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了契约的金阳跟金乌长老回去了。

    凤夕虽然有些低落,不过也只是那么一小会。

    显然回去金乌帝族的金阳前途是无量的,这对金阳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她也没时间去低落。

    因为这一次收服蓝灵仙火她得到的好处是不小的,在妖界颠沛流离这么久,她终于快要进阶天仙境了!

    果然进化成为九彩吞天蟒后,她突破天仙境的难度变小了。

    因为美杜莎的灵魂意识与她真正融合了。

    她闭关了三十年时间,便成功突破了。

    迈入了天仙境,放眼偌大的妖界,那她的实力修为也是不算弱的了。

    凤夕几乎没有犹豫便先过去仙界了。

    也是这时候才知道,仙界与妖界不和,双边都是拒绝来往的布下了强横的结界,根本过不去。

    想要去仙界,唯有从地府冥界走。

    但是地府冥界要走妖鬼道,可是最近的一条妖鬼道刚好关闭,下一条妖鬼道开启还有不少时间。

    凤夕无奈之下,也只能等了,这一等,便是足足百年光景,这才等到其中一条妖鬼道开启,然后进了地府冥界。

    要是她记得不错,心鳞也是在这里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遇得上,要是遇得上,那也该做一个了断了。

    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心鳞运气差,在闯荡一处秘境的时候,心鳞就跟凤夕碰了个正着。

    虽然凤夕想要找寻儿子,不过对于这些秘境她也是不愿意放过,因为撞上了,自然顺道就要进去摸索一番了。

    这是她进冥界后摸索的第八个秘境了,就撞上心鳞了。

    “有什么想说的吗。”与美杜莎彻底融合后的凤夕看着心鳞,淡淡道。

    心鳞还有什么想说的,她咬牙盯着凤夕,她是费尽苦心那也是没能够成功进化为九彩吞天蟒,但是不管是这条美杜莎,还是她那个儿子,都已经成功进化,这叫她嫉妒的同时,心头也是忍不住的酸涩。

    到底她只是区区心鳞片,还是无法与本体相比的。

    “我的确不是你对手,但是你看看这是什么。”心鳞拿出了君牧给她护身之用的九彩鳞片,道。

    心鳞眼下也还是没能够突破天仙境,她是金仙上阶修为,天仙境,那实在是太难突破了。

    所以无论是修为还是血脉,她都不会是对手,这一次好死不死又与她撞了个正着,她能够拿出来的,就只有君牧给她的这片鳞片了。

    “牧儿的鳞片?”凤夕几乎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虽然是九彩吞天蟒的鳞片,但上边的气息却是她儿子的。

    “这是你儿子的鳞片不错,一百年前我就在这冥界遇上他的,并且还助他获得了排名第七十的金碧仙火,这鳞片是他给我的。”心鳞看着凤夕道。

    虽然心鳞也是极其骄傲的人,但是在本体面前,她根本没有骄傲可言。

    若是不低头,她自有被炼化的余地。

    凤夕就明白了,抬手就将心鳞的鳞片收入手中,牧儿进化成为九彩吞天蟒了,这叫她很高兴。

    “咔嚓。”

    凤夕抬手一斩,一道隐形地衔接着她跟心鳞的关系便被她亲手斩断了。

    “从今往后,你我再无关系,希望你好自为之。”凤夕看了心鳞一眼,便没有多留,沿着心鳞最后看到她儿子的地方找寻而去。

    心鳞看她果真就这样离开,原本脸上的警惕也是松懈了下来,仿佛一直以来压在她背上的一座巨山被移开了一般,叫她的心境都是提升了一截。

    “从今往后,我就是我了,我不再是谁的灵身了!”心鳞留下这句话,便也离开了此地。

    至于凤夕则是在冥界开始找寻自己儿子的下落,但是并没有找到。

    哪怕她花了不少力气去感应自己儿子的存在,但也还是没能感应到。

    至于心鳞说的,凤夕倒是不怀疑,因为儿子的鳞片是自己脱落的,还是被人扯下来的,她一眼就能看得明白。

    这片鳞片,的确是儿子给心鳞的。

    在冥界中没能找到自己儿子,却是遇上了轩辕敖这个昔日旧人。

    当年在大千世界飞升,她跟君重天是先一步离开的,轩辕敖等人慢了一步。

    但是凤夕知道他们也不会慢多久,因为大千世界的气运被美杜莎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补全了,飞升的通道也再次开启,往后还会有更多飞升者的。

    撞见轩辕敖了,凤夕自然也就询问他有没看到她儿子了。

    真别说,轩辕敖真撞上君牧了,所以他知道一点,道:“你儿子可能去仙界了。”

    “去仙界了?”凤夕愣道。

    她还以为她儿子回去妖界找她的了。

    “仙界那边发生了不小的动荡,兴许与这个有关。”轩辕敖说道,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凤夕点点头,与他告辞了就要离开。

    “仙界还有一个飞升仙盟,那是我们几个创建,有空的话可以去做客。”轩辕敖跟她笑说道。

    凤夕也应下了,然后就过来仙鬼道。

    恰逢这个时候有一条仙鬼道开启,凤夕就进了仙鬼道前来仙界了。

    仙界这阵子的确有些动荡的,其中天师学院就受到了波及。

    起因是天阵学院与天傀学院跟一流仙族申家发生了干戈,申家霸道占据了两个学院已经派遣弟子前去驻守的仙晶脉,两个学院岂会答应?

