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神之曼陀诅咒 > 第八十二章 木彤
    在玉墨的拉扯下,清涵随其来到府外。

    只见门外停着一辆辆马车,显然是玉墨在门外等着有些时候了。

    他见她一直不出门,恰好推门而进,不料见到眼前的一幕。

    “走吧!父皇还等着在!”

    玉墨见她有些发愣,轻捏一下她的手掌,而后松开。

    细小的动作清涵也是有所察觉,并未有太多表示,在他的搀扶下坐入马车内。

    一路无话,玉墨闭着双眼,安静的端坐在马车内。

    他并未打听刚才到底为何事而吵。

    清涵不愉悦的心情一路上倒也恢复了很多。

    马车迈过层层山路,很快开进一座清僻的高山中。

    清涵从马车上下来后,眼前看到的是一节又一节阶梯。

    远处隐约可见一座宁静的寺庙,门匾上刻着三个大字,佛隐寺。

    迈过台阶,耳边还能听到寺庙内传出的念经声。

    台阶看上去不高,爬起来却极常的费劲。

    往日里来这里烧香拜佛的人都是要踏过层层阶梯,俗说:踏过千难万阻,佛自心上生。

    清涵踏过阶梯来到佛隐寺庙前时,一旁的玉墨也紧随其后。

    他气息平稳,显然刚刚并未消耗太多的体力。

    清涵见一旁的玉墨盯着自己不走,不由得轻吟一句,“走吧!”

    看着迈步离去的清涵,玉墨心中的疑惑之色更浓。

    令他奇怪的是身边的清涵竟然如他一般,丝毫未有喘息。

    不禁让玉墨更加好奇,越去了解眼前的女子,他越发觉得充满神秘。

    见清涵渐渐走远,也不在多想什么,紧随她的步伐一同朝寺内走去。

    清涵走进寺内时,一幕幕倒和现代没有什么区别。

    稀稀落落的僧童们扫着庭院,远远就飘来燃烧的香火味。

    就在她准备往里走去时被一道身影吸引了目光了。

    那是一名幼小的儿童,带着一顶寺帽在庙内跑来跑去。

    一旁的僧童对此似乎习以为常并没有去在乎什么。

    “寺庙里怎么还会有女童?”她心中暗道一声。

    “佛隐寺,佛渡有缘人!在这里有老弱病残都不稀奇!”

    玉墨如同知晓清涵心中的疑问,迈前一步到达她的身边,耐心的给她解释。

    她听完恍然大悟,应声点点头,继续朝内庙走去。

    走进庙堂时,里面的庆昭帝早已等候多时。

    清涵作揖行礼后,随着庆昭帝的动作半跪在禅垫上。

    耳边响起僧童们连连敲木鱼的声音。

    她乖巧按照东榆的习俗一步又一步的照做。

    行完礼,拜过佛,求过签,完成一切后,午阳已当空。

    清涵刚一走踏出庙堂,怀中迎面就扑来一个幼小的身躯。

    往下看去,正是之前看到的小女童。

    萌萌的大眼,粉粉的红面颊,扎着两道小辫子,甚是可爱。

    小女童显然也知道闯祸了,揉揉脑袋,睁着大眼朝清涵看去。

    清澈的双眼中露出点点疑惑之色。

    小女童还未说完,旁边的玉墨已经走来,蹲下身子。

    双手轻抚过她的额头,语中充满着温柔,“小朋友,以后不能这么迷迷糊糊了,撞痛了没有!”

    清涵见他这般,不由得翻翻白眼,心想:“这家伙对孩子倒是挺上心的!”

    她还没多想什么,小女童闻声后,目光才从清涵的身上转移到玉墨的身上。

    睁着大大的眼睛,稚嫩的声音响起,“大哥哥你不能和大姐姐在一起!”

    小女童的话音刚落,庙堂外的众人齐刷刷的安静下来。

    清涵显然也是被她的稚嫩言词弄得一愣。

    下意识的张口询问,“小朋友,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啊!”

    “因为……”

    小女童刚想张口说些什么,不料被远处一道沉稳的声音打断。

    “木彤!”

    清涵寻声看去,只见眼前是名布满皱纹的老者,披着一身袈裟,白茫的胡须落到脖颈下方。

    看上去年龄应该很大了,但奇怪的是走起路犹如少年般精神。

    不看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咋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

    老者走出后,旁边的庆昭帝恭恭敬敬的朝他的方向行上一礼。

    清涵才得知眼前的老者就是难得一见的佛隐寺主持,空无。

    小女童本还有生气,话到一半被打断的滋味,当然是不好受。

    一时间嘟起不满的小嘴,不过看清来者是空无主持。

    脾气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小脚丫快速的朝空无主持的方向扑去,嘴边还挂着丝丝笑意,“空爷爷,你都好久没来看木彤了!”

    小女童说完,眼角竟挂起点点泪水,看上去很是委屈。

    空无主持笑吟吟的伸出双手轻抚过木彤的额头。

    随后并未接话,挂满慈祥笑容的脸庞转瞬移到清涵的身上。

    目光集聚在清涵的身上,她忽然有被看透的感觉,浑身觉得不自在。

    一直看下去也不是一回事,见远处的空无主持不说话,她只能干笑几声。

    “不知空无主持有什么需要和我说嘛?”

    清涵先发制人,提前问出一句,打破此时尴尬的气氛。

    空无主持应声才收回目光,双手抚过胡须,缓声说道:“施主,你与我佛有缘,可愿入我佛隐寺!”

    “啊!”清涵显然愣了一下,她万万没想到眼前的空无主持会跟她说这些。

    她可还没想好出家做一个尼姑,要守那么多戒规。

    最主要的是她离回家的目标不是更远了吗?

    当然除了清涵被惊得目瞪口呆外,一旁的玉墨显然也被空无主持的话吓到。

    一时间玉墨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心惊归心惊,清涵很快就恢复过来。

    她刚准备说些什么?不料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被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