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冻天冰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双风3
    冰若原本以为这是一个没有白天黑夜交替的古怪空间,然而就在一刹那,洁白光亮的环境就突然变成一片漆黑,然后冰床两丈开外,多了一张上有烛光摇曳的四方冰桌,和一个冰椅。

    那一身华贵龙纹锦袍的风神正坐在桌边,借着那冰作烛台上的荧荧火光,仔细阅读着一些书册。

    冰若被这突如其来的黑夜、烛火、桌椅、和风神吓了一跳。她刚刚正和小风一起坐在冰床上玩猜拳游戏,小风太笨了,她教了好久小风也不曾学会,但是这并不重要,至少教他的过程也是一种打发无聊时光的方式。

    冰若用眼神示意小风躺下,自己却缓缓爬下床,蹑手蹑脚向冰桌走去。

    “别过来。”一片寂静中低低的,冷冷的三个字让人脊梁骨上禁不住升起层层寒意。

    冰若立即停下脚步,立在冰桌一丈开外,小心翼翼道:“我……是想问……怎么突然黑了……”

    “你该睡觉了。”风神淡淡说道,他说话时眼睛都不曾抬一下,冰若都不知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刚刚在朝他走去的。

    冰若只好在冰床边的软地上躺下,她面朝冰桌躺着,假装闭上眼睛,其实留着一道细缝在观察。

    她现在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的,一切都是那么奇怪,她想见到真正的洛风,她想念夏弦,想念肖铃儿他们,想念爹爹……冰若庆幸在来到此地之前夏弦看到了自己,她心中飘过一丝甜蜜和安心,夏弦因为她在山间失踪便守在山里寻了她一年,此番,夏弦既知她的位置,一定会说服大家在那里等她的吧……

    冰若的思绪渐渐飘向冰桌前的男子,这人绝对不是洛风,但是他却问过冰若一句“你不认识我了吗?”如此看来他是认识自己的,可冰若不敢多问,也许是他太古怪了吧,比之那智障小风更加古怪。

    冰若之前将洗干净的一篮子碎片交给他时,他居然说:“都已碎了,再洗又有什么用。”然后就一甩袖袍,顿生一阵旋风,将那一篮子碎瓷不知吹到哪里去了。可是,明明是他让自己去洗这些破碎玩意儿的啊,他如此古怪矛盾,更让冰若平添了好几分惧怕。

    从冰若现在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烛光映照下他略显苍白的侧脸,精致而立体,有一种忧伤孤寂的美感。

    他看书的时候很安静,眼睛全神贯注那些字里行间,修长的眉峰偶或稍稍一抬,挺拔的鼻梁,半垂的眼睫,微抿的唇线……勾勒出一个精致剪影。

    冰若忽然觉得找到了一丝洛风的感觉,她不禁心跳加速,期待着那唇瓣可以向上弯一弯。她坚信只要这人微笑起来,定和洛风一样多情雅致,然而她也知道,这个风神是绝对不会笑的。

    “你在看什么?”寒凉一句问话伴着他如点漆的双目望向冰若的眼睛,他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少女正在悄悄观察他。

    冰若不敢再装睡,她完全睁开双眼,看向风神,他的眼睛黑得像无水的深井一般骇人,沉如最深最暗的夜,不带波澜地吞噬万物,一旦卷入便是尸骨无存万劫不复……

    “我……是想问……你……认识洛风吗?”

    他没有任何不同于之前的表情,一边冰冷地望着冰若,一边缓缓起身向冰若走去。冰若警惕地急忙坐起来,向冰床一侧挪动,直到后背紧紧贴着那凉飕飕的冰床侧壁。

    风神缓步走到冰若面前,十指交叉于胸前蹲了下来,逼近冰若,鼻尖对着鼻尖:“你想他吗?”

    冰若心中一片混乱,风神的这个问题纯属答非所问,而且问得也太过暧昧,让她不知如何作答。他靠得自己如此之近,周身皆是冰冷凛冽的气息,压得冰若喘不过气,甚至不敢直视于他。

    冰若目光垂落,微微颤抖道:“我……自然是想见到他的……”

    风神面色一晃,刹那凉薄。

    冰若的心中也是一片冰凉,她感受到较之方才更加寒冷的气氛,一点点的希冀逐渐没入深渊。

    风神什么也没说,缓缓起身走回冰桌,一挥袖摆,烛火灭了,周遭又是一片黑暗。

    “你该睡觉了。”

    无平无仄的一句话后,冰若虽然看不见,却感觉到他的气息渐渐远去。再然后,冰若在无尽感伤之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一觉醒来,眼前还是一片漆黑,冰若觉得心情十分不好,她转了个身,轻轻敲了敲冰床侧壁。

    “小风,你醒了吗?”

    “我早就醒了,哥哥怎么还不来呢?”

