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冻天冰仙 > 第五十章 围宫
    九重天界,要么如死水一般平静,要么像火山一样爆发。

    看着梦姬将昏迷的天帝摄走,想起人鱼那句“八月十五”、“龙王失踪”,想想刚刚酒宴上喝得酩酊大醉歪歪扭扭的众神,望着四下黑漆漆的夜色和透着诡异光芒的月亮,阵阵凉意自我脚下向上蔓延至全身,不祥的猜测搅得我心急如焚。

    我迅速隐身,急急往凌霄殿正门飞去,果不出所料,殿门紧闭,门前站了好几排穿着奇怪蓝色铠甲、面色凝冷的天兵,铠甲上刻划的图案,依稀可辨,是鱼类花纹。

    我立刻确信了刚刚的猜测,不想这一局的阴谋阳谋,竟是敖闰赢了。

    动作之快,令人咋舌,仅于梦姬一曲之内,九重天就变了天,我甚至连一丝打斗之音都没有听见,可见敖闰计划之周详,手段之狠辣!什么敖荣、龙母、名单上的人,都不过是他的棋子和计划,而他真正的合作伙伴,却是梦姬。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若不出所料,所有高修为神仙府邸都已被控制,也许酒里面还加了料,而我庆幸于只喝了两口。

    我飘上大门,开着天眼努力穿透殿门看向里面,竟是一片漆黑寂静。我旋即飞回雪英殿,也是同样蓝色鱼纹铠甲的几排天兵死守于门口,殿门紧闭。

    “小白!”我隐身贴于门上,向殿内白泽兔密语传音。

    “冰凝,我们突然被锁里面了,我觉得是西海的兵,你赶紧走吧!”

    冷静、理智!我慌忙又往弥罗宫大门飞去,现在还是赶紧出了弥罗宫去外面看看情况比较紧要。

    弥罗宫也是大门紧闭,门内也是几排蓝色铠甲天兵背对宫门站着,不用猜也知道,门外定是同杨阵仗。

    我隐着身形飘至高处,准备从大门上方越过去,不想竟布有结界!

    这结界貌似不那么容易破坏,若我运用灵力冰凌或者寒月破它,必然会现出身形,而现在我明显是寡不敌众,怎可暴露自己?

    思忖再三,我折返回去,继续隐着身形在弥罗宫的各个殿宇间穿梭飘荡,不可能一个自己人都没有啊?九重天的守卫天兵天将都去哪里了?

    正郁闷地飘着,耳边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吓得我差点惊叫出声。

    “冰仙!是我!”

    哎?竟是杨大侠的声音!可是他人在哪儿呢?他怎么看见我的?

    “我在你左边,也飘着呢!我是用额上第三只眼看见的你!”杨大侠急切提示着,想是看见我一脸茫然地东张西望,只得不甚礼貌地拆穿我的隐身能力还不甚优秀的事实。

    不过现下,本仙真是前所未有的庆幸自己不够优秀,不然优秀得连自己人都找不到我,岂不悲叹?

    在这被困于宫的境地下,遇上杨大侠如他乡遇故知,我激动得将将就要热泪盈眶,急急问他:“弥罗宫里怎么一个自己人都没了?我们九重天的天兵天将这么弱的吗?都被西海兵灭了?”

    “不是不是,冰仙莫急,刚刚因有人用了迷笛催眠,所有我们自己的兵将都昏睡过去,才被西海的人给控制住,不知关哪里了。”杨大侠一本正经地解释着,可是没一个字是我想听的,都被控制关起来不就跟没人一样嘛!

    “但是,几个修为高的还没离开弥罗宫的神仙抵抗住了,大家都反应过来,知道寡不敌众,都隐着身呢!”杨大侠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丝欣慰。

    好吧,就这句听着心情还好点,还好有神仙没散场走那么早,算这帮人还有点脑子,知道隐身。不过大家彼此看不见彼此,怎么团结协作攻克难关?

    “他们互相看不见,但是小神第三只眼可以看见,刚刚已经把大家聚集于云海那里了。现下大家特地让小神出来再飘会儿,寻找还在弥罗宫隐身飘着的仙友!”杨大侠劈里啪啦解释了一番。

    优秀,真是太优秀了!

