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相思如何作相欠 > 第十章
    寻找瑶依的计划因为我的伤势而耽搁了几日,而银城表示我重伤未愈,出行必须有他跟随方可。瑶依必定已经嫁去了姜国,所以我们径直就来了姜国。但是茫茫人海,该怎样接近姜国的将军,并成功遇见瑶依,我不禁陷入了沉思。忽然灵光一闪,晏温曾经讲过,人间酒楼是个便知天下事的神奇之处,酒足饭饱之余,人类最喜欢的便是抖擞出自己的见闻来找乐子。我在心里默默感谢了几遍晏温,同银城化了身便装,根据街边小贩的强烈推荐下,便寻去了此地最繁华的酒楼盛兴阁。

    我们在盛兴阁的一个角落位置坐了下来。也不愧是整个姜国最热闹的酒楼,整个酒楼人满为患,小二们忙的大汗淋漓地跑来跑去,我们已经坐了好一会儿,才有个面容清秀的小二抹着汗疾步走至我们桌前,不停地点头哈腰道:“客官实在对不住,今天忙了点儿怠慢二位了,您二位看看想吃点啥。”“你看看,有什么想尝尝的。”银城将菜单推到我面前,“我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你看着点一些吧。”我又将菜单推了回去。银城点了两菜一汤,“小帅哥,跟您打听个事儿呗。”我朝着他眨了眨眼,将一点盘缠放到桌上朝他推了推,小二一脸心领神会地拿过银子,麻利地塞进了口袋。“客官您客气了,您想打听点啥?但凡我知道的肯定事无巨细。”“你们这儿有没有个姓唐的将军?”“您说的是唐初年将军吧。”“应该是的,他最近有没有娶亲?”“娶了呀,听说新娘子是从齐国撸过来的一个大美人,但可惜了,唐初年府里已经有十六个老婆了,这个嫁过去,是第十七房。这也就是图个新鲜,那么多小老婆,哪个男人能顾得过来。”“娶亲是啥时候的事?”“也就是前几日。”“那这个姑娘嫁进去以后可还安好?”“受不受宠这个我们这些外人是不得而知的,但这个姑娘看起来有些瘦弱,整日也没有笑模样,每次出门都有两三个丫鬟侍卫跟着,应该也是怕偷偷跑了。”我眼睛一亮,“出门?她每日都去哪?”“嘿嘿嘿,您说巧不巧,不是别处,正是本店。不过她从来不坐大堂,她都会预定顶楼靠南的那间厢房。”“她都是什么时辰过来。”“差不多要再晚一些...哎哎哎姑娘快看,那个就是。”

    我顺着小二指引的方向望去,看到从门口姗姗走进一个纤弱的身躯,面容被一张面纱给遮掩住了大半。可能是因为精神与**的双重折磨,使得这个身体看上去有种不健康的纤弱,仿佛被风一吹就会烟消云散。她的身后尾随着四个丫头两个侍卫,说是随从,更像是看守。瑶依步履轻盈地迈上楼梯,轻车熟路地上了楼。“小帅哥,帮忙催一下菜呗,有些饿了。”小二甩了甩毛巾脆快地跑开了,我将菜钱放在桌上,便拉着银城上了楼。

    上到顶楼,我便瞅见了旁边厢房门口站着那四个丫鬟。“你在外面等我,我去去就来。”我压低声音对银城说,银城点点头。我施法瞬间突闪到那群丫鬟的眼前,还没等她们反应过来,我挥袖迅速捏诀,一朵嫣红的法术花朵在她们之中绽放,然后化为烟缕在她们周身缭绕,四个丫鬟便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什么声音?”屋里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我整理了一下衣衫,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酒桌上摆着几盘珍馐和果子,但分文未动。瑶依已经将面纱取下,烛光下是那幻境中熟悉的面容。她独倚长椅,容色晶莹如玉,只是多了几分憔悴苍白。她见到我,诧异地直起身,“我是来帮姑娘实现之前求的姻缘的。”“姻缘?”她想到了什么,自嘲地笑笑,“我已经脏了身子,怎还有脸再渴求回到他身边。姑娘定不是凡人,就只求您能护他周全此生平安就好了。”我逐渐走近她,“姑娘问问自己的心,若你的心告诉你,你已经不在乎了,不爱了,放下了,那我这就离开。”瑶依低着头,手指紧攥着袖子。半晌,她苦笑着望向窗外的夜色,开口说:“我日日来这盛兴阁,哪是为了尝什么珍馐佳肴,不过是坐在这儿能眺望着齐国的方向罢了。”

