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青丘之南 > 第六十章 好心也能办坏事,方向错了怎么努力都不对
    这许多变故发生的时候,妖界的两只狐狸还在东山中打转。

    东山四山系皆狭长,从北到南仿佛经历了冬夏两季,北至北海,寒风呼啸,冰雪覆盖,经久不化,南至东海,整个半岛都被温暖的海洋包围着,虽然气候比不上青丘四季如夏,但是经历过北号山的寒冬之后,他们已经非常满意了。

    东山的妖怪不多,所以俩狐狸打算一次性将剩下这些妖怪们都清理一遍免得还要来第三次。

    凫丽山所在的二系算是最长的山系,山峰也算是整个东山山系中最多的。

    但是总的来说整个东山系都并不算是山脉很多的地方,因而更加适合凡人生活,实在不比神仙们青睐的西山系,山峰延绵不绝,高耸入云,气象恢弘,与天相接。

    东山尤其是南部的山峰,都像是为了凡人造化的,并不险峻,易于攀爬,而且颇有些矿石金玉水玉。

    东山二系一共十七座山峰,从北至南六千六百里四十,水系十分发达,也是因为被海洋包裹的缘故,常年雨水丰沛,气候湿润,所以全然不会有缺水的困难,反而台风肆虐,也是常常伤人无数。

    加上侄在内,一共九个已经化形或者半化形了的妖怪,以往因为侄尤其是红瞳侄十分凶恶,他们向来都迫于形势以他为首,如今青丘狐狸赶走了侄,另外八只妖怪听到动静,除了鱼是水里游的,暂时上不了岸,其他的,都来了凫丽山一探究竟。

    看到仍然是两只九尾狐,众妖怪心里都嘀咕起来,怎么看起来跟侄差不多,除了头颅少一些,一样还是九尾狐身,狐狸家族内斗么?

    白芷还在为被侄算计利用而恼怒,看到二系的妖怪们前来围观,态度不明,也不得不暂时调整一下,先把眼前的处理了,红瞳侄只能放一放了,这妖簿上,侄肯定是除名了,以他离开时候的状态,怕是会堕魔。

    东三二系这些妖怪,九个中倒有三个是狐身,白芷都怀疑大洪水之前,他们是不是一家。

    其中一个狐身有翼的妖怪,怯怯上前问了一句:“你们把侄怎么样了?”

    白芷和涂山的脚边上,散落着侄的八颗头。

    白芷随意将其中一颗踢了过来:“他逃走了,还没死,剩下一颗。”

    那小妖怪又问:“可是剩下红瞳那颗?”

    涂山看了看他,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

    这群妖怪窃窃私语了一番,另外一个狐身鱼翼,看起来跟前面的妖怪是兄弟的小妖怪说:“侄九头,就这颗最凶恶最狡猾最残暴,总是欺负我们的就是那颗头。”

    “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小妖怪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表达自己的担忧。

    “以往九颗头的时候,有的头总会有些善良的时候。”一只鸳鸯人足的鸟说。

    “有时候他们意见相左,侄的身体便不知道该听谁的,总是无法动弹,我们便趁机逃跑,如今可好,万一他回来,我们可就跑不掉了。”

    大家说得越来越担忧,白芷算是明白了,他们不是来打架,而是担心侄回来复仇。

    涂山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白芷便取出妖簿,将青丘受女娲娘娘指派要统一约束,照拂妖界的事情跟大家说了,也说有愿意到青丘生活的,可以住过去,不愿意离开的,也可以住在自己的山里,不过要在青丘妖簿上留名。

    日后遵守妖界的约定,接受青丘的保护。

    小妖怪们又是一番窃窃私语,最后有个马身羊目的妖怪被推出来问:“前几月,北号山的两个妖怪听说也是被青丘处死了,是不是你们俩?”

    白芷点点头。

    小妖怪们互相看了看,说:“我们愿意入青丘妖簿,但是侄若是回来,你们可得救我们。”

    白芷点头:“这个自然。”

    于是,小妖怪们在东山山系的妖簿上,滴入自己的鲜血。

    有空桑山的,长得像牛却有一身老虎的花纹,容易被猎人追杀,却无法反抗,着实悲惨。

    馀峨山的犰狳,鸱目蛇尾,长得像兔子却有鸟的嘴巴,也是被猎人追杀猎取皮毛的小可怜见,每次见到猎人走过来,它便倒地装死,再趁其不备伺机逃走,屡屡得逞。

    狐身鱼翼的那个小妖怪,叫做朱孺,来耿山;而狐身有翼的那个,来自姑逢山,叫做,向来是东山中关系最亲密的两只。

    马身羊目的那个,叫做莜莜,虽然名字看着好看,却实打实是个莽汉,原形四角牛尾,说话跟吵架一般,来自砧山。

    最后还有两只鸟,一个是钩,一个是鹕,都是毫无战力的小妖怪,也都跟着大家一起到青丘寻求庇护。

    白芷成就达成的快感,按说东山二系从此便算在青丘版图之中了,她却只感觉到责任又重了,涂山知晓她的心意,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鼓励她,白芷心里一暖,觉得又有了力量,不管多难,总是他们俩一起的。

