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冻天冰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严冬已至(1)
    破晓的清冷晨色中,带着一丝寂寥。冰若裹着裘衣,在及膝的沉厚积雪中一步一步地走着,呼出的气息在寒冷的空气中交织成蒸腾的雪白雾网。她神色宁静,一头黑色长发在冷风中飞扬,与满世界白色呈现鲜明对比。

    自从冬天来临后,胡阿棣就缩在墓窑最深处再也没有出来过,他说只要接近风口,那寒意就会将他冻死。对这个说法冰若不以为然,因为她体会过外面的气温,是很冷,但并不像胡阿棣说的那么冷,冷到可以把活物都冻死。

    连续好多天,冰若都没有在林中找到过活物,她仍然坚持每天都出来寻找,她不信这种温度下真的没有动物出没森林了。越往前走,冷风愈疾,空气愈寒,但是这对冰若来说并不算什么,她在爬至坡顶时闻到了令人兴奋的血腥味,心中大喜,终于有活物出现了,尽管是一只受伤流血的活物。

    冰若加快脚步向坡下跑去,坡下是一条不知名的河流,一路上积雪渐渐变得稀薄,她一路疾奔,脚后溅起一片翻飞雪雨,一直跑到了坡下河畔。

    河畔的浅薄水面上有许多浮物,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冰若用长长的树枝在水中拨动着那诸多浮物,寻找那隐藏在雪堆之下的崎岖地面,以及可能冒出来的血腥来源。

    她终于看见了那血腥来源,一个巨大的黝黑的身形半掩在血渍斑驳的雪堆里,绵软而无生气,蓬松的黑色绒毛已经结冰,腐朽的气息紧附其间。冰若隐约瞥见它无神凹陷的眼窝中爬满蛆虫,咧嘴内满是黄牙,但真正吓到她的,是这只动物尸体的模样,竟与她的黑子一模一样,尽管它已经衰败至此,冰若还是能看出黑子的轮廓。

    可是它怎么可能是黑子呢?黑子应当远在大苍国武平县的兰若寺内与白奶奶为伴,怎么可能死在这里呢?思及此,冰若自嘲一笑,一定是林中的一只普通黑色野狗,与黑子长得像而已。

    她哪里知道,眼前的这只黑狗尸体正是她的黑子。黑子毕竟不是凡犬,白奶奶过世后,它自觉寿数将至,只想在死前见冰若最后一面,于是寻着冰若的气息,拖着病体跋山涉水,一直坚持挨到了亡命海边,倒在海水之中,尸身一路飘洋过海至雪雾冰原,被饥肠辘辘的野兽拖至林中准备果腹,结果那野兽还未开始吃它的肉,便冻死了。随后,黑子的尸身又在野兽冻死的河畔随着冷风与流水,飘至此处。

    冰若转过身,迈开步子往回走,忽而听见有人在叫她,转眼一看,河对岸有个蓝色的人影正在一棵松树旁朝她呼喊,正是一身蓝色铠甲的白名。

    冰若见到白名,一阵欣喜,旋即发足绕着河岸跑动,白名也朝着冰若的方向绕岸而奔。

    二人相见又惊又喜,一边走路一边诉说着各自经历。

    “蓝甲兵团的士兵全部钻到亡命海里去了,没人管我,我就跑出来了。”白名说道。

    “钻进亡命海?不会淹死吗?”冰若惊道。

    “这群怪人,我看根本就不是活人,真是受不了,我已经快要被逼疯了……我好想念武平县,好想念兰若寺,还有奶奶……”

    “哎……”

    二人路过黑狗尸体,白名余光扫见了,顿住脚步,直直看着它。

    “怎么了?”冰若问道。

    “冰若,你没看见那只黑狗吗?”

    “我看见了,已经死了好久的样子。”

    白名蹙起眉,向那黑狗走去,冰若急忙跟着他。

    二人行至黑狗尸体旁边,白名蹲下身定睛查看,忽然失声痛哭起来,肩膀耸动,泪如雨下。

    冰若一时莫名其妙,然后似乎想起什么,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别那么难过,它不是黑子。”

    “你……你怎么……知道,它不是?”白名泣不成声。

    “黑子怎么可能过得了亡命海?你别难过了,就算它真是黑子……它已经活了二十多岁了,对一只狗来说,也……”

    “我奶奶走了……”白名忽然打断道。

    冰若一怔,忙道:“何以见得?”

