你人品可靠。

    刚才发生的事情匪夷所思,无论怎么样人命最大,恳请救助我母亲,来日必定重谢。”

    “谢到不必谢,”

    白父心想,这年轻人真不错,脸上的笑意刚刚浮起,就听到周易清冷的声音传过来,“我做生意很坦诚,一口价,一百万。”

    一百万!

    白父倒吸了一口凉气,白文彤怕白父收到刺激,把周易赶出去,连忙点头答应了。

    周易继续道:“老规矩。”

    “我懂,我懂。”

    白文彤赶忙开了张支票,顶着白父灼人的视线,把支票递给周易,“一百万。”

    周易视线从支票扫过,见数额没错,才收起来,对白父说:“你生意做的比我精,应该懂得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

    白父沉着脸没有说话,钱给都已经给了,他还能说什么。

    白母就坐在白父身边,她偷偷掐了下白父的腰,白士伍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舍不得钱。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穷怕了的原因,他所有的钱都精打细算,不舍得多花一分钱。

    白父被白母疯狂暗示后,扯了扯嘴角:“周先生说的有道理。”

    周易像是没有看到夫妻俩的互动,对白文彤道:“去把你发现的东西拿出来。”

    白文彤摇摇头:“我一个人不敢去,你陪我吧。”

    周易沉默了一下,应道:“好。”

    余媚望着两人的背影,男的身高挺拔,女的身影苗条,多么合适的一对啊。

    关键是,他们两个都是人。

    在白文彤的指引下,周易从柜子里把养小鬼供养的娃娃拿出来,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白母见到这个娃娃,心极速收缩,有点呼吸困难的感觉。

    白父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波动,但从眼神中能看到其中的翻江倒海。

    “这……”白父望着周易。

    周易道:“拿个盆给我。”

    这时候只有白文彤充当下手,跑到厨房端出一个盆。

    周易把娃娃放在地上,用符纸点燃,风刮过来,点燃的火光灭掉。

    白家三个人,见到此景心里一阵发毛,他们的视线在屋内转了转什么也没有发现。

    余媚站在盆的另一端,和周易面对面相望,“这个娃娃我要带走。”

    周易没说话,有人在这里,他也不好说话。

    余媚道:“没关系的,你现在可以说话,我施法把他们隔离了。”

    周易极力压制心头的悸动,冷声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余媚听到这话,不高兴了,“你放心,我不是追着你来的,我到这边办正事。”

    周易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失落,只好冷着脸。

    余媚伸出一根手指头,眉头的纠结快要成一堆打结的线团,周易实在看不过眼说:“想干嘛就直接说。”

    余媚哼哼唧唧一会,想到他刚才和白文彤在一起的画面,叹了口气:“算了。你应该猜到了,我就是为了这小鬼来的。

    这其中有太多的曲折,我一时没法跟你说,这个娃娃反正你要烧,不如给我吧。放心,我绝对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周易凝视眼前的女人:“给你有什么用?”

    余媚道:“拿去研究啊。”

    那地下室还有还多金尊娃娃,她总不可能在他们的指引下一个一个去找吧,要是研究出一次性解决的办法,岂不是妙哉。

    周易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听到余媚说研究,本能的露出一种厌恶:“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有什么好研究的。”

    余媚看出他的不悦,就知道他不愿意给了,转念一想,司邬法术不及周易,她没办法,说不定周易有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