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冻天冰仙 > 第八十三章 沼泽
    漏尽更阑,夜凉如水,民间客栈门前石阶上,肖氏佳人并肩而坐。

    “凤年,不早了,他们都睡了,我们也回房歇息吧。”肖铃儿纤纤细指轻轻搭在肖凤年肩头劝道。

    “夏弦他们三个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肖凤年一只手肘撑在膝盖上,修长的五指微微蜷曲撑着秀美的下巴,面色担忧道。

    “不会的,他们很可能在一起,没事的。”

    “铃儿,我今天又去找裴姑娘问事情了,她说的是真的吗?虽然我记不得,但我真的无法想象自己曾经这么的……禽兽不如,我想不通,我不相信……”

    “这些都过去了……”

    ……

    此时此刻,黑幕低垂的夜痕山沼泽地中,四人三马正在苦苦挣扎着站立起来。

    “不要乱动,越动陷得越快!”洛风提示众人道。现在,沼泽泥浆刚刚淹没到他们几个人的膝盖。

    “你这倒霉催的小贼!害死我们了!”夏弦指着红人儿骂道,那红人儿竟嘤嘤哭泣起来:“我才十七岁……我不想死……”

    “你都十七岁了?我以为你才十三四岁呢。”冰若心知再骂他也无用,看他这可怜兮兮的模样,语气尽量放轻松,好让大家都不要再急躁,冷静下来想办法。

    “真是有意思,我们三人同年同月同日生,此番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了……”夏弦低头轻笑道,洛风叹了口气没有答话。

    “我又不和你们同日生,凭什么要陪你们同日死!你们这些混蛋!为什么追我!”红人儿一边哭一边吼道。

    “你生辰什么时候?”冰若随口问道,“开皇十八年一月六日,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三人一惊,不想世间竟有如此巧合,难道是拘魂鬼按照生辰统一集中拘魂?

    “玉玺呢?”洛风偏头看着红人儿严肃问道。

    “你们……原来是为了传国玉玺?你是洛风?”

    “没错,你叫什么?”

    红人儿擦了擦泪,勾起笑道:“我叫阎红儿,我只知道云州洛府家公子和一个猎户村的姑娘在找它,原来就是你们……”

    随后,这阎红儿向他们介绍了自己,原来他的家乡在雪雾冰原,出生后因为浑身通红被父母和兄弟姐妹嫌弃,在家被虐待到十二岁便离家出走,开始以行窃为生。

    “传国玉玺是在我身上,但是这东西是别人送给我的,我千里迢迢赶来柳州找圆玑道长鉴别真假,不小心掉在地上被那裴耀光捡到,我当时急忙回头要他还我,他却让手下人来打我,自己霸占了我的宝贝!我当然要偷回来!”

    “把玉玺给我!”洛风厉声命令阎红儿,阎红儿冷冷道:“凭什么?都快死了,还惦记这些……”

    说完,阎红儿偏着小脑袋望向夏弦问道:“你这人又是为何掺和进来,你的家人也被软禁了?”

    夏弦怒道:“少废话,把玉玺拿给我们,不然,我现在就弄死你!”说罢,夏弦扬了扬手中的长枪。

    “无所谓,早死晚死都得死,来个痛快的吧……”

    夏弦现在心里也有点发怵,他本只是武平县一家夏姓人家的孩子,因为武平县那个变态杀手的连环命案,夏氏夫妇被杀,在里屋熟睡的三岁孩童幸免遇难,被赶去勘察的展捕头发现并收养。

    后来云州洛府原先招的武艺师父生病回乡,洛成宇便请了远近闻名武艺高超的展离进府教导洛风习武。展离没有妻室,一直独自抚养夏弦,便带着夏弦一起进了洛府,与洛风一道习武。这一去就是五年,其间洛风与夏弦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兄弟,直到夏弦十五岁时被展离带回武平县衙,入职做了县衙捕快。

    这些找玉玺宝藏的事情本就与他无关,此番白白送掉小命着实令人哀叹。

    夏弦也只是吓唬吓唬阎红儿,自是不可能真的下手杀他。眼见沼泽泥浆渐渐淹没到他们的大腿根部,众人皆焦虑非常。

    四个人一起高声呼救,可是空旷幽静的山谷中只能听见他们的回声,根本看不到其他半个人影。

    “我们这么喊,那老道士到底能不能听见?”夏弦几尽绝望问道。

    “若是醒着也许能听见,可现在……”洛风捏着眉心,垂目摇头。

    ……

    又过了一个时辰,四个人喊得嗓子都哑了,却依然见不着半个人影,连个鸟啊兽啊的都不曾出现,真正令人绝望。泥浆已经过腰,三匹马儿的十二条长腿也已看不见了。

    冰若心中大恸,爹爹还在等着自己回去呢……

    “啊!有东西!”阎红儿圆着眼惊恐叫道,声音发颤而惊悚。

    接着,冰若便发现身旁阎红儿开始往另一边歪斜,仿佛有个力量在下方拖拽着他的一条腿!

