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大佬退休之后 > 146:熟人的熟人(乡村原野打赏加更④)
    应鳞好似泄了气的气球,肩膀耷拉下来。

    他感觉鬼生没了追求。

    “好可惜啊。”

    咂咂嘴,充沛的阴气让他心情格外愉悦。

    只可惜这般美味以后很难尝到了。

    “想想你的锦旗、功德。”裴叶跟他道,“假阴差吃进去就消化吸收了,只能爽一时。”

    锦旗和功德可以让他一直爽。

    二者一对比,明显是锦旗功德更好。

    应鳞点头应和。

    “听着似乎有道理。”

    锦旗是给他自己的,功德、阳寿、财运之类的奖励是给家中老小的。

    想到这里,应鳞咽了咽口水,克制住厉鬼的进食欲。

    一旁的丹师满腹疑惑,但大佬的话题让她不敢轻易插嘴。

    应鳞为了转移食欲,将目光转向丹师。

    “她没事吧?”

    裴叶道,“外伤,去医院包扎上药就行。”

    手肘的擦伤看着惨,但不严重,最严重的脚底板玻璃碎片被取出来,伤口也愈合了。

    “还去t市中心医院查查吧,放心一些。”

    老爸是医院院长,他这也是给自家拉生意。

    丹师刚从死劫脱身,这会儿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疲倦极了,下意识听从了应鳞的建议。

    裴叶用app喊了一辆酆都出租车。

    鬼司机看到浑身鬼血、残留杀气的应鳞瑟瑟发抖,高素质服务本能让他勉强维持镇定。

    裴叶让应鳞和丹师去后座,自己坐副驾驶。

    她看到鬼司机握方向盘的手在发抖。

    出声安抚道,“抱歉,我的朋友刚刚见义勇为吞了一只作恶的厉鬼,他是好鬼,你别怕。”

    鬼司机:“……”

    这么一说他更怕了。

    后视镜中的应鳞正低头擦嘴,看得鬼司机腿肚子发软。

    “大妹子……”鬼司机哆嗦道,“我是正经司机,从未作奸犯科。”

    “我知道。”裴叶安抚他,“您好好开车就行。”

    这名鬼司机胆子有点儿小。

    油门不敢踩,开车比蜗牛慢,开得歪歪扭扭。

    裴叶打车这么多次,还是头一回碰到车技如此差的鬼司机。

    一路绿灯也没拯救鬼司机的效率。

    抵达t市中心医院附近,鬼司机长松一口气,抬手擦擦额头并不存在的虚汗。

    结完账,鬼司机连“亲,麻烦给个好评哦”这样的话都没说,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出租车滋溜一下飞出去。

    “人家被你吓得不轻。”

    裴叶淡淡斥责应鳞。

    应鳞无辜脸。

    这不能怪他啊。

    裴叶将丹师送到急诊外科诊室,丹师突然想起来一事儿。

    “那个……我能借用你的手机吗?我给朋友打个电话。”

    她该给朱淳安报个平安,免得他担心。

    “可以。”

    裴叶给手机解锁,再将手机递过去。

    丹师记性不错,背下好几个朋友的电话,朱淳安便是其中之一。

    当她摁下半串号码,发现裴叶手机居然存了朱淳安的电话,还给做了备注。

    【隔壁233x大的天师】

    “你认识朱淳安?”

    裴叶双手环胸,倚靠在外科急诊病室的医生办公桌上。

    “认识啊。”

    丹师倏地想起来应鳞说过的话。

    她猜测道,“你是裴叶?”

    朱淳安那厮口中貌似很厉害的不知名老鬼?

    如此娇青春靓丽的容颜,怎么看都不像啊……

    “嗯,我是。你也是朱淳安的朋友?”

    丹师点头如捣蒜。

    “我叫丹师。”

    丹师?

    裴叶陷入了长达三秒的沉默。

    “性感天师,在线卖药?”

    丹师姓丹,名师,她的职业就是丹师。

    听到如此羞耻的微信id,丹师脸色微赧。

    “就是我……你是我的客户?”

    裴叶摇头,“不是,我以前向你征询过减肥药的事情。”

    有了这个提醒,丹师将裴叶跟朱淳安曾经推荐的客户对上号。

    “原来是你啊,我有几个客户都是你介绍过来的。”

    当许多老客户因为“立瘦减肥丸”质疑药宗名声的时候,那几个客户都没说什么,还给下单。

    其中一位客户说裴叶推荐的,信得过。

    一分钱一分货,世上哪有那么多便宜轮得到自己占?

    买的东西花在亲人阴魂身上,过于低廉的价格会他们心里不舒服,担心货不好。

    尽管这话不是丹师想听的,但对她也是一份慰藉。

    “这是缘分。”

    四舍五入,裴叶就是熟人啊。

    丹师感觉更有安全感了,距离感一下子拉近。

    她用裴叶的手机拨通朱淳安。

    刚嘟了一声,朱淳安秒接。

    “前辈找我有事?”

    朱淳安口中小喘,听动静像是在跑步。

    “不是,我是丹师啊,我借了那位前辈的手机给你打电话。”

    朱淳安这时候正循着残留的阴气痕迹找到躺在楼梯口的手机残骸,这是丹师的。

    “你碰见什么事情?怎么会遇上前辈?”

    前辈那个遇事体质……

    朱淳安更担心了。

    “我今天是好运侥幸捡回一条狗命。”丹师庆幸道,“说来话长,你来t市中心医院再谈。”

    毕竟是大佬的手机,她怕浪费话费。

    看着挂掉的手机,朱淳安只能捡起丹师的手机残骸,一路跑下楼梯,直奔中心医院。

    为了效率,他打了酆都出租。

    一路鬼道绿灯,没多一会儿就抵达目的地。

    去急诊临时病房,便看到劫后逃生的丹师和坐在陪床椅上的裴叶,窗口还坐着一只少年模样的鬼王。

    裴叶正叼着未点燃的烟打游戏。

    朱淳安匆匆跟裴叶打了招呼,转而面向丹师。

    “你之前说有阴差追杀你?”

    “还是两个呢,据说是假的,但一身行头挺真。”丹师摇头,脸上写满疑惑,“我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被追杀。今天要是死了,我可真是冤死,死不瞑目!”

    裴叶收起手机。

    解释道,“因为你摊上大事了,人家当然要杀你灭口。”

    丹师和朱淳安面面相觑。

    “我……摊上什么大事?”

    裴叶问她,“你今天不是去了一家药店询问几种药材?”

    丹师感觉荒诞。

    “因为这个被追杀?”

    “你知道那家药店是什么地方吗?”裴叶叼着烟笑道,“根据我的初步调查,这家药店极有可能是一群厉鬼的前哨站。他们贩卖的药材有问题,炼制成丹药后会夺取普通人的阳寿、气运、财运……你的出现让他们怀疑多年谋划泄露,当然要杀你灭口,以绝后患,现在明白了?”

    丹师听得如坠冰窖。

    一股渗人寒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厉鬼的……前哨站?那些药分明是……”

    裴叶补充她的话。

    “分明是你竞争对手贩卖的丹药原材料,她只从这家药店进货,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