    冰若起先不明白小风为什么这么说,但很快她就懂了,因为小风说完不久,冰若就感觉到风神的阴冷气息出现在身边,然后又听见了挥动袖袍的声音,接着四周就突然恢复了一片洁白光亮。

    “吃早饭吧。”冷冷一句之后,他就走了。冰若身侧又多了一个篮子,还是盖着一块洁白无暇的锦布。

    篮子里是两碗豆浆、两盘煎饼果子、两个香喷喷的大肉包、还有两个红彤彤的大苹果。

    “太多了,我吃不下。”小风撅起嘴说道。

    “吃多少算多少呗。”冰若淡淡说道。

    “剩饭剩菜会被哥哥骂。”

    “你哥哥几乎不讲话,不会骂我们的。”

    “你来之前,他会和我说很多话呢,你来了他便不说话了……”

    “是吗,好吧,小风乖,他不与你说话,姐姐与你说,咱们吃饭吧。”

    ……

    他们二人确实吃不下这么多,剩下不少,冰若的苹果只咬了一口就丢在篮子里。

    “小风自己玩一会儿,姐姐去洗盘子。”冰若拎起篮子,轻轻拍了拍小风的脑袋,便转身向之前那个水池方向走去,没走几步便迎面撞上正走过来的风神。

    这个风神每次出现都十分诡异,因为在这个空间,除了冰床冰桌椅冰烛台,还有随着风神出现而出现,风神离开而离开的书册,根本没有其他任何物件。照理说视线应是极开阔,但冰若却从来没有看见过风神到底从哪里走过来,他仿佛从天而降,又仿佛从地里冒出来。

    风神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向冰若伸出一只手,冰若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他是让自己把篮子给他的意思。冰若暗想不妙,里面剩下来的食物她还未来得及丢掉,这下怕是要被惩罚了。

    冰若惴惴不安地将篮子递给风神,紧张地盯着他手上动作。风神接过篮子,轻轻将布盖一揭,眼光冷冷向下扫了扫,然后缓缓抬眼看向冰若。

    冰若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敛眉垂目嗫嚅道:“实在……吃不下……”

    风神静默片刻,幽幽道:“所以你准备扔掉吗?”

    冰若不答,她不敢撒谎,也不敢承认。

    风神又道:“我记得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嫌多,便想扔了吗?”

    冰若还是不敢抬头,她隐约觉得风神的话似乎话里有话,只是她还不甚明白风神的具体意思。

    “既然嫌多,干嘛不在吃它们之前选好要吃哪一样或者哪几样?为何你每样都要咬一口?”

    冰若似乎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但却搞不懂他为何要与自己这么说话。

    冰若的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下扫的余光看见风神从篮子里拿起一个残缺一口的苹果,上面的牙印确实是冰若的。

    他把苹果伸至冰若眼前,将所缺的一口正对着冰若的瞳仁,冰若只觉那苹果缺口已经凉丝丝地快要触碰到自己的睫毛了。

    “它原本好好的,你咬了一口,丢了,算什么?”

    风神最后三个字凉凉拖了长音,敲得冰若心头一颤,这冷若冰霜的一句问话已经很明显了,冰若心下懂了七八分,虽还有疑惑,但知道此刻不宜多问,她一把抓过那被自己咬了一口的苹果,放到嘴边就开始继续啃起来。

    她吃得又快又急,没咬几口就噎到了,开始不停地咳嗽。

    风神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苹果,淡淡说道:“吃慢点,它不在乎你吃得有多快,你只是不该丢了它。”

    冰若放慢咀嚼速度,完全咽下嘴里苹果后,自己又从风神手里抢过剩下的苹果,不快不慢地继续啃着。

    她一直没敢抬头看风神,但是在她继续吃苹果的同时,风神便拎着篮子转身走了。

    冰若本就已经吃得饱到不能再饱,这下又硬塞进肚一个大苹果,真是难受至极。她捧着肚子慢慢走回冰床,躺在了床边地上。

    “姐姐又要睡觉了?”

    “小风乖,姐姐太撑了,需要躺一会儿……”

    ……

    自那次苹果事件之后,风神虽然还是很冷漠,但却再也没有为难过冰若,既没有再让她去洗过一次碗盘,也没有再给她过多或者过少的食物,一切都安排得恰到好处。

    风神每天都会按照他自己设定的时辰来给冰若和小风送饭菜,也会很规律地让这空间有白天黑夜之分。每个夜晚,他都在冰床两丈处的冰桌点着烛火看书,在冰若的观察下,风神看书册的表情基本没有任何变化,但只是“基本“,并非完全无波澜,只是那波澜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冰若有时候大着胆子又问他这是什么地方,认不认识洛风,如何出去之类的问题,他便板着脸不予回答,冰若心知无望,便也就放弃了。

    冰若趁着风神不在,时常诱导小风透露一些关于这里的事情,后来发现,小风比她自己还要无知。

    最后,她注意到那些厚厚的书册,然则那些书册似乎总与风神形影不离,且风神从不允许冰若在其夜读之时靠近冰桌。

    冰若直觉那些书册也满是古怪,或许其中便有这个奇怪空间的内幕也未可知。只是如何才能看到书中内容呢?冰若又陷入日日夜夜的冥思苦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