    负责考核飞升的禄存星君最近很忙碌,因为羽山众魔物四散的缘故,修仙众弟子和众多诛妖猎人最近功德累计的颇为状况。

    常常是不经意间他案上的册子就悄然堆高了,他都不及处理,但是中间那个堆高速度最块的却不容忽视。

    那个道士叫长风。

    禄存星君实在太忙碌了,以至于他许多天没有碰见老君,所以有些事情他还不知道。

    长风日以继夜的驱魔,救人,他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去相思,他将羽山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咎在自己身上,总是自己没有做好,才白白送了鸱伯的性命,他没有立场和理由无视这些事情而只想着自己的儿女私情,一门心思飞升。

    所以世事弄人,他完全放弃之后,反而功德早就远远超过了位列仙班的条件,禄存星君在考虑如何给他创造一个机缘。

    所以,诸君请思量,很多看上去的机缘,可真未必就是巧合了。

    总之,禄存星君按照规程,按照要求,给予修仙门派中德行出众,灵力高强,功德累累的一位道长一个飞升的机缘,应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他化身成为一个疫病缠身,奄奄一息的乞丐,躺在长风必经之地,若是长风通过了这个考验,便可以飞升入仙界,位列仙班了。

    长风自然是不会让他失望的,这样简单的测试,禄存星君实在是一个非常厚道又好心的仙人。

    长风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老乞丐不过是他日常行善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插曲,他将老乞丐带到平日安置病患的暂时居所,照料他,医治他,并不曾因为他是乞丐便有半分的不假辞色。

    十天半个月之后,老乞丐病好了便悄然离开,长风未曾注意到,毕竟他有许多的病患需要医治,魔物横行的这些时日,许多无辜的人要么受伤,要么莫名疫病肆虐,忙的昆仑弟子们如同陀螺一般。

    稍晚些时候,禄存星君将考验的结果和长风的功绩一并上达天听,天帝原本首肯,这样努力又善良的修仙者,如果不能飞升,岂不是令天下人寒心!

    可是老君在听到长风名字的时候,明显脸色大变,他还没有来得及跟天帝单独谈话,于是他再天帝做最后准许之前打断了谈话,两位仙人传音几句之后天帝脸色大变,怒斥禄存星君,身世背景一概不察,既然这考核的事情他做不好,便回去好生闭门思过吧,让文曲星君暂代职责便是。

    老君同情的看着一脸懵懂的禄存星君,心里默默的为他捏了一把汗,好在自己及时阻止了他,不然他这仙途,怕是到此结束了,虽然是不会逐出仙籍,可是这扔到哪个海岛上去做散仙永远不得回天庭这个可不是没有先例的。

    原本是事情都有定论了,禄存星君也受了罚,眼看这事情就这么了了,那个倒霉的长风此生应是与神仙无缘了,其实要说这样也不错,安安稳稳过完一世,这一生功德深厚,来世必然安康喜乐,富足一生。

    可是花神却不依了,她等了那么久才有了长风的消息,天帝一句不行便把禄存星君又打发回去闭门思过了,那她岂不是再也见不到长风了?再拖下去,只怕长风转世就完全忘记她了。

    于是她不顾还在被帝后惩罚,站出来说:“这不公平,这么努力的道长不能飞升,岂非让天下人寒心!”

    天帝脸色黑到一众仙人都胆战心惊,老君恨不得给花神一个哑言咒让她闭嘴,愚蠢!老君心里暗说。

    天后斥责她:“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别忘了你惩罚还没结束。”

    花神倔强的说:“这就是不公平,不平之事,便要说。”

    她在老君眼中已经是死仙一个了。

    天帝冷笑:“不公平?你一个小小的花神,在这大殿之上大谈公平?”

    一众仙人垂首不语,搞不清楚事情缘由的禄存星君虽然也心有不平,但是也乖巧的不发一言。

    天后气得斥责她:“你不过是本宫殿前的一株花,看来是太过宠爱与你,养得你如此刁钻,不知天高地厚!本宫几个女儿,哪个有你这样刁蛮成性的?!”

    花神跪下,却不肯低头,她怕她低了头,此生此世再也别想见到长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