    我们一路急急飘到云海,杨大侠用声音引领着我与其他隐身的仙友们会合。

    我随便找了个空地坐下,哎?这地上怎么还有个软垫子?

    “哎哟!谁啊!”

    哎?金星的声音!

    “是我,太白仙上,我是冰凝啊!”我兴奋地轻轻叫道,现在说话都要很轻很轻,以免被西海的人听见。

    “哎哟,冰仙啊,挪个地儿,你坐在老夫肚子上了!”

    呃……好吧。

    “冰丫头,你可来了!”亲切的月老仙师貌似又在老泪纵横。

    后来,大家就这么对着一片空白,匪夷所思地交流起来。当然,只有杨大侠看得见这出滑稽好戏。

    现下这里聚集着这么几位,二郎真君杨大侠、冻天冰仙冰凝、太白金星、嫦娥姐姐、朱雀君、度厄星君,月下仙人,没了。

    七个人正轻声轻气如火如荼地商量着下面的对策,忽见云海开外的远处有道道金光飞过,接着那些金光在地面铺散开来,然后,一片蓝光也铺散开来,两片光就这么搅和到一起,一片厮杀声登时响起。

    “我们要不要去帮忙?”我急忙对着一片空白问着。

    度厄星君的声音沉着响起:“是皇重司的人带兵来战了,武将跟我走,文官留在这!”

    旋即,杨大侠、朱雀君、度厄君三人现出身形,一行三人手持法器,向那堆混乱的光亮处飞去。

    至于我,既不是武将也不是文官,遂十分稳妥地给自己安排了个任务留守云海,保护文官和姑娘。呃,好吧,其实最主要是本仙见那里人太多,便不想去凑热闹了。

    我就说,九重天的天兵天将岂会这么容易被打败,虽然天帝老大不在,失去了总指挥,但是天帝老大养了这么多年的将领和特务机关人士也不是白养的。现下,弥罗宫内的叛党已经全部被剿灭,之前被关起来的我方兵将也被解救出来,包括白泽兔和小黑。

    可是我们依然是被围城的状态,尽管弥罗宫夺回来了,但是我们却出不去了。

    天帝陛下自己掌控着九重天的全部兵权,此番来解救我们的是天界特务机关皇重司的军队,皇重司天兵数量有限,仅能清除弥罗宫内叛党。而此时弥罗宫外已经被西海大军团团包围。

    皇重司军队的一些优秀将领齐心合力在弥罗宫门处布设了无数道重叠强力结界,西海大军一时半会儿也是无法突破。

    皇重司掌司千里眼、副掌司顺风耳,还有我们这留守的七位仙友,现下聚集于凌霄宝殿正厅,商量着下一步战略。

    讨论总结下来,我们首当其冲的任务便是找到天帝陛下的兵符,并选出一人暂时执掌兵符,调动弥罗宫外面的军队,方能解决此燃眉之急。

    这可不是一个好差事,天帝陛下杀伐决断、生性多疑,且即使得了兵符,也未必能成功调动军队,成功调动军队,也未必能指挥好,战胜西海大军。

    而即使我们胜利了,迎回陛下,天帝也未必会放过执掌动用他兵符的人。表面上也许不会怎么样,甚至可能会嘉奖赏赐,以示救驾保卫天庭的功劳,但是以后,很有可能被天帝找机会除去,以解其心中担忧。毕竟,天帝很难容下第二个可以执掌兵符、成功调动天界大军、战胜叛军的人。

    这些道理,在场的我们都明白,可是总要有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本仙自是不会担心,一则本仙是冻天城的人,还轮不上本仙来插手你们天庭的事,二则本仙是姑娘,打仗征战夺权调兵这些事,自有你们这些向往权力的男神仙去纠结,三则,本仙年龄最小,修行时间最短,虽说天赋异禀可能修为比你们在场的一些人高,但是现下这种大事件,自是应由资历深经验足的神仙去担待。

    可是,天不遂人愿,有时候,有些事,真正是避无可避,无需再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