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吸血鬼的暗黑童话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夕远说道:“父亲,今晚再迟一些,我们派去的暗哨就应该有消息带回来了。您不是说过要放长线钓大鱼吗?待我们的人报完消息了我们就把线一点点地放出去。”

    夕昆说道:“远儿,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还要把宸儿放出去当诱饵?这样太危险了!荟嫣的背后有个世外高手。宸儿已经被抓过一次了,我不想再让他涉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夕宸走了过来说道,“父亲,我愿意一试。我对那个能把我放倒的高手很有兴趣。上次是我疏忽了,这次我倒想看看,他还能否奈我何?三弟,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我们参详参详。”

    “父亲,她这样做的目的,我多多少少也猜出了一二,只是我不敢确定。因为按她的脾性,我实在想像不出来,她会想那样。”夕远说道。

    “万物皆有终了时,我们的寿命虽长,但终有离去之时。凡人们在短暂的一生中都在追求,权利金钱和长寿。荟嫣的道行已经很高深,她追求的是更上一层楼。”夕昆说道。

    “难道她想……修仙?”夜十三不可思议地说道。

    夕昆点了点头说道:“玄悦在把救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些能助力邪法修仙的物件。蛇灵的头骨、婴灵的尸体、一罐罐炼魂外加一些用上古文字写出来的符咒等等……玄悦当时就拍照发给了我,我通过照片里的那些东西立刻就推断出了荟嫣的意图。”

    迪尼王妃说道:“小悦也和我说了。只是,像荟嫣这样子急于求成,反而更容易走火入魔。修仙还需走正道,而不是用邪法。只是有一点我不太能理解,她若是要修仙,何苦要把宸儿给抓去?我们妖界流传千百年的众多邪法当中,我还没听过需要用到白泽的。按理来说,白泽不但不能助其修仙,反而会让她损耗修为。毕竟这万事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

    “那会不会是以毒攻毒?”我问道。

    “呵呵,”迪尼王妃说道,“傻丫头,你当是中医治病吗?何况,又哪里会真有那么多以毒攻毒?真正的以毒攻毒,那也是少之又少。你们看看远儿,被宸儿的力量损耗了这么多的修为。”

    “那她为什么要抓我呢?”坐在另外一边沙发上的夕宸皱眉说道,“现在仔细想想,我除了被困在那个阵法里面之外,其他方面可以说是毫发无损。她这么做倒底是为了什么?”

    屋子外面传来的几声鸣叫。

    的鸣叫声中透着些许低落和伤感。

    “我几乎没有怎么听过鸣叫,怎么它今天会突然开声,而且还叫得这么悲哀?”我说道。

    “它今天特别粘我,想跟着我过来,我没有答应。”

    这是玄悦的声音。

    我循声望去。

    正好看见夕宸推开大门,玄悦和她的贴身丫头小兰,跟在后面。

    小兰的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放有一个碗。

    “参汤来了!”玄悦说道。

    我忙小跑过去接过参汤,把盛着参汤的碗放在了茶几上。

    夕远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抖了抖身上的白色绒毛。

    “谢谢!”夕远说道。

    他抬起雪白色的狼脑袋,看了看大家,最后他的眸光突然变得柔软,定格在了我这儿。

    我发现,虽然他变回了一头小白狼,但是他那双眼睛依旧很深邃。

    他凑到茶几边垂下头,一点点的将参汤喝完。

    又开始鸣叫。

    玄悦不禁皱了皱眉,她说道:“今天的是怎么了?小兰你在这里伺候,我过去看看。”

    “等等,我陪你过去。”夕琛说道。

    “不用,你陪陪三弟。”

    玄悦转身离开。

    “远儿,你觉得怎么样?”

    夜十三坐到了夕远身后的沙发上。

    “娘亲,这是不是龙王参?”夕远说道,“原本我还觉得身子很是虚浮,这一碗参汤下去,我整个精气神都瞬间回来了。多谢迪尼王妃,这样的大恩大德,我该怎么报答您啊!”

    “不要再说这些客气话了!”迪尼王妃摆了摆手说道,“再这样客气我就生气了。”

    别墅外传来一阵阵嘈杂声。

    我突然听见玄悦的另外一个丫头小蝶在大声嚷嚷:“公主!不好了!疯了,满嘴胡话,啊!冲破结界跑了!”

    夕琛带着沙丸立刻冲了出去。

    迪尼王妃见不得女儿那副焦躁不安的样子,便匆匆和我们道别,也跟了过去。

    我们都有些诧异,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小意外。

    紧接着我听到了玄悦的声音。

    “小兰,你守在这栋楼里,按我教你的方法修复结界。小蝶你跟我走!”

