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黄泉路444号:鬼怪旅馆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血洗伽蓝(前尘篇)
    那黑影从墙檐上翻落了下来,剑尖直冲着玄一的双目而去。

    飒飒

    玄一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紧了紧抱着沈青君的手,他眸子里艳红的光更甚,几乎与剑尖触到了一起。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辩真脱去了僧衣,他朝着玄一的方向一甩,便裹住了锋芒已显的长剑。

    他臂膀用力一抽,那长剑便从黑影的手中脱离开来,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黑影想去捡剑,可辩真的动作显然更快,他脚一踢,长剑便从僧衣的裹挟下重新出鞘,飞舞在半空中。

    布帛撕裂。僧衣破碎成千片万片。

    辩真一脚用力踢在了黑影的胸膛,让他直直摔出了数米之远。借着这个力,他朝着上方弹跳而去,稳稳地接住了翻转而下的长剑。

    紧接着,他趁着黑影还未站稳,便挥舞着剑,朝着前方冲了过去,不给敌人机会,他直接划破了黑影的喉咙。

    一剑封喉。

    血液喷洒。

    辩真不着僧衣的肌肤上都是血。

    玄一从未看见过这样子的辩真,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和尚的僧衣底下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疤。

    有一处伤疤从辩真的下腹蜿蜒至他的肩头,就好像是有人想要将这僧人切成一半一般,痛下了狠手。他愈合后的肌肤丑陋不堪,像是千足虫攀爬个不休。

    那肌肉虬结,怎么会是吃斋饭,读佛经的僧人能养出来的?

    倒像是个中高手,体魄精健。吃了鸡鸭鱼肉,练了刀枪剑戟,斧钺钩叉。

    “方丈……”玄一不知该说些什么,他觉得有些东西一点一点浮出了水面。

    “好孩子,你快走啊,快走啊!”辩真的肌肉都在颤抖,这是他第一次失了理智,朝着那个孩子嚎叫。

    释鉴摘下了黑影的面罩,那是一张陌生又略显坚韧的脸。他还十分年轻,似乎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仅凭着几招,便败在了一个僧人的手里,眼中不甘的火不灭。

    “叛党逆贼,不得好死。尔等……终将被剿杀。”他口中的污血一个劲儿地在流,可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轻扯了一下嘴角,“他们……要来了。”

    释鉴手一用力,不待他说得更多,便扭断了此人的脖子。

    空气中,好像有着火药的味道。预示着硝烟将起。

    只是一瞬间,便有数十道黑影同时出现在半空中。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数十把长剑的锋芒只对着玄一一人。

    四面八方,俱是长剑相向。那被包围的僧人,无从躲藏。数十道剑同时刺来,纵使使剑者再是不济,也总有一把能正中靶心。

    玄一抱紧了沈青君,红目已闭。他未曾睁开眼,便也看不清发生了何事,只知疼痛迟迟没有落下,动静声倒是不小。

    “唔……唔……”有人在呻吟。

    哐当似乎是剑落在地上的声音。

    哧布帛撕裂成殇。

    乌鸦泣血。

    当玄一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画面仿若定格在了一瞬间。

    他的十几个师叔,将那数十道黑影压制在了身下,一个不落。

    辩真死命掰扯着身下黑影的手腕,一边将他桎梏在地面,一边从他手里夺过了长剑。

    剑起剑落,丝毫不留情。他砍掉了黑影的头颅,就仿佛是切开了一块豆腐一般,如此容易。

    玄一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

    佛以慈悲为怀。

    三皈五戒,这第一戒,即是不杀生。

    他的师叔们,青灯红鱼,木鱼莲花,与佛相伴了一生,今个儿竟然大开杀戒。

    这佛堂里供奉着的释迦牟尼佛和长寿佛,可从未闭过眼。他们此番,将全部血事看在眼里,那十几个僧人,一夕之间,已全部将遭佛的遗弃。

    全是为了他一人。

    为了这个叫玄一的孩子。

    为了这个与他们没有血缘的孩子。

    说到底,他们从始至终,只为了这个孩子。

    辩真杀了一人,二人……他站了起来,朝着四周走了一圈,所及之处,必定砍下一个头颅。

    那长剑饮够了血,正在微微震荡,似乎是在与血色月晕共鸣,涤荡着腥臭而来。

    与此同时,释鉴也制服了一名大汉,夺过了此人的武器。他朝着大汉的胸膛刺去,一朝入骨。大汉口吐红莲,倒地抽搐。

    “玄一,你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走啊!快走!”

    “阿珠,好孩子,快离开这里,走吧,走吧,快走啊!”

    耳边同时响起了数道呼唤,他们都在催促他走。

    玄一眼中流下血泪一道,他狰狞着脸,“为了我,值得吗?”

    “值得。”

    “值得。”

    “值得。”

    ……

    释鉴背过身去,“……值得。”

    辩真仰起头,等待着脸上血水落地,“……值得。”

    “到了如此地步,我只求你一事,快些走吧!”

    释鉴也脱下了僧衣,他的十几个师叔都同时褪去了沾着血气的僧衣。仿佛是除下了包裹的茧,羽化成了美丽的生物红色的蝶。

    玄一脚步沉重,才不过片刻,他感觉手中的沈青君却沉了几度。

    他开始犹豫。

    “没想到,这伽蓝寺还真是卧虎藏龙啊,就几位这身手,当个僧人可不是屈才了吗?”

    霍澜渊着一身白色的衫子,若不是头上青丝连绵,倒和这里的十几个僧人相差无几。他从正门的方向朝着几人走来,手中无刀无剑,只身一人。

    他一边感叹着,一边连连鼓掌,行走之间,玉珏摆动,“陛下说要派一百个精兵给我时,我还嫌陛下多此一举。此番看来,就几位的身手,就算是精兵百位,也怕是要陷入苦战了吧!

    我竟没想到,几位……原来都是大内高手。你们使的那些招儿,可都是师从李彦生?”

    无人应答。

    “这师傅是大内第一人,也无怪乎几位身手了得。只是我怎个儿听说,这李彦生与其徒都在武德九年因叛党谋逆而遭了极刑呢?也真是奇也怪哉!几位,难道是鬼魂不成?”

    霍澜渊大笑了数声,第一次把目光投向了玄一,当他看见玄一怀中的沈青君时,闭了闭眼,“果然……你又来寻他了。”

    他轻笑着,面容却癫狂,“玄一,我是来要你的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