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仙凤道骨 > 一百一十一、新队友开会
    介绍完毕,相互见礼过后,双九与楚难寻便一起坐在了桌子空下的另一边。梁浅似乎分外爱取笑楚难寻,两人刚一坐定,她就促狭的朝楚难寻眨了眨眼睛,道:“难寻,你天天说我们出双入对的,这下可好了,总算有人陪你,你以后也不孤单了。”

    双九听完这话,条件反射的差点脸红,但低头之间看见自己的衣衫下摆,方才想起自己此时是男儿身份,不禁有些尴尬。

    冉竹忙出来打圆场,道:“梁姐姐吓到这位慕老弟了,人家第一次和我们接触,你笑话难寻也便罢了,何苦带上他。”

    梁浅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对,于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慕兄弟,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平时我们玩笑惯了,一时忘记了。”

    双九忙摆手笑道:“不碍的!不碍的!这说明梁姐姐没拿我当外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介怀。”

    一席话说得在座几人都笑了起来,梁浅道:“瞧这嘴甜的,跟抹了蜜一样。”然后又用手指着楚难寻,道:“你多跟人家学学,学会一半儿,你就能找到道侣了!”

    几人又哄笑起来,笑罢了,冉竹道:“咱们还是说说正事吧!”说着拍了拍身边武修的胳臂道:“前几天武修听说一个消息,说是多宝斋大量高价收购嗜炎兽骨头,我们俩后来又特意去多宝斋问了一下,确有其事。不知你们意下如何,这买卖做是不做?”

    其余三人一听也来了兴致,梁浅问道:“不知价格如何?”

    冉竹道:“那伙计说要分骨头大小和品相,完整的腿骨,一根一颗上品灵石,残损的一根一颗中品灵石,碎骨则是一斤一颗中品灵石。”

    梁浅点点头,道:“价钱倒是不错。”

    楚难寻道:“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只怕近处的嗜炎兽咱们是捞不到了,若是想做,只有走远些。”

    冉竹道:“这个我们俩也想到了,这几天就查了些资料,稍远一些的,基本上都在其它两位的地盘上,要么就是在边界。你们说,究竟选哪里比较好?”

    石深道:“边界是哪里的边界?”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

    冉竹道:“南边的边界,圣兽的地盘那里。”

    楚难寻突然对双九道:“慕老弟,你愿意参加这次任务吗?”

    双九点头道:“当然,求之不得!”

    楚难寻又道:“那依你之见,我们应该选择哪里?”

    双九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问自己这个临时替补队员的意见,但还是沉吟了片刻道:“若是让我选,我便选择边境。”

    楚难寻道:“理由?”

    双九道:“第一,我们去另两位的地盘上抢资源,一旦被人认出我们,讨不到好不说,还容易引起争端,一旦被人拿住这点说事儿,弄不好今后在整个北境都无法呆下去。第二,圣兽修炼,基本是靠天赋传承,很少用到外界资源,况且,既然是边境,那么,便很难说清到底是属于哪一边的。长久以来,只要咱们北境的人不出去招惹其它三境的人,他们就一直当我们不存在,为何?只因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们一穷二白,只有一条命而已,而他们拥有的远远多于我们,所以更加害怕失去,一旦拼起命来,就会落于下风。是以,我觉得边界的那处更好一些。”

    梁浅、冉竹和石深闻言一起点头。

    武修突然开口道:“我看也不尽然,第一,边界处太远,往返就要一个多月,我怕等我们回来,价格便降下来了。第二,我们被人认出来,这只是个假设,而且是所有假设里最坏的情况。若是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我们还修什么仙,赶紧回去种地生娃岂不是更好?”

    这话说的便有些不客气了,冉竹看向双九的眼神略带歉意,梁浅和石深却是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显然是习以为常了,双九由此判断,武修这番话并非是针对自己,而是他说话一向如此。

    楚难寻又望向双九道:“慕老弟,你意下如何?”

    双九知道,这大概算是自己入伙的第一次考验,于是微微一笑道:“我也只是说说我自己的看法,不过毕竟我初来北境,对这里的形势不够了解,我觉得,武兄的话十分有道理,修仙本就该是顺心而为。”

    石深大手一拍桌面,道:“那就这么定了。”

    楚难寻又望向冉竹,道:“其它二人的地盘上共有几处地方?都在哪里?”

    冉竹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地图,铺在桌上,用手指点着地图,道:“有两处同样在地盘边界上,还有一处却是在东边的腹地。”

    楚难寻看着地图,摸了摸下巴:“依我看,咱们就选东边腹地那处吧!去边界处更容易引起他们的警惕,反倒不如腹地的来的安全。”

    这次其余四人齐齐点头。

    于是众人定下,明早在城门口碰面出发,便各自散去了。

    双九回了客栈,先是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张床,然后躺上去查看了半天嗜炎兽的资料,便沉沉睡去。她现在虽然不需要天天睡觉,但却还是一有时间便要呼呼大睡,小白现在骂她的话也不再是清一色的蠢女人了,有时候也会改为懒女人,实在气急了,便是又蠢又懒的丑女人。

    第二日天刚亮,双九便醒了过来,将床收进储物袋中,给自己施了一个净身诀,又幻化出一面水镜来,对着镜中玉树临风的自己陶醉了半天。

    正当她口中喃喃着:“怎么这么帅?唉!连我自己都想嫁给我自己了呢!”的时候,隔壁房间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于是她慌忙收起水镜,也推开了房门,状似不经意的对刚走出门外的楚难寻道:“楚兄,这么巧?”

    楚难寻对她笑了笑,道:“是啊!是很巧,怎么?慕老弟你也习惯这么早出来修炼吗?”

    双九有点吃惊,她本以为楚难寻出门是准备要去城门口集合的,怎料他竟是到外面来修炼,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道:“哦,呵呵,我在凡人界的时候,学了些拳脚功夫,习惯每天早晨练会武,这么多年了,也未曾改掉这个习惯。”说着,她便在一旁打起拳来。

    楚难寻便也道:“哦!正好,我早晨出来,乃是为了吸收初升朝阳里的极阳紫气,今后你我也可以做伴了。”

    听了他的话,双九恨得啊,几乎想要左右开弓给自己几个大嘴巴。你说扯点什么不好?非要扯每天早起练武这么个烂理由,这下可好,以后每天早晨都必须起来到门口耍猴戏了。若是只练这一次,今后都不练了,那楚难寻肯定会认为她是个满口谎言的大骗子,若是有时练有时不练,那恐怕会让人觉得她是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做事没有章法的人。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