    爱情,从来都是种百转千回的事情,就如同含笑饮砒霜,图的就是一番心甘情愿。

    “真的爱,是不会顾及你是否完整,是否美貌,他在乎的不过是你体内那颗只有他的心脏。”我摊开手,变出一只由我的狐狸毛编制的手环,弯腰系在了瑶依的手上。“这个手环可以给你一次施法的机会,你若想通了,对着手环默念三遍你想去的地方,便可以送你过去了。”其实这个手环还算是一个标记,因为是用我的狐狸毛做的,若是这段姻缘成了,那获取的修为便是我的了。

    我走出屋子,银城正抱着胳膊倚在墙上。“我这边妥啦,既然已经知道了两个人的地址,我就可以施展千里之行了。我们这就再回齐国等着吧。”“果然青丘的姻缘术要费心思的多。”银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当我再次踏进将军府时,我看到银城的表情有了些微妙的变化。“怎么了?”“没什么。”银城只是笑了笑,我带着他左拐右拐,看着远处桃树下那个熟悉的背影,我扭头说:“看来人家姑娘还没想通呢。”银城没说话,只是看着那个背影。我走至程子蓦面前,看到他的面容刹那,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这张脸已经不是之前看到的那张英姿飒爽的脸了,干瘪褶皱的皮肤布满了老年的斑纹,眼睛深陷在眼窝里,眼角边布满了皱纹。这截然就是张老年人的面容,我依稀能辨认出这确实是程子蓦,但他乌亮的长发和健硕倾长的身形还是原先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可思议地盯着他,“我知道是怎么回事。”银城在一边说,他耸耸肩道:“因为他的脸是我弄的。”

    银城跟我讲,他们鸟族的易容之术是需要素材的,而这个素材就是同乐意献上自己面容的人做交易,鸟族帮他们完成一个心愿,而代价就是将自己的容貌交给鸟族。“这位程公子昨日祈愿,希望一个叫瑶依的姑娘能此生平安幸福,他愿意把自己的面容交给我,我此次来齐国就是为了同他进行交易。”银城摊开手,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手上,我看着他手上程子蓦年轻时的脸庞,我陷入了沉思。我很怕万一瑶依想通了真的回来了,看到程子蓦这张脸会吓晕过去。

    然而在我思考的时候,程子蓦旁边闪出一抹刺目的光晕,光晕中渐渐现出了一个女子曼妙的身形,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光晕消逝后,瑶依站在了地上,程子蓦缓缓侧过脸,看到瑶依的瞬间他睁大了眼,颤抖着嘴唇应该是想喊瑶依的名字,但终究没有喊出声。瑶依环视了一下周围,看到面前这个‘老人’,目光由思索到了震惊。“子蓦?”她终究认出了他,“不,姑娘你认错了,我不是。”程子蓦挣扎着爬起来,拄着拐杖试图离开,被瑶依从后面紧紧环抱住。“我怎么可能会认错,子蓦,你还是不肯认我吗?”“是我负了你,如今,我这副又老又瘸的样子,已经配不上你了。”瑶依将他转过身,一双素手摸上了程子蓦的脸,眼中没有丝毫的厌恶,只有无尽的温柔。“我怕的是此生得与你形同陌路,只要你的心还属于我,我就无所畏惧。我这双握惯了匕首的手,愿只为你一人洗手作羹汤。只要你的一句你还需要我,你离不开我,你还爱我,我此生,哪怕挫骨扬灰,也是你程子蓦的女人。”

    清冷的月光下,我看着程子蓦紧紧拥住了瑶依。一个驰骋沙场多年的将军,如同一个孩子般痛哭着。瑶依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背,笑的柔情似水。她不再是杀人无形的刺客,他也不是血战沙场的将军了。

    人类的生命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遇和别离,是一次又一次的遗忘和开始,可总有些事,一旦发生,就留下印记,总有个人,一旦来过,就无法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