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81章 爱而不得
    言说至此,北凌天又缓缓地朝着漓洛走去。

    漓洛心中忍不住窃喜,以为妖尊是安慰她来了,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

    北凌天仅是轻轻地瞥了她一眼,随后扭过头去不再看她,冷冷地对她说道:“漓洛,从今日起,这夜笙宫若是无我命令,你不得随意踏入!”

    此时的漓洛面上该是作何表情?惊讶,失落,难过,气愤?

    似乎任何一种都有,亦似乎什么也看不到。

    她今日的冲动,给了他远离自己的最好理由。

    “哼……”漓洛撇头哼笑,眉眼间的苦涩仿佛一根刚从莲子里头剥下的莲心。

    放进口中的滋味有多苦,只有自己知晓。

    抬眼深呼吸,漓洛淡下了语气,“尊上,漓洛还是那句话,我到底做错了何事,要被你这般对待?为何你在人间走一遭回来,对我的态度竟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漓洛,不解更不愿信!”

    立在一旁尚未离去的青衣女子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幸灾乐祸,“哈哈哈……玉狐大人啊玉狐大人,还不是你平日里作恶多端,如今得到了报应?事实摆在眼前,尊上对你腻了,不喜欢你了,这有何可信可不信的?”

    “住口!你一介小小竹妖,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本尊与玉狐大人面前放肆?!”

    看着北凌天冷漠又严肃的脸庞,漓洛不禁惊得胸口一紧。看吧,他果然还是在意自己的,否则又怎会维护自己,替自己说话呢?

    而那竹妖,则被他的这几句怒言喝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其他二位见状,也都跟着跪了下去。

    “是属下该死,属下不懂规矩,没大没小,冲撞了尊上与玉狐大人,还请尊上责罚!”

    北凌天一挥大袖,不耐烦地看了看她,冷吼了一个“滚”字,便再也没多看她们任何人一眼,转身进了夜笙宫。

    那两扇宫门,也在他进去之后,被关了个严实。

    望着没有丝毫温度的大门,漓洛又独自发出了好几声苦笑。

    一千多年的相处时光,她好像一直都是在以自己心中所幻想的那个妖尊去看待北凌天。

    对于真正的北凌天,她似乎从未认认真真地去了解过。

    今日这一桩意外之事的发生,反倒让她清醒了不少。

    她转身,低头望向了跪地不起的青衣女子,冷声道:“你们没听见尊上适才说了什么吗?还不快滚!”

    说罢,便先她们一步,大步离去。

    青衣女子被左右二人扶起,翘着红唇气呼呼地跺了跺脚,眉头皱的老深。

    纵使心中有怨气又如何?说到底,她不过是凭借自己父亲的地位,比最底层的妖精高贵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今日哪怕她把这块地给跺得穿了洞,想来也无人会关心她一下。而北凌天,更是会在转身之后便忘记了她的存在。

    “青竹咱们走吧!一会儿要是让尊上发现咱们还赖着不走,说不定妖头便要落地了!”身着粉色衣裙的女子提醒到。

    而这位名唤青竹的青衣女子,根本听不进她的劝,反而阴险地一笑,“呵……难道你们没有看见方才妖尊对漓洛的态度吗?既然漓洛已被下了禁令,失了宠,想来这段时间她定会老实些,不敢拿咱们怎么样!这可不失为我青竹上位的绝好机会!”

    “青竹姐姐,难不成你想要……”

    “对,我就是想!我们竹妖一族一直以来为了妖界兢兢业业,从不敢懈怠半分,可尊上的眼里根本就看不到我们的好!竹族能不能翻身,爹爹能不能在众妖面前抬起头来,全靠这一次了!”

    青竹两眼直视前方,咬牙切齿地说完了这段话。

    另一头,雪姬见妖尊从寒冰殿离开时心情并不怎么愉悦,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心中一担心,便情不自禁地跟了上来。

    跟至夜笙宫外,恰巧碰见了方才的那一幕。她悄悄地躲在一处巨石后头,隐藏了呼吸,偷偷看着。

    除却瞧见妖尊惩罚她们二人之外,这青竹之言也被她悉数听进了耳中。

    她不由地扬唇一笑,一个看似很好的点子,被她记在了心头。

    待青竹走后不久,她便化身为夜笙宫打扫小妖的模样,追了过去。

    与此同时,漓洛一路跌跌撞撞,像失了魂儿一般,漫无目的走着。

    最后竟不知不觉地走至妖界的墨河,在岸边停住了脚。

    此河乃为妖界的最北端,因其河水颜色墨黑,舀起却清冽而得名。

    只是这河,宽大的一眼望不到尽头。下去了,便上不了岸,看不见希望。

    漓洛拾起一块小石子,用力地往河面砸去,一连砸了好些块,她才停下来,冲着远处大喊:“我为什么不愿意那些妖精靠你太近?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此事全妖界皆知,为何偏偏只有你看不到?还是说,你明明知晓却故意装作不知?喜欢一个人难道有错吗?如果有,请你告诉我,我错在何处?”

    “你将我抚养长大,教我修炼,教我功课……你教会了我如何去保护自己,如何去降服他人,可你从来都没有教过我如何去爱人,从来都没有!”

    “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好比父尊待我那样。可我不甘心,我不要这样的爱,真的真的不要……”

    紧接歇斯底里之后的,是缓缓蹲下抱作一团不停抽动的身子。

    那时大时小的哭泣声,引得一直架躺在树上默不吭声的赤狐夕殇泛起一阵心疼。

    其一,她是自个儿的亲妹妹。

    其二,放眼整个妖界,想来他应该是最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之人了。

    爱而不得,比千刀万剐还要痛苦不知多少倍。

    他从树上轻松纵下,来到了她的身边,与她并排蹲着。

    “是谁把咱们的玉狐护使大人气成如此模样啊?敢欺负我亲妹?看我怎么修理他!”

    说罢故作怒气冲冲之状起身便走。

    漓洛一把拉住了他的袍子边,哽咽道:“二哥你就别调侃我了!我知道适才你就在这儿待着。”

    听了此言,夕殇又重新蹲下,“呵呵……既然知晓,为何不叫我下来?”

    漓洛摇摇头,“我只是想要一个人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