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 第39章 拓智俊再入海帝国
    依然是在靠近城门的冉宣殿,这让无法进入海帝国内部宫殿的拓智俊有些懊恼。

    在冉宣殿没等多久,皓夜、馨儿、冷啸延、冷轩便到了。

    拓智俊站起来欠了欠身子道:“小民参见海帝国太子殿下!”

    皓夜道:“大哥不必多礼,请坐。”

    拓智俊又道:“见过师叔!”

    冷轩赶紧道:“不敢当,不敢当,你是太子妃的兄长,叫我冷轩即可,这位是家父冷啸延,上次到你家未曾见你,但太子妃的母亲是见过的,你就称呼家父冷玄医即可。”

    拓智俊听得云里雾里,只好道“见过师祖冷玄医。”

    冷啸延道:“拓公子不必多礼,称呼本人的官职即可。”

    馨儿已经跑到了拓智俊跟前同他一起坐下道:“哥,我好想你和爹娘!”

    拓智俊摸了摸馨儿的头道:“爹娘也想你,这次特地让我接你回去。”

    馨儿低头含羞道:“我也正要回去呢。”

    皓夜道:“正是,我已备好聘礼,让冷玄医和冷将军替我向令尊令堂提亲,望能迎娶令妹为我海帝国太子妃。”

    拓智俊惊道:“啊?这……”

    皓夜奇道:“有何不妥吗?”

    拓智俊说道:“呃,殿下,此事说来话长。馨儿,你还记得五年前在我家住过一阵子的小米子么?”

    “小米子么,当然记得了,总是一副翩翩君子的摸样,懂的东西也特别多!”馨儿道。

    “原来三土老爹就是族长,小米子就是世子清澜。爹娘已将你许配给族长之子清澜了,昨日就已交换了信物!”拓智俊道。

    “啊?”馨儿惊讶道。

    “馨儿与小米子自幼相识,又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就天作之合,小民此次来就是想带舍妹回去完婚的,还望殿下成全!”拓智俊道。

    “笑话!馨儿早已是本王的太子妃,怎么可能再许配给什么世子!冷啸延,冷轩你俩把聘礼给我送到拓家,让他们把什么世子的婚礼退了!馨儿也不必回去了,择日就完婚吧!”

    皓夜拂袖而起,伸手一张,一道力量将馨儿吸过来落入了皓夜的双臂之中。

    皓夜在众目睽睽之下抱起馨儿就走。

    拓智俊站起要追,却被冷轩拦住。

    “师叔,这…….”拓智俊道。

    “拓公子,你是太子妃的兄长,就不要叫我师叔了,殿下对太子妃宠爱有加,相信家父告知令堂,令堂也会同意的。”冷轩道。

    拓智俊自知无能为力,只得作罢。冷啸延和冷轩则带着聘礼与拓智俊一同回到拓家。

    拓海生、萧蝶、奉旭阳、奉清澜看了冷啸延和冷轩带来的二十个侍卫挑来的聘礼,都是瞠目结舌,面面相觑。

    “拓夫人,老夫替我家主子向你提亲来了。”冷啸延对萧蝶道。

    “什么?”萧蝶道。

    “我家主子与令爱两情相悦,早已同进同出形如一人,如今只缺一个仪式而已了。”冷啸延自然猜到旁边站着的一对父子就是拓智俊口中的族长及其世子了,为了打击对方,冷啸延用词着实犀利。

    “什么?”萧蝶再次震惊道,甚至被冷啸延这样当众说出来,简直觉得面上无光。但冷啸延的目的正是要让众人听见。

    “岂有此理!简直无法无天!私相授受岂能作数!”拓海生大怒道。

    冷啸延对萧蝶道:“拓夫人,请借一步说话。”

    萧蝶生怕冷啸延再说什么不雅的话出来,赶紧同他一起进了里屋。

    “拓夫人,实不相瞒,老夫是替海帝国太子殿下来向您提亲的。太子与太子妃确已在寝宫同住多日,既已成事实,还望拓夫人成全。”

    “师叔,你….”

    “拓夫人,上次来见你,太子妃还未与太子订下,如今情况不同,拓夫人即是太子妃的母亲,称呼老夫冷啸延即可。”冷啸延道。

    “你,你们这,如今不让馨儿回来,这不是强占强娶吗?”萧蝶尽力克制自己的怒火。

    “太子绝不曾对太子妃有半分强迫,此前太子深受重伤,是太子妃主动为太子冒险取药,实乃伉俪情深。”冷啸延说道。

    “我们虽是贫寒之家,却也不是任人欺侮,如今馨儿已许配给世子清澜,倘若你口中的太子不让馨儿回家说个明白,就算我们没有能力讨个公道,但清澜不仅是兽变族族长的世子,更是如今龙腾国帝君唯一的徒弟,难道龙帝还不能替他徒弟讨个公道吗?”萧蝶道。

    “拓夫人的话老夫一定带回,太子与太子妃即是两情相悦,相信太子妃自会向你说明白。太子殿下的聘礼已送到,无论拓夫人如何处置,也全当收下了,老夫先行告辞!”冷啸延言毕,深躬一揖出了里屋。

