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桃花戏春风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媒体访谈
    夭夭的时间有限,在简单交代了几句之后,她迅速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走下楼去,太奶奶正耐心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书。一盆兰花在旁边的案几上静静地绽放着。

    时光荏苒,岁月静好。

    这一幕让夭夭最近因着元尊的事情而略为焦躁的心一下恬静了下来。

    等她老了,会不会也如太奶奶这般的宁静祥和呢?

    虽然作为桃花仙子她不会那么快老去,但是作为夭夭,她的外貌也是会渐渐变幻老去的。

    她眼前忽然出现了她和展念风白发苍苍的样子,脸上不禁绽放出了温暖的笑意。

    “夭夭宝贝,什么事情那么开心?”

    太奶奶已经放下书站了起来。

    “太奶奶,我刚刚看到您看书的样子真是太美好了,等我老了,也要像您这样沉静美好。”夭夭走上前去,挽起了太奶奶的手臂,撒娇地说道。

    “呵呵呵,我们家夭夭宝贝要是老了呀,一定比太奶奶还要美。”太奶奶满脸的慈爱。

    “记住,多做善事,就会让自己越来越平静。”她又叮嘱了夭夭一句。

    “嗯,太奶奶,我记住了。”

    她是桃花仙子,她能感应出不同能量的特质,善的能量是一种最为平和的能量,所以太奶奶说得一点都没有错。

    她想,这也真的就是太奶奶为什么会这么恬淡祥和的原因吧,她的身上充满了慈爱之光。

    她相信,太奶奶不光对她是这样的,对那些贫困弱势群体,也都是这样的。

    “好了,我们走吧,夭夭宝贝今天可真漂亮。”太奶奶临出门还不忘夸赞夭夭一番。

    虽然她并没有叮嘱她着装要求,但她穿得很得体,既不过分漂亮,又不显得稚嫩,反而有一种端庄大气的韵味在她身上隐隐浮现。

    这场慈善晚会是市政协举办的,现场的名流和媒体自是不少。

    然而今天所有的媒体都接到了一个讯息,据组委会传出来的消息,皇甫家的小公主今晚亦会参加晚会。

    皇甫家这是要让这个小公主接起她太奶奶的班了?所有人都还记得前几天《云国晚报》上那占据了一整个版面的头条。

    于是今天所有的记者都抱定了一个目标,追拍皇甫家的小公主,如果能够访问上几句就更好了。

    所以对于那一大票的经常混迹于各色慈善现场的名流们,今天他们的镜头举起的频率远没有往常来得高。

    “来了来了……”媒体群内有人高呼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那辆皇甫家的专车上。

    一溜的长枪短炮全都对准了红毯那头,就待她们推门而下的瞬间。

    那辆车牌四个九的“云鹰”汽车停了下来,前座的保镖迅速跑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皇甫老夫人率先踏上了红毯,紧跟着,皇甫夭夭一手搭着太奶奶的手,也缓缓地踏到了红毯之上。

    “喀嚓喀嚓……”

    即使是隔着老远,快门的声音依旧清晰可闻,不绝于耳。

    政协的工作人员与慈善总会的负责人都快步走了上来。

    “皇甫老夫人……”所有人都恭敬地向着太奶奶招呼着。

    “这位是夭夭小姐吧?”政协的黄秘书长主动询问,看着夭夭的目光里满满全是赞叹的神情。

    “夭夭宝贝啊,这是政协的黄秘书长,叫黄奶奶。还有这位是慈善总会的秘书长郭爷爷。”太奶奶给夭夭介绍着。

    这里的这些人,差不多都是庆轩那一辈的,夭夭也没什么职务,叫爷爷奶奶显得亲切些。

    “黄奶奶,郭爷爷。”夭夭本来就长得甜美,叫起奶奶爷爷更是拉近了不少的距离。

    “哎……哎……”黄秘书长和郭秘书长受宠若惊,连声应和。

    “里面请,赶紧进里面去。”他们亲自引着她们往会场内走去。

    眼看着他们就要走过媒体区了,“皇甫夭夭小姐”忽然有大胆的媒体高声叫了出来,“可以采访您几句么?”

    夭夭愣了一下,她停下了脚步,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接受采访。

    她转过头去看了太奶奶一眼,想要征求她的意见。

    太奶奶却一脸笑意地看着她,“夭夭宝贝啊,这是你未来要面对的舞台,你想怎么走,只有你自己能决定。”

    太奶奶只能帮她搭起这个舞台,至于要怎么将这台戏唱好,是夭夭宝贝自己要面对的事情。

    皇甫家的孩子,都是接受的这样的教育长大的。

    在压力与挑战面前,唯有来自自身的抉择,才有承担起责任的力量。

    夭夭明白了太奶奶的意思,她转过身朝着媒体区前走去。

    “请问您要问什么问题?”她展露出大方的笑颜。

    快门声音又是响成了一片。

    “我们都知道前些日子您去了山区探访那里的孤儿,请问您是准备接过皇甫老夫人的公益事业么?”

    那声音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不是刚刚叫住她的那个记者了。

    “公益是全云国每一个公民的事情,不应该是谁接过谁的事业。我只是在做作为一个云国公民该做的事情。”夭夭朝她微微笑了笑。

    记者们愣了一下,很明显没有想到她的回答竟是这样的。

    “那您会进入慈善总会,专门进行公益传播么?”有记者换了种问法,他也许觉得夭夭是在偷换概念。

    夭夭看了她一眼,“我今年才十七岁,还是个高一的学生,等我大学毕业还需要至少七年的时间,如果我不继续深造的话。”

    她笑了笑。

    “七八年之后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回答您,但是公益传播却是时时刻刻的事情,并不是你做了这个工作你就要开始传播公益了,而是作为一个公民,你就有这个义务随时随地去传播公益。”

    “啪啪啪啪”,一直站在一边的郭秘书长忽然鼓起掌来,瞬间所有人都跟着鼓起了掌来。

    “夭夭啊,你说得真是太好了。”郭秘书长走上前去,他向着所有的媒体,“没错,公益是所有云国公民共同的事情,传播公益也应该是每一个公民随时随地应尽的义务。”

    “好了好了,晚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先进去吧。”黄秘书长催促道。

    夭夭正待转身,记者中却又传来了一个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您如果从事公益的话,展氏集团也会全力支持么?”显然,记者们并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夭夭停下了转身的动作,“你如果仔细读过上次那篇报道的话应该就知道了答案,只要我们能够有智慧有原则的去帮扶,不管是不是我在做公益,展氏都会支持。”

    她回答完这个问题,忽然俏皮地向记者们眨了眨眼睛,挥手道,“我得进去了,让太奶奶们等我这么久太不礼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