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桃花戏春风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最好的答案
    “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夏烈君一进门就开口询问起秋阳君。

    “找你的是他,不是我。”秋阳君朝着沙发上坐着的展忆风努了努嘴。

    “你找我什么事?”夏烈君狐疑地看向他,再次发问。

    展忆风?他怎么会来找他?他不解地蹙起了眉。

    “我……”展忆风轻轻清了下喉咙,“我想问你,如果我消失了,能不能让所有人都遗忘掉我曾经存在过……”

    他的声音紧得他不得不一再地清着喉咙,他看着夏烈君的神情带着丝紧张的希翼。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等待一个怎样的答案,到底是能遗忘还是不能遗忘?

    夏烈君深深地看着他,他没想到他所要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难道他是决定要消失了?

    他将视线转向秋阳君,秋阳君朝他微微点了下头。

    竟然真的是这样。夏烈君有一丝微微的震动,看起来这个展忆风是真的爱上桃花仙子了吧,而且爱得还很深,才会愿意牺牲了自己去成全他们。

    自从遇到了瑶之后,他才慢慢体会到喜欢一个人是种怎样的感觉,喜欢而得不到回应又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可是为了对方而杀死自己,他自问还做不到……

    他微微摇头。

    “不行么?”展忆风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夏烈君再次摇头。

    “当你消失,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的记忆中自动就只剩下展念风一个人,但是当事的两个人他们的记忆不会变化,所以展念风和夭夭并不会遗忘你们曾经的发生。”

    这是他在他们出发前就做的设定,这是一个二选一的程序,展忆风消失是个启动点,一旦启动,故事的呈现就会自动跳转到另一个程序之中。

    他没有设定让展念风和夭夭也遗忘了他,因为如果遗忘了,他们这一遭就等于是白来了,他们之间的经历也会随着程序的跳转而被抹灭掉。

    “所以,你的意思是除了展念风和夭夭,其他人都会遗忘掉曾经有我存在过?”

    他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是喜还是乐,他的父母家人不会因为他的消失而伤心,他们也不会因为他的消失而责怪到夭夭头上,但是在他们心里再也不会留有自己的一丝痕迹……

    他就像是从来就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般,他该失落么?可是至少夭夭还记得他,那就已经足够了不是么?

    他本以为连她都会遗忘了自己的,可是夏烈君却告诉他她不会遗忘他,至少在她心中他曾经出现过,并且一直存在着,他可以满足了的。

    展忆风笑了起来,这回他是发自真心的笑了。

    “谢谢你,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看向夏烈君。

    “你真的决定了?”夏烈君的眉眼第一次那样柔和,他看着展忆风仿佛是在看着自己的无奈与无望,他忍不住想要对他关切。

    展忆风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他,这个夏烈在之前的接触中给他的印象是很傲慢的,今天却是一再地对自己释放着善意,是因为他决定要将这具身体让出来给到他的朋友展念风的缘故吧。

    他艰难地扯了下嘴角,是啊,他们一直都在盼着这一刻。

    “嗯,”他点头,“不过我还需要些时间处理些事情,请你们先不要告诉展念风和夭夭。”他看向他俩。

    夏烈君却忽然走了上来,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

    “其实,你本就是春风君的那缕’温柔’神魂,你消失后,这缕神魂就会自动回到春风君身上,你其实依旧存在着,也一直都陪伴在桃花仙子的身边。”

    夏烈君的这番话也许是对展忆风最好的安慰了,他的心随着他所说的那些话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他只是换了一种存在方式陪伴在夭夭的身边,“温柔”么?那是不是以后展念风每一次对夭夭展现出温柔,其实都是他在面对着夭夭?这样一想,他的心情舒畅了起来,这样挺好的不是么?

    “谢谢你。”他感激地看向夏烈君,看来他是想错他了。

    “夏烈君,你变了。”展忆风离开后,秋阳君眯起眼睛凝视着夏烈君,才短短几天时间,原来那个没心没肺的夏烈君就变得体贴入微起来。

    爱情真的可以将一个人改变这么多么?春风君为了爱情生死相随,展忆风为了爱情甘愿放弃自己,而夏烈君又因为爱情转了性子……

    爱情?秋阳君脸上的惑意越来越甚。

    变了么?夏烈君苦笑一声,也许他真的变了,可连他自己都没发觉吧。

    “冬凛君呢?”回来后他还没有见过他的人影。

    “他先回天宫云霆了。”

    他本来也是要马上离开回天宫云霆的,可是这里现在这个状况,他决定还是再等等吧,等到展忆风的事情落定之后他再回去。

    夏烈君的嘴角咧了开来,“他不再难以面对了?”

    他虽然神经有点大条,但也知道冬凛君是为了逃避面对百花仙子才下来的,来到这里之后就天天喝酒,身为朋友他心知肚明,却并没有说破。

    “他似乎恢复了一些。”秋阳君斟酌着字眼,那小金蝶的事情,他还是不告诉夏烈君吧,毕竟那是冬凛君的私事。

    “你还要回去东海么?”

    夏烈君的眉紧蹙了起来,他当然想回去,可是他才刚离开就又马上回去的话,瑶会怎么想他?

    她本来就已经不待见他了,想到她那冷漠的表情,他的脑袋瞬间蔫了下去。

    “我还是等春风君的事情结束后再回去吧。”

    有他的烈日图腾,那梦魇君即使出现也伤害不到她,也许他不在,他会更快一些出现。

    展忆风再次来到了飞天城的深山里,他再一次将直升机停在了上次与夭夭一起来过的桃林边上,那被螺旋桨的巨大风力卷起的漫天花雨让他又恍惚起来。

    这场景似乎越来越熟悉起来,仿佛就是夭夭那幅画中的景象,又仿佛他曾经在哪里也曾见过一般,画面中应该还有一个起舞的佳人……

    他轻轻摇了摇头,是自己想多了吧。他缓步走进粉色地毯的桃林,那一日,他们就是这样相偕行走在这条小路上。

    他微微侧过头去看向自己身侧,那里空落落并没有夭夭,他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意,夭夭,但愿当我离开后,真的能如夏烈所说,会以另一种形式一直陪伴在你左右。

    穿过了桃林,展忆风停在了那日遇到外公与小姨的地方,他双目向着前方眺望了良久,再往前几里,就是“飞天门”所在的位置了。

    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和小姨都在那里,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他们了,这次回来,他却是来与他们见最后一面的。

    一股酸涩感迅速在内心发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