    哪怕知道申家的强大,可是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天阵学院,天傀学院,天丹学院,以及天师学院与天器学院这五大学院之间虽然也有摩擦。

    但是真正的时候,五大学院从来都是抱团在一起的。

    不过这一次天师学院却是出了大力,便是连天阵学院跟天傀学院两位跟他关系一直很冷淡的院长,那都是亲自上门来了。

    天师院长当然不会跟着两个老东西客气了,就将想把他儿子送去他们二院学习的事说了一遍。

    两位院长这一次都欠了他一个人情,所以略一犹豫就应下了。

    只是叫他们俩很不明白啊,天师院长啥时候多了个儿子啊?这可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但是等看到从冥界归来的君牧,那他们俩个就啥也没说了,真是长得有几分酷似啊。

    君牧本来是要过去妖界了的,但是却没想到院长把他召唤回来了,他还以为是要回来帮忙打架的,没想到院长是要他回来跟天傀院长还有天阵院长学习。

    “爹知道你急着找你娘,不过你要对你娘有信心,她是非常坚韧的女人,只要你把名声传出去,你娘自然就会过来了,总比你在偌大的三界中盲目乱找得好。”院长这么跟他说道。

    君牧也觉得极有道理。

    于是很快外边就有许多人都知道了,天师学院的院长姓君,并且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儿子。

    这消息在仙界也是传扬开了去,因为天师学院可是二流势力,以前从来都是素淡的,却是不想如今宣布这样的消息,如何能不叫人意外?

    不过在不知情的大伙看来,这样的消息传过了也就过了。

    但是在凤夕这个有心人看来,却是大喜不已。

    天师学院的院长姓君?他还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儿子?

    是君重天无疑了!

    于是凤夕就自投罗网了。

    可以想象当她一腔欢喜撞上君院长,却发现君院长并不是她所以为的君重天的时候,那表情是什么样子的了。

    不过与她不同的是,君院长却是高兴极了。

    “小彩。”这是君院长唤她的称呼。

    凤夕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哪位了,这又是那条美杜莎昔日的旧情人!

    只是美杜莎在仙域的那些旧人不是早就因为元寿不如妖兽的长,早陨落了吗,何时还有一个前来仙界的?

    但是现在美杜莎没法跟她答案了,进化成为九彩吞天蟒后,美杜莎的魂魄意识就与她彻底融合了。

    于是凤夕就开始挖掘美杜莎的记忆,这才发现了,这个叫君青云的男人竟然也是出自尼罗洲。

    不仅如此,他竟然还是美杜莎化形后的第一个男人!

    跟美杜莎缠绵恩爱了数百年,将美杜莎宠上了天,后来却不辞而别,也是因为这个美杜莎才性情大变广招男宠面首!

    凤夕哪里能让君青云知道她不是美杜莎啊,要是叫他知道他来硬的怎么办,哪怕如今她是天仙境了,可是她也不是这位院长的对手。

    于是凤夕先发制人,将君院长臭骂了一顿,骂他渣男骂他始乱终弃,这辈子都别想要她原谅他!

    然后又在心里臭骂君重天,你这臭男人到底死哪去了,知不知道我又有麻烦了还不快过来救我!

    但是君重天显然远水救不了近火。

    可是她被君青云缠上的这一幕却是在一面镜子中被看着。

    “父皇真是好本事,瞒了我这么多年!”君重天看向圣帝。

    圣帝此时注意力却不在这,他皱眉看着镜子里正在朝凤夕解释的君青云,道:“这人我看着怎么有点熟悉?”

    “父皇认识他?”君重天问道。

    圣帝想了一会,方才恍然大悟,道:“他是你舅舅啊!”

    君重天脸色一下就臭了,这个想撬他墙角的老东西,一下就成了他舅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君重天咬牙道。

    “他叫君青云,在下界你母亲还在的时候,他便是君氏王朝的天之骄子,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突然消失了,也是因为这样,君氏王朝才后继无人的,我这才顶替了一位皇子成为了皇帝。”圣帝说道。

    但是他就只做了十年皇帝就没什么兴趣了,后来就退位让贤了带着皇宫里与他好的一位公主外出游山玩水去了。

    后来那位公主意外有了孩子。

    只是因为这是他族的血脉子嗣,又岂是寻常女人能够孕育的?

