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青丘之南 > 第二十九章 白芷的仰慕者们
    浮玉山阴,苕水出焉,北流归于具区泽。

    具区泽,绵延数千里,烟波浩渺,如梦似幻,湖边上芦苇如林,白鹭低飞,湖里水产无数,自有数不清的小妖怪,自成一派,别具特色。青丘是满眼的绿,这里是满眼的云烟缭绕,泛着阳光的波光粼粼,时而是一片银白,时而是一片金黄,美不胜收。

    涂山和白芷还未上到浮玉山,便被这美景给吸引住了,他们不觉驻足观看,脚步慢了下来,未几,更是被些小妖怪给绊住了。

    此事的起因十分无聊,只因为具区泽景色太过美妙,白芷由衷的感叹了一句:“这湖可真大呀。”

    已经去过东海的涂山显然不认同,虽然他也觉得这里很美,但是对于大小一说,他有自己的看法,于是他摇摇头:“这算什么,东海才大呢。”

    白芷向来是最懒的,向来足不出户,她才懒得跑去东海吹海风,是狐狸窝不好睡,还是太阳不好晒?

    所以她也摇摇头:“还是这湖好。”

    涂山多年后才深刻的领悟到,每次他最亲爱的白芷这么说的时候,他的最佳选择便是:附和她说的,无论什么,这事儿就能过去了,最差的选择,便是跟她争论到底,坚持自己的意见。

    这个技巧不但适用于妖界,也是用于凡人。

    但是显然他们这个小伙伴之间的争论已经扩大了范围,一转眼间,白芷身旁围了一群湿漉漉的小鱼妖,头扁扁尖尖,正是具区泽最大的水族鱼。

    它们嘴巴一张一合,听不见它们说什么,脑子里却一团纷乱,无数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嚷嚷。

    鱼这个妖术厉害至极,不会说话,不会发出声音,可是那有什么要紧,直接把它们想说的话灌到对方脑子里。

    一条鱼妖还好,这么多鱼妖一起醍醐灌顶,涂山受不了了,他跳起来:“好了好了,你们说的对,你们具区泽最美最大天下第一,快停下来吧。”

    涂山倒不是打不过这些小鱼妖,可是他总不能一爪子把它们都给撕碎吧?更何况,白芷如今正旗帜鲜明的跟它们站在一起呢。

    见涂山求饶,小鱼妖们满足的转身,纷纷向白芷致谢,涂山饶有兴趣的看白芷的脸色,一幅幸灾乐祸的样子,却不曾想鱼妖们之是派了一个代表对白芷致谢,看来它们并不是不知道它们这妖术着实厉害。

    白芷挑衅的看了涂山一眼,其意味不言而喻。

    鱼妖们对白芷的好感度此刻依然突破天际,得知白芷的来意后,无不欢欣鼓舞的跃鹊着,纷纷在妖簿上签下自己的印记,并主动将具区泽所有已经化形的妖怪都召唤出来。

    一时间,鱼妖拍成长长的一纵队列,螃蟹妖拍成长长的一横排。

    中间还夹杂着一些虾啦,水草啦,贝壳啦,等等,都是一群战斗力十分低下的小妖怪。

    不吹灰之力便将具区泽收入青丘妖界,这也是意外的惊喜,虽然这些小妖怪对他们来说都是负担,可是谁又知道小妖怪没有大作用呢?

    以具区泽的水族们对白芷的喜爱程度,大约是想留她常住了。说起来,就算是它们俩如今已经对食物的需求已经没有那么的迫切,具区泽也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非常好吃的地方。

    鱼米之乡,物产丰富,环境也十分优美,人杰地灵,这里化形的妖怪大多十分端正,白芷想起自己第一次在青丘开妖怪大会,来的都是些什么奇怪的妖怪!

    即便如今,在青丘妖市里熙来攘往的那些,又都是些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

    看看人家具区泽,她暗暗的想。

    山里那些妖怪若是知道自己被嫌弃,大约只能暗自垂泪了,这是真的比不过。

    白芷还是婉言谢绝了水族小妖怪们的挽留,但是特别热情的表达了欢迎他们去青丘的愿望,涂山被小妖怪们嫌弃,自己默默的站在外围,委屈得紧。

    小妖怪们得知他们要上山去找彘,都崇拜得眼睛直冒星星,彘在浮玉山是说一不二的大妖怪,平时对他们小妖怪们也是极尽霸凌之能事,他们也是苦之久矣。

    在彘没有捉到人来吃的时候,小妖怪们只好把族里没化形的鱼儿螃蟹虾儿捞上一筐送去给彘,不然他万一生气,那就是抓到谁吃谁了。

    水妖们看到青丘的约定,十分赞同,不允许恃强凌弱,便是求之不得了。

    他们纷纷给俩狐狸出谋划策,竟然有的还挺可行的,在一众小妖怪的壮胆之下,两只小狐狸踏上了浮玉山的征途。

    浮玉山的彘跟他们青丘的论起体格来,大约还是更胜一筹,如果把的身体和彘的尾巴拼在一起,那就一头平常的牛。

    也不知怎么着,一个就长了虎身牛尾,一个又其状如牛,却蛇尾有翼,在跟蛊雕的几次战斗中占尽了上风,每每让蛊雕铩羽而归。

    但论起天性来,温顺平和,与青丘大多数妖怪都和平共处,尤其是丫头的好朋友之一,经常驮着丫头四处玩耍。

    彘却是天性暴躁,喜食人。

    作为一个想要管理妖界的妖怪,他们是不能一上来就动手的,所以趁其不备偷袭这种事情不可以。

    光明正大扣山门拜访才是正途,说明来意,递上妖簿,对方动手了才能还手,这才是收复妖怪的正途。

    以上,都是胡说。

    白芷和涂山心里都不约而同的想到这句话,他们踏上山顶,还没有来及开口说上一个字,彘就已经兴奋起来了,他声如犬吠,狂叫不已,嗜血的眼睛里都是鲜红欲滴的怪异红光。

    白芷心里暗暗惋惜,他已经食人过多,误入歧途,俨然已经快要堕魔了。

    彘一边兴奋的吠叫着,一面冲了过来,他有着虎矫健的躯体,异动迅速,临近堕魔边缘的身体激发了最大的能量,彘此刻煞气十足,可怕至极。

    白芷和涂山全身每个细胞都在积极的防御,目不转睛的顶着彘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