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大灵尊之暗城怒 > 第七十一回 维护
    他打开门欲离开,却不想此时竟然响起了敲门声。

    那人平静的敲着门,在岁生心中如同催命一般,他担心,身后的这个女人会向他人透露自己非夜隐本人的身份,不对,他怕什么?他现在有夜隐的心,又吞噬了刈魔降致的元灵,他身后有整个黑风永夜听命于他,他怕什么?

    于是他若无其事的打开门,一看是风辛:“我与夫人正情意浓浓,你怎此时来扫兴?”

    “鬼魔已将地辰星侵占,你不想想办法吗?”风辛神色些许焦急。

    岁生转过身笑着看着你徊,他慢慢走过去,将她揽在怀里,不再看风辛:“办法总归要过了今夜再想,最坏,不过是在永恒的黑夜里过活。你走吧,把门关上。”说着他将子徊抱在了榻上,目光深情的看着她。

    风辛心中有很多不忿,却因羞于见此,关上了门,飞去了天机阁。

    见门外已没有动静,岁生眼中的深情渐渐褪去了:“你刚刚怎么没有揭发我?”

    只见子徊眼中蓄满的泪滚落眼角,轻轻道出一句:“你是岁生吗?”

    岁生震惊起身,背对着她:“你怎会知道?”

    子徊慢慢起身,走到他面前,将一个东西放到他手里,是那个岁生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若不是你刚刚掉落了它,我至今都以为岁生已经不在了。”

    岁生慢慢抬起头,见她已然抹去了泪水,眼睛红红的看着他。

    “我的记忆随钟声消逝,我只记得,那时的我拼命的想记住什么,可是还是一片空白。你……是谁……”

    此时子徊的心没有大起大落,没有失望,没有悲伤,反而平淡如水:“知你安好,我便放心了。有时候忘记,是无比幸福的事情。”

    “夜隐在哪里?”子徊问。

    岁生绕过她走到大殿门口,心中竟然有一丝愧疚:“他……他很快就会回来。”

    岁生踏出大殿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的速度如闪电一般快,子徊看不清他去了哪里。

    “这个人不是夜隐。”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子徊心中一惊转身一看,是风辛。她的心顿时也松了下来。

    “大哥哥,你怎么来了?”

    “夜隐与我交情深厚,他不在,我自然怕你出危险。”

    “大哥哥多虑了,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夜隐。”

    “那人虽有很多让人不怀疑他身份的地方,可是,他的身上携着很深的怨,很重的不甘……夜隐是不会有这些东西的。”

    “我信他,他就是。大哥哥谢谢你的好意。我要休息了,大哥哥也回吧。”子徊回绝了风辛,转身不再看他。

    风辛眼神复杂似有什么想说的,却也只能咽下去了。

    风辛独自来到地灵宫顶,坐在屋脊上,开的火红的荼心已然凋落,几片残存的花瓣还在屋顶随风颤动。

    “我的劝说,她应该听进去了。”风辛像是自言自语。

    “谢谢你。”

    “你救了我,也教了我,对我恩情如同再造,我为你做这些也是应该的。不过你的元灵附着在我身上也非长久之计,必须要找到万机昊灵解你冰封之躯,好让你的元灵回到你自己身体里。”

    “我知道。”

    “幸亏你元灵没有被岁生封到你的躯体里,你还能借机附在蝼煞身上逃出来,也幸好危急之时,我在地辰星上,而岁生恰好没有发现你。”

    “我很担心子徊……”

    “我也担心……”风辛装作很担心的样子,“你可不要借我的身体做什么事情啊……我可是还未娶妻呢……”

    “你放心,子徊并不知我在你身体里,她自会与你保持距离,而我,你根本不用担心。”

    风辛突然坏坏的笑起来:“你那么相信那个小娃娃,我可不信她,哎……我惊人的美貌,恐怕遭人垂涎啊……”

    夜隐突然安静了起来,风辛疑惑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夜隐还是没有回答。只是屋顶的落花被吹起,风有点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