    君重天的出生导致了他生母的陨落,后来圣帝又找寻了诸多天材地宝才保住了君重天这个血脉后代,只是君重天也沉睡了许久许久,一直到后来他才又苏醒的。

    那时候圣帝又成为了君氏王朝的圣帝了。

    “你一头,怎么回去下界,而且,你知道我母亲凡人之躯你还让她怀孕?”君重天咬牙道。

    “我是跟人打架意外流露到大千世界的,至于你母亲,那怎么能怪我,我也不知道她竟然能够怀上你,而且她也一力想要生下你,哪怕是她不惜付出生命。”圣帝说道。

    渣男实锤了!

    君重天瞥了他一眼。

    “大千世界被异魔族糟践,你也袖手旁观?”君重天道。

    “我本来就不是大千世界的,大千世界的一切我都不能插手,不过我不是引导那条吞天蟒吞了冰原三兽又找到焚天紫火成为至强者了么,本来是打算让她坐镇大千世界的,不过没想到她的确是个有能耐的,竟然自己堕入轮回吞噬气运用以弥补大千世界。”圣帝道。

    说到这个,圣帝就看向君重天:“你媳妇她日后会遭遇反噬的,当然在上界还不会,可是到了我们神界,她不可能迈入更高层次。”

    君重天皱眉,但却没有多言,道:“我要去上界,你带我过来神界做什么?”

    “神界才是我族该生活的地方,上界那地方的历练不适合你,留给牧儿跟你媳妇就行了。”圣帝摆手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圣帝还是发现君重天偷潜到上界的事了,只是当他发现为时已晚,君重天已经去了上界。

    并且还去天师学院带走了自己的妻儿。

    至于那个想要撬他墙角的舅舅,爱死哪死哪去。

    凤夕也是后来才知道君青云跟君重天竟然还有这层关系,也是目瞪口呆的。

    “你会选择在尼罗洲重生,是不是也是因为他?”君重天黑着一张寡妇脸问她。

    凤夕楞了一下,她可没想到这一茬啊。

    但是真别说,在美杜莎那么多情人之中,最叫她又爱又恨的,就是君青云了。

    因为这是她的初恋,还是无疾而终的初恋,当年美杜莎跟君青云的生活要说是神仙眷侣都不为过的。

    但是后来君青云却因为意外流露到了仙界。

    美杜莎却不知道,找了许多地方都没找到他,以为他在躲她,于是一怒之下从公主成为了女皇。

    君青云带给她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所以哪怕轮回归来,美杜莎也选择了当年与他在一起的尼罗洲,而不是外边的大千世界。

    这其中,恐怕还真有这么一段原因。

    凤夕这么一个怔愣的功夫,自然就惹恼了君重天了,被君重天狠狠惩罚了三百年。

    过了三百年连床都没法下的生活。

    在上界待了三十万年,期间君重天无数次想要努力生个女儿,每次抱凤夕回房一待就是十年二十年的,这十年二十年在干什么不言而喻。

    凤夕都忍不住骂他会****。

    但是君重天还是我行我素,这个男人想要个女儿想疯了他。

    但没用,生不出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两人也没能生下个女儿,这叫君重天非常的遗憾。

    带着这样的遗憾,君重天就带着妻儿飞升神界了。

    这才是至高无上的位面。

    而在这里,族乃是当之无愧的神王族,是神界中的霸主霸族。

    神界之中有一个流传,据说族的族长换人了,信任的族长夫人还是一条九彩吞天蟒,只是好多年过去了,这位族夫人还是无法进阶神王永生境。

    是的,一旦成为神王,那就是永生了,所以神王境也叫永生境。

    “二妈当年堕入轮回,魂魄分散出去吞噬了许多命运之子的气运,母妃想要进阶神王境,恐怕要去各个位面弥补那些命运之子了。”如今族的皇太子,已经长大成人的君牧出关后,说道。

    长大后的君牧跟君重天,那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那些命运之子还在么。”君重天冷哼了声。

    “他们是不在了,不过我可以扭转时光,送母妃回到过去。”君牧道。

    “怎么死了都还能闹!”君重天非常不满。

    君牧也是无奈,但是经过他父王答应后,他就施展大神通,将他失去记忆只记得要完成任务的母妃送去各个位面世界弥补气运之子了。

    然后才发现,他父王竟然也跟了去,他竟然抹了自己的记忆,成为了各个位面的气运之子让他母妃去弥补他。

    君牧:“……”有这么占有欲霸道的父王,他也是很无奈啊。

    不过虽然叫他迈入永生境了,由着他去吧。

    他皇爷爷是不管事的,而且现在正在全力冲击永生境,族内一应大小事务都由君牧这位皇太子掌管。

    神界各族都知道,族皇太子有两面。

    一面如沐春风一面冷漠寡凉。

    好像每一万年,这位皇太子就有出现三百年这样的时光,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手段非常冷厉与狠辣,充斥着魔性。

    基本上没有不长眼的神族敢在这个时候去招惹这位族皇太子。

    不过这位皇太子也是有这一个软肋的,他有一只乌鸦,这只乌鸦也是个扯虎皮做大旗的,气焰非常之嚣张。

    但是皇太子对它却非常好,哪怕在他陷入那三百年成为暴君皇太子的时候,这只乌鸦的地位也是未曾被动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