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114章 果真是混蛋
    听他此言,广袤道长两眼一眯,不满地埋汰:“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我怎就没瞧出他有哪一点像是要担心死了的样子?”

    铜铃往他跟前一站,叉腰怒道:“嘿……我说师弟,瞧你这样,今儿个是非要跟我过不去了是不是?我是招你惹你了6当着徒弟们的面给我脸色看吗?”

    广袤把手往胸前一抱,脑袋一偏,冷不冷热不热地回道:“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我可没这么说过。”

    “你,你还说不是!今日你是想要与我打一架还是怎么的?”

    “打架?哟呵,打便打!”广袤将衣袖一撸,同样叉腰喊到:“别以为你是掌门我便会让着你!拳头可是不长眼的东西,一会儿小心你的门牙!”

    绯霓与笑湖戈相视一笑,对他们二人之间这种无形的刀光剑影已是见怪不怪,他们不约而同地上前将二人拉了开去。

    绯霓搂着铜铃的肩膀,劝到:“师傅,您说您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跟个孩童似的?师叔的脾性您还不了解吗?刀子嘴豆腐心,何必这么当真呢?你们要是真打了起来,岂不是伤了两门之间的和气?这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难堪啊!”

    铜铃嘴一翘,眼一翻,不愉快地抬头道:“哼!谁与他抬头不见低头见了?他有把我这个掌门师兄放在眼里吗?”

    “好好好,师傅呀师傅,我跟笑师兄才回来呢,您就看在我们辛苦一程的份上,别再与师叔计较了,好吗?”

    “哼!”铜铃道长动了动肩膀,身子一侧,又是一记哼哧。

    无垠道长站在他们之间,左右看看瞧瞧,立场显得十分尴尬,但也还是跟着绯霓一块儿打起了圆场来,“是啊掌门师弟,绯霓说的对,广袤嘴巴是利了些,可人心眼不坏。你瞧瞧,这俩孩子多懂事,刚才还说担心死他们了,难不成现下要反过来,让他们为你担心吗?”

    被无垠这么一说道,铜铃冷静想了想,貌似是这么个道理。与此同时,笑湖戈也是将广袤道长好一劝。

    他垂下双手,瞥了一眼旁边的广袤道长,故意扯长了脖子喊:“呐,我可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才不与他计较的啊。”

    都说女子变脸跟变天似的,一会儿晴一会儿雨。这话,在此刻倒是应在了铜铃道长的身上。

    这不才一转身,便又笑得咧开了嘴,好似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挽着绯霓的胳膊乐呵乐呵的往宗门内走去。

    绯霓扭过脑袋,冲着在后头看着的笑湖戈无奈地撇撇嘴,耸了耸肩。

    回到殿内,铜铃见无垠广袤二人没有跟上来,便匆匆关上了门,将绯霓与笑湖戈往内屋一拉,紧张兮兮地问:“你们,没事吧?”

    笑湖戈摇摇头,微笑答道:“师傅,我与小师妹都平安无事。”

    “好,好,那我便放心了。那个……”他看了看绯霓欲言又止,有些话,似乎并不方便在这个丫头面前提起,遂话锋一转,指着外屋道:“那个北凌天派来的传音中可没提着你们在妖界用午膳一事,这晌午都过了,你们也该饿了吧?为师这就命人给你们准备吃食去。”

    “北凌天?师傅你等等。”

    一听见这个名字,绯霓便不由自主地犯哆嗦。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气不打一处来。哪怕只是一个名字,都恨不得撕个粉碎。

    尤其是在花园里看过那一幕后,此种感觉便如同在大火上浇油,越燃越烈。

    铜铃反过头,吧唧了几下嘴,问:“霓儿还有何事?”

    绯霓试探问道:“适才您说北凌天给您发了传音?”

    “嗯,对啊。”

    “传音里可是有说些什么?”

    铜铃歪着脑袋想了想,“也没说什么,不过是告知我,你们的伤已愈,今日便会启程返回而已。”

    绯霓睁圆了眼睛,“就这样?没了?”

    “对,没了。”

    绯霓牙一咬,顿时骂道:“果真是混蛋!”

    铜铃道长猛地一颤,反手摸了摸后脑勺,“啊?混蛋?霓儿,你可不能这样与师傅说话啊,虽然有那么一点点时候师傅的确是混蛋了些。可再怎样,也得有个尊卑之分嘛!”

    绯霓一听,连连摆手解释:“师傅,不是不是,我不是骂您……”

    “那你这是……骂谁呢?”

    “我是在骂……”绯霓将抬起的胳膊往下一甩,摇摇头道:“算了,不提也罢!”

    随后又蹭到铜铃道长的身边,撒起了娇来,“师傅,霓儿肚子好饿啊,您快带我去看看有何好吃的吧!”

    “呵呵呵……你呀你!”

    铜铃道长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笑容灿烂的脸上见不到一丝的责备。

    看着二人有说有笑的离去,笑湖戈不禁长叹了口气,神情烦忧,对于此次发生的一切,他该如何与师傅说清道明呢?

    ……

    九尾殿要翻天了。

    几乎整个妖界都在传,自玉狐大人被妖尊从夜笙宫赶出来后,便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比之前更为恐怖。

    而恐怖之处在于她一不打砸物品,二不拿小妖出气,只是一声不吭的坐在寝殿门口发呆。

    这一坐,便是一整天。

    大家伙都说,这个无声的脾气比有声的脾气更为可怕。

    她定是将这一千多年来养成的性子慢慢汇聚成一片,等着时机爆发。

    因此,主子还没发言,整个九尾殿的大小妖精都已是人人自危,惶恐不安。

    溜的溜,逃的逃,那些个走不了的也是能离她多远便离她多远。

    九尾殿在一日之间空了近半,几位大人倒也是心宽,任由他们带着殿内的值钱物跑走,不阻拦不斥责。

    比起亲妹,这些人与物根本不值得一提。

    “大哥,我当真有这般可怕吗?他们一个个的视我为恶鬼,为索命绳,平日里避而远之也就罢了,如今……”

    看着远处一个小妖将怀中的金银珠宝不小心洒落了一地,又慌慌张张地拾起,漓洛不自觉地抱紧了自己,垂头盯着地面。

    “不,别人不懂,大哥懂。九妹乃是这个世间最善良的人,是他们不识趣,不会识别人心。”

    漓洛抿嘴苦笑,“那他呢?他是否也如同这些小妖一样,不会识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