    冰若心下一惊,条件反射地抓住身边阎红儿的一只胳膊往自己身边拽,与那下拖他一条腿的力量拉扯对峙。

    她对这阎红儿本无半分情意,只是洛风和夏弦都离她和阎红儿有不少距离,根本够不着,能拉住阎红儿的只有她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只是个小贼,不过既然马上就要死了,还是抓紧时间积点阴德吧。

    不过泥浆中那拖拽阎红儿的力量并不弱,冰若自己都被拉得略略向阎红儿方向歪斜过去。

    “梁冰若!你疯了吗?!”夏弦胸口深深起伏着。

    “冰若,快松开他!”洛风蹙眉唤道。

    那阎红儿眼泪汪汪,不住地哽咽,说不出话来,也不知是害怕的还是感动的,冰若心中焦躁非常:“下面到底什么玩意儿?你别哭了!”

    “呜……我不知道,它咬着我的小腿肚子……好疼……”

    一阵夜风袭来,凉风拂过让众人恢复了一丝理智,大家商量好保持冷静,储存体力,坚持到日出再一起呼救,那时候也许会有上山的人听见,或者圆玑道长醒了可以听见。

    冰若依然死死抓住阎红儿,虽然她也很害怕,可是她知道即使放手也只是让阎红儿早死一段时间,自己晚死一段时间,还积不了阴德,而若拽住他,二人尽量多撑一些时间,等到天亮喊救命时也能多个嗓子,刚刚她听那阎红儿的喊声,小鸭子破锣嗓音还是挺有穿透力的。

    随着时间流逝,七个躯壳缓缓下降,泥浆爬过他们的腰、胸、肩膀……马儿们的脖子以下也渐渐看不见了……

    太阳初升那一刻,四人便开始齐齐拼命呼救,却还是一直无人过来。泥浆爬上马儿的脖颈,马儿开始惊叫,搅得他们四个更加恐惧心乱。

    “冰若,回答我,来世,允否?”洛风深吸一口气,眼中泛起水雾看着冰若,洒然笑问。

    冰若已经无心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她的心脏因为即将到来的死亡恐惧感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什么鬼来世,我不要,我只要今生,我不要死!”

    夏弦无声忍泪,有些话直到临死他都无法说出口,谁人知道他现在有多难过?!

    ……

    圆玑找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泥浆都快要爬到他们脸上了。那时他们一个个眼神空洞绝望,俨然一副等死模样。

    道长一甩拂尘将这七个倒霉鬼一个个从沼泽中拔了出来,丢到一边草地上。阎红儿小腿肚上还有很多小牙印,也许是一群调皮泥鳅在下面扯的他。

    众人皆已被大悲后的大喜惊得一愣一愣,夏弦倒是最先缓过神来,饱含委屈的吊梢眼紧紧盯住圆玑道:“你……你就不能早点起床吗?!”

    ……

    几个人共同经历了一番生死,谁也顾不上再纠结什么玉玺,但是分手时,阎红儿却对冰若道:“那人送我的玉玺,圆玑道长鉴定过了,是真的。但是一年前我就已送回雪雾冰原,我会在那里等你。”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洛风问道。

    “你们太慢了,我有捷径,但是你们走不了那条路,后会有期!”说罢,阎红儿又朝冰若粲然一笑,朝着北边飞跑而去。

    冰若他们没有继续追,三人谢过圆玑道长,骑上各自的马儿飞奔回到民间客栈,找到同行的另外五人,说明情况,一道即日启程向北行进。

    八人八马路过徐家字画铺,冰若扫见店里有个女子正在柜台前与买画客人有说有笑,定睛一看,竟是裴秀婷。

    肖凤年也看见了,急忙下马去那店里与她道别,其他人呆在马上等在徐家字画铺门口。

    少顷,徐子山手拿画卷,跨出铺门,向着冰若一行人迎面走来,在冰若马前停下脚步,面带微笑:“徐某经姑娘一番指点,醍醐灌顶,已经从春香楼赎回了裴姑娘,以后徐家字画铺赚到的钱,皆有裴姑娘一半。”

    冰若心中一暖,回笑道:“徐公子如此行事,冰若佩服。”

    徐子山将手中画卷递于冰若道:“还请姑娘收下,虽然浸了水,墨迹有些糊,但毕竟是徐某已经送出去的东西……”

    冰若虽觉得带着这个东西有点累赘,但还是礼貌收下了。将那画卷绑在月霜背上,冰若下马向徐子山拱手道:“多谢徐公子,冰若祝徐公子生意兴隆!”

    肖凤年出来后,八人聚齐再次向裴秀婷和徐子山告别,随后迎着徐徐暖风,策马扬鞭向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