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羞竹 > 第九十三章 傀儡
    梅铺镇的集市口,落花流水姐妹二人匆匆忙忙的穿过人群,仿佛周围的嘈杂叫喊声不存在,脸上带着沉重的表情。

    “姐,你说阁主能不能杀了咱俩泄愤?”流水跟在落花身后担忧的问道。

    “不能,这次他跑了也不是咱俩的错。”落花也不回头边走边答道。

    流水听闻此言心神大定,当即便露出了笑容道:“呵呵呵,那真是太好了,只有不杀了咱俩,咋都行。”

    话音刚落,脸色便又沉了下来,仿佛想到了什么,急忙又问道:“不对啊姐,可是少阁主让我们看着他,如果真要怪罪下来还待杀了咱俩出气啊。”

    “不能,别老往坏处想,自打六岁的时候你就担心他杀了咱俩,现在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落花说到此处转头对着此处微微一笑,眼中充满怜爱。眼前的流水可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哦,也是啊。”流水心神大定,嘴角便又挂起了笑容。

    望着落花已经远去的背影,紧跑几步赶忙追了上去,边跑嘴中边喊道:“姐,等等我。”

    落花流水姐妹二人已出了梅铺镇集市口,抬头望了望山腰处的一座巨大宅院,落花抬头望了望山腰处一片巨大的宅院,轻微不可察的叹息一声。山腰处的宅院便是冲天门,世俗人眼中的武林圣地。十乡八镇的村民花着大价钱也要将家中的男丁娃娃送到冲天门习武,若真能习得一身好武艺,日后也可在衙门口混口饭吃,若是学不到真传秘籍,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殊不知在这冲天门里便有着通往八大门之首的传送法阵。

    不多时,落花流水姐妹二人便站在冲天门正门的门匾下,角门中走出一人嬉皮笑脸道:“呦,这不是流水大美人吗,出去买烟去啦?”

    “去去去,死一边去,赶紧让开。”流水看见此人顿时脸就冷了下来,用手一推那人,那人险些摔倒,当即脸色通红,便要发作。死死的盯着流水的背影看着眼神瞟到一旁的落花便又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姐妹二人轻车熟路穿过前院绕过中庭,在后院之中出现一座巨大阵法。阵台上雕刻着古老的奇异纹路,八角阵法的边缘镶嵌着八颗中品仙力石。一名身穿紫色长袍的紫霄阁弟子见落花流水二人当即小跑前来迎接,落花姐姐,流水姐姐,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啊?眼前之人约有十二三岁,说话还带着童音,四方脸,正下巴,一脸英气,却是被那一双小眼睛毁的十分彻底。

    “呀!我忘了,文殊弟弟,姐姐下次给你带。”然后流水一脸懊悔对着眼前的文殊师弟急忙说道。

    一身紫色长袍的文殊乃是外门弟子,平日里外门弟子其实与仆人毫无区别,稍有资质的早就入了内门长老的法眼,成为了内门弟子。

    文殊就算在外门弟子中也是资质较差的,能在这里看门守阵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哦~”前一刻还面笑容,一脸期盼的文殊听到流水的话当即没了笑容,一脸失望淡淡的又道:“好吧~~”

    “是真的,刚才路过集市的时候,我和落花姐姐只顾着说话,忘记给你买吃的了,下次一定给你买好吃的。”

    听了流水的话,文殊又信了,当即对着流水笑了笑道:“好!”

    站在阵法之上的落花见二人聊起来没完,轻轻咳嗽一声道:“咳咳,还请开启阵法。”文殊听了落花的话,赶忙走到阵法旁,将一缕仙力灌入那奇异的纹路之中。顷刻之间,阵法八角镶嵌的中品仙力石,光芒大作。一股奇异的能量将二人包裹,犹如净水湖面落下一颗石子一般。阵法内的空气如水一般产生了一层层的波纹。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落花流水姐妹二人的身体缓缓变淡,随即消失不见。见二人消失后,文殊缓缓收住仙力,阵法上的仙力石也跟着变淡。只是文殊的脸上多了一抹落寞,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双手支着膝盖撑着下巴,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

    一座足能容纳几万人的巨大广场,半空中,一阵水波荡漾。落花流水姐妹二人陡然出现,姐妹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同时点了点头,仿佛在给彼此加油鼓劲。落花流水姐妹二人踏上仙剑法宝,御空向着巨大广场的另一侧掠去。

    广场的另一侧一座比广场还要大的紫金宫殿出现在眼前。宫殿气势辉煌,只怕世俗见的帝王亲临来次,也会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便是紫霄阁的底蕴,这便是八大门之首的气势。

    宫殿内某处仇沧海与仇楚相对而坐。仇楚仍然是一身黑布夜行衣,黑纱罩面,仅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楚儿,你真的还要回那鸟不拉屎的塞北野兽林?”仇沧海双眉紧促的问道。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仇楚的声音极度沙哑,要是不熟悉的人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可是…”仇沧海想要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

    “当年袖里天师只说过我在野兽林里可等到那个助我重生的她,可并没有说什么时候。所以我还要去,这次钱府之行竟然没有如愿,定是机缘未到。”仇楚说话之时眼神之中充满了坚定。

    “好吧,你也大了,你的事还是你自己做主吧。”仇沧海看着眼前的仇楚,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堂堂天下第一人,修为冠绝,却是连儿子都没护住,最后落得丹田被废,全身烧伤。

    突然门被推开,从门外走近一人,风风火火大喊大叫道:“师父,师父,我刚听说楚儿要去塞北野兽林,我也要去。”

    来人正是仇沧海的大弟子项立人,看到项立人进来,仇沧海脑仁都疼。这个大弟子当真是不争气,好色成性。夜夜要有美女陪欢,平日里修练便是落了下成。

    “混账东西,你去塞北野兽林干什么,那里天寒地冻的有什么好玩的。”仇沧海脸色一板道。

    “师父,我已经改好了,我去野兽林是要抓一只高品阶的妖兽幼崽,真不是去玩的。”项立人赶忙说道,说罢便走了几步到仇沧海近前,开始给他捶肩揉腿。

    “不行,这次你不能胡闹。”仇沧海又道。

    一个时辰后,项立人眉飞色舞,嘴里哼着小调大步走了出去。

    某个瞬间,项立人走在无人之处,脸上的神色顿时全无,一双眼睛竟是变成血红色,一个呼吸便是恢复如常,他自己却是毫无察觉,继续哼着小曲而去。

    屋内,仇沧海头疼欲裂,仇楚坐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门外突然传来一女声,道:“少爷,落花流水回来了,事情已经准备妥了。”

    “知道了,下去吧。”一声沙哑的声音从仇楚嘴里发出。

    落花流水道了一声是,齐齐退了下去。

    “你看,我就说我俩这次指定没事,你还担心呢。”流水心情大好,好似又躲过了一次杀头大劫一般。落花斜眼看了一眼流水,一撇嘴却是没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