    且说冷轩留在外间,面对着怒气冲冲的拓海生,隐忍不发的奉旭阳和清澜,当真难受得紧。

    冷轩对着拓海生行了晚辈之礼,拓海生把头扭过去,完全不理。冷轩只好尴尬地站在一旁,顺便扫了一眼同样站在一旁的奉旭阳父子。

    冷轩看这奉旭阳虽然满脸沧桑,但年龄应该在四十岁左右,灵力大约五十多级,应属中上等级;

    奉清澜则是个温润如玉的俊逸少年,年龄与太子殿下差不多,也就十九岁左右,但灵力可能跟自己差不多,应该达到了一百级以上,就他的年龄而言,如果撇开殿下这种极致怪才来说,乃是上上等的人物。

    清澜也打量着冷轩,看起来比自己大六七岁,灵力可能也比自己高十来级左右,样貌身材俱是不凡,气度从容豁达,令人称羡。

    此时,冷啸延从里屋出来了,对着拓海生道:“拓大人,老夫和犬子先行告辞!”拓海生对着年老的冷啸延也不便发作,只粗声粗气地道:“告辞。”冷啸延和冷轩又向拓智俊、奉旭阳父子三人拱了拱手告辞,三人也回之以礼。

    萧蝶从里屋出来,拓海生迎上去:“蝶儿,这是怎么回事?”

    “哎,我也不甚清楚,只盼他说道做道,能让馨儿回来说个明白。”萧蝶叹了口气。

    “三土老弟,这事我也一头蒙,但总归是我们对不起你和小米子。”萧蝶说着便要跪下去,“对不住三土老弟”,拓海生也跟着跪了下去。

    奉旭阳赶紧将两人拦住,“拓嫂不必自责,事情尚未弄清,有用的着老弟的地方,嫂子尽管开口。即使结不成亲家,我和拓兄也是好兄弟。”

    衡若殿

    皓夜将馨儿从冉宣殿抱走之后,便召来朱廉,载着馨儿一路奔回衡若殿。

    馨儿被他强行抱走,挣扎着喊道:“放我下来!”,皓夜充耳不闻,到了衡若殿,将怀中的馨儿扔到床上。

    馨儿翻身爬起:“你干什么!不是说好回去见爹娘吗?你说话不算话!”

    皓夜欺身上前,剑眉一挑怒道:“那是在你没有许配给什么世子之前!小米子?喊得很亲热?”

    “小时候大家都叫他小米子啊!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叫!”馨儿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说道。

    “你还对他印象深刻是吧?还说什么翩翩君子?”皓夜凑近来,一手捏住馨儿的下巴便吻住了馨儿,这霸道又不怜惜的吻似乎在宣示着主权。

    馨儿用力推拒着皓夜的胸口,然而毫无作用。

    当皓夜放开馨儿略微红肿的嘴唇,馨儿单手提起皓夜的耳朵:“你这坏蛋,对我这么凶!”皓夜惨叫着:“疼!疼!”双臂却依然抱紧馨儿。

    馨儿放开皓夜的耳朵,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娇笑道:“现在知道疼了吧,刚才对我那么凶?”

    她软语微嗔道:“说,你以后还对我凶不?”

    “不对你凶了,只对你好。”皓夜宠溺地抱着她说道。

    “吃醋了?”馨儿勾着皓夜的脖子,侧着头撒娇问他。

    “当然吃醋了。你是我的,只准喜欢我。”皓夜光洁的额头贴着馨儿的额头,鼻尖对着鼻尖。

    “我只喜欢你,才不喜欢小米子呢!”馨儿的眼睛闪着星星一样的光芒。

    软软的嫩白小手从皓夜的额头往下轻轻滑过他的脸颊,食指停留在他的红唇上,感受他唇上的美妙触感,妩媚的眼睛无比魅惑地看向他。

    “宝贝丫丫,我爱你。”皓夜伸出舌头,舔向馨儿娇嫩的手指,舌尖顺着手指轻轻向下转动,打着圈儿,长长睫毛下那双妖孽般的深蓝色眼瞳幽暗深邃,似乎要把人吸进去一样。

    馨儿的心似乎被电击了一般。

    皓夜高大的阴影再次笼罩在馨儿的头顶,他低头亲吻馨儿,温柔而怜惜的吻,甜蜜溢满唇间。

    他的唇一点一点移向馨儿敏感的耳朵,轻轻咬了咬那软软的耳垂,深深吸允着她脖间犹如百合花香一般的香味,沿着脖颈往下,从那漂亮弧度的锁骨一端一点一点舔向另一边.....。

    馨儿抱住皓夜的头,头一低,咬住了皓夜的耳朵!

    “啊哟,好痛!你真下狠心咬?”皓夜连忙抬起头来,抚了抚耳朵。

    “嘻嘻,我看看,没有出血!”馨儿看着皓夜耳朵上一道血印子,昧着良心说着安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