    “我养过黑子一段时间,我知道它多么有灵性,你离开之前让它好好陪着奶奶,它绝不会丢下奶奶自己来找你……这说明……”

    冰若心中一沉,这一茬她还确实没有想到,不过她断然不会相信这只黑狗就是黑子。

    “好啦,它不会是黑子的,我们赶紧回墓窑吧,那里暖和。”冰若边说边扶起了白名。

    白名将信将疑地随着冰若离开了河畔,往墓窑走去。

    他们来到墓窑,却感到周遭有一股诡异的气氛,空气中弥漫着美妙但奇怪的梨花清香。冰若仔细回忆这个熟悉的香味是什么时候闻到过,猛然想起,是在雪雾冰原见到洛风时他身上的味道。

    “洛风!洛风!你在哪里?你出来!”冰若双手笼于唇边原地绕圈大声呼唤,白名看得满脸惊诧。

    “冰若,洛风也在雪雾冰原?他人呢?你怎么知道他在附近?”

    冰若不答,继续叫着洛风的名字,许久无人回应,她急急下到墓底,白名也忙跟着下去了。

    他们一路疾走,终于在胡阿黎的石雕前看见正对着雕像伫足详观的洛风,依旧清雅无双一袭白衣,在这寒冷冬季看上去甚是单薄。

    “洛风,你可算又出现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冰若惊喜问道。

    洛风偏过脸,淡然一笑,似是一点也不惊讶,他又看了看白名,问道:“蓝甲兵团情况如何?”

    白名惊得张了张嘴,不可思议道:“那些人钻进亡命海了……洛风,你什么时候到雪雾冰原的?你不会也是坐大千船来的吧?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从蓝甲兵团出来的?”

    洛风笑而不答,冰若猛然发现他的左手上拎着个黄橙橙的包裹,与那装夏南朝的玉玺的包裹一模一样。

    装玉玺的包裹,不是应该被夏弦带回大苍了吗?

    “你手上……是什么?”冰若颤巍巍伸出手指,指了指洛风左手上的物件。

    洛风微微向下扫了扫那包裹,扬唇一笑:“这是夏南朝传国玉玺。噢不,传国二字只是个传说,其实这个玉玺只有一百多年历史,算不得真正的传国。”

    “它怎么……会在,你手上?”冰若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她忽然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紧张得说话都结巴起来。

    洛风正色道:“洛家祖先受恩于夏南朝历代国君,世代守护夏南朝。当年夏南朝三万大军跨度亡命海的百艘巨船都是洛家准备的,自是知道关于玉玺和财宝之事,代代相传。”

    “可是你以前为何从未告诉过我?”冰若质问洛风道。

    “因为我也是刚知道不久,现在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至于有些人,却是明明知道一切,还瞒着你。”

    “你……什么意思?”

    “冰若,你好好看看这个胡阿黎,你不要问我怎么知道他叫胡阿黎的,你看看他。”

    冰若越来越紧张,牙齿都开始打颤,她说:“他长得像夏弦,我知道。”

    洛风冷冷一笑,又道:“所有人千辛万苦来到雪雾冰原寻宝,都有自己的目的。夏弦,亦不例外。”

    “洛风!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当年,他是为了……你、和我!”冰若不知为何,听到洛风这样的语气说道夏弦,竟是气得浑身血气翻涌难以克制。

    洛风沉下脸,直视冰若双眼,一字一句说道:“为了守护朋友,而放弃安稳的生活,与你我不辞万里跑到这么个鬼地方?冰若,你真的信吗?我现在就告诉你,夏弦,武平县衙的一个小捕快,他是胡阿黎的后人,他是为了找到玉玺和财宝,为了复国,他自始至终只是在利用你和我找到这个东西。他费尽心机让你爱上他,这样他就能轻而易举得到玉玺,然后,带着玉玺,用最冠冕堂皇的理由,离开你……”

    白名震惊的双眼看向冰若,他从冰若的眼中看到了八个字风云变幻、天塌地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