    玄悦的声音显得很是焦燥不安。

    夕远说道:“父亲,跑出去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它会吃人!就大哥他们几个去找,帮手太少了。您得再派些得力的干将出去。不如让阿米阿蓝阿布他们都去吧。阿蓝能带着他们躲在结界里,无论是找起来,还是找到了把带回来都很方便。”

    夕昆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远儿,把这些强将都派出去了,我心中始终有些不安。荟嫣那边太安静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父亲,官方也不是傻子。倘若闯到市区肆意行凶,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它要是暴露了身份,假以时日,定会暴露了我们。我们要以大局为重,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找回来。何况。我们有二哥在,他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夕昆的眉头快要拧成一团。

    他说道:“还真是多事之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该撞上的劫数,总归是要撞上的!罢了!我就让他们都去吧!”

    阿米阿蓝阿布领命而去。

    诺大的别墅楼里就剩下狼牙带着一队亲卫在看守。

    夕宸说道:“三弟,今夜你就同我一起休息,也方便我照看你。”

    夕远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征求我的意见。

    我微微点头。

    夜晚。

    万籁俱寂。

    我躺在房间的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当然,其实我根本不用休息。

    我索性拉开窗帘,倚在窗边,看着满园的花园景发呆。

    夕宸的房间在我们的楼下。

    此刻他们的房间里静悄悄的。

    我脑子里思绪翻飞,想了很多。

    我想到了我和夕远初次相遇的那个夜晚。

    我曾经问过夕远为什么会在看见我的第一眼时就喜欢上我?

    夕远的回答只有四个字:惊鸿一瞥……

    我当时便羞得满脸发烫,娇嗔着说他肤浅,只看外表。

    其实,他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惊鸿一瞥呢?

    那个漆黑如墨的夜晚。

    那些山贼强盗对他来说,如蝼蚁般的存在。

    他的速度快如闪电,只在眨眼之间,便把那些贼人都杀了。

    那时,他在我的眼里,就是个盖世英雄。

    如今,那个盖世英雄遭遇了劫难,变回了一匹小白狼。

    我不禁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你要多久才能变回来?”

    突然有个黑影跳上墙壁,快速地窜进了夕宸的房间。

    那个黑影窜得太快了,我几乎没有办法看得清楚。

    我顾不得什么礼数,立刻从窗口飞了下去,直接钻进了夕宸的房间。

    夕昆和夜十三几乎是同时赶了过来。

    我看见夕远倒在地板上,浑身雪白的绒毛已经被鲜血染红。

    “二哥!夕远他这是怎么回事?”

    我冲上前去将夕远抱在了怀中,坐在了床边,咬破手腕,将自己的血直接喂给夕远。

    夕远本能地张开嘴来吸吮。

    见夕远还能自主吸吮血液,我才稍稍松了口气。

    夕宸一脸自责地看了看我们,随即又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冲了进来,对着夕远张口就咬。速度快到我猝不及防!我去把抓来,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宸儿,速去速回,不可恋战!”夕昆说道。

    夕宸点了点头,从窗口飞了出去。

    夕远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我仔仔细细地查看着夕远的伤口,发现他后腿上的皮肉被生生咬了一大块下来。

    “父亲娘亲,你们快看,夕远这儿的皮肉被咬掉了一大块下来!”我说道,“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总让我心生不安!之前被那个老女人抓去过,可是玄悦却很轻松的就把它救了回来。这一回来就变得这么不听话!今晚大家都出去找了,我们后方空虚。可谁能想到居然在别墅区里,还攻击了夕远。而且连二哥都没有防范住!这会不会又是那个老女人在玩什么阴谋?”

    我将夕远轻轻地放回到床上。

    “我的儿!”

    夜十三心痛不已。

    她扑倒在床边,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站在床边愁眉不展的夕昆,在听完我的一席话后面色沉沉。

    对于荟嫣,他自然是最了解不过了。

    “父亲!”

    夕远醒了。

    我的血液快速地修复了他的伤口。

    他缓缓地起身。

    “远儿!”夕昆大步迈向床边坐了下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父亲,我现在好多了,月儿的血对我来说,是医治伤口最好的良药,”夕远说道,“父亲,我觉得夕琛母亲的目的不是二哥,结合今天晚上的遭遇,我反而觉得荟嫣的目标是我!如今,夕宸母亲用来做邪法修炼的物件,恐怕是都凑齐了!”

    “夕远!”我趴到床边,与夕远的目光对视,“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夕昆和夜十三,还有我纷纷面露忧色。

    我们都知道夕远很少会在分析判断上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