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小说 >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 第四十八章 不要脸的圣人全文阅读

杨戬入得阵后,只在阵内到处游走,想要找到出口,却是发现眼前俱是漫漫黄沙堆成的高山,连绵不绝,不禁也是有点骇然。突然心道,自己法力通天,不如就此将一座座山峰就此毁去,大阵自然也就困不住自己了。

杨戬才一入阵,云霄早已知晓,杨戬所为,尽在三宵眼皮底下。云霄自然知道杨戬所想,只轻笑一声,将手一招,那混元金斗便直向杨戬罩去。

杨戬大惊失色,连忙将手中三尖两刃刀举起,想要朝混元金斗劈去,额中第三目也是金光放出,抵住那混元金斗金光。

云霄面无表情,双手一合,那混元金斗却突然放大,将杨戬连人带剑罩进其中,又慢慢变小,摇晃起来。

云霄却突然“咦”了一声,旁边碧宵、琼宵忙问是何缘故,云霄掐指一算,笑道:“这杨戬倒也有些门道,竟然习得了阐教仈Jiǔ玄功,又有大功德护体,难怪修为在短短千多年间可达到金仙后期,远快于那些自高自大的十二金仙。”

原来混元金斗最能削人修为,只要晃上一晃,便能损去里面之人千年修为,云宵却是见混元金斗竟然削不去杨戬修为,是以才觉得奇怪。一算之下,自然知晓了杨戬来历。

杨戬为天庭九天玄女与人皇轩辕之子,乃是天地间第一个仙凡结合体,又秉承了人皇轩辕之教化万民的功德遗泽,在混元金斗内,有那功德紧守心神,故一身修为倒也损失不大。

云霄既然知道杨戬来历,也不为难杨戬,只伸手一挥,将那杨戬放了出来。却见杨戬批头散发,浑身发抖,蹲坐在地,站都站不起来。

杨戬虽然保住了修为,但混元金斗何等厉害,自也将杨戬晃得个七荤八素,头晕眼花。

琼宵抬手一挥,只见一条绳索直飞杨戬,可叹杨戬一身玄功,此刻竟无那用武之地,只被绑了个结实,扔在那九曲黄河阵前。

十二金仙在营中商议了一夜,也找不到对付云霄的办法,实力差距摆在那,岂是商议的出来的?就如当日实力还在自等之上的赵公明即使有那“十绝阵”依托,还不是三两下就被那有准圣实力的燃灯给打发掉了。

清虚道德真君道:“我等莫若再去请燃灯老师前来如何?燃灯老师乃是我道门第一位准圣,想来对付得了云霄。”

燃灯为阐教副掌教,平日里十二金仙也唤燃灯做老师。

众人默然不语,话虽如此,但十二金仙诺大名头在此,传出去了怕是以后都不要在洪荒混了。

玉鼎真人道:“我等十二金仙一齐出手,又有老师先天灵宝戊己杏黄旗相助,想来即使破不了九曲黄河阵,也无大碍。”

众人心说也是,便商定了明日破阵的计策,随后众人各去休息不提。

次日,十二金仙一齐来到九曲黄河阵前,却是还未战斗,就看见了那被绑得个结结实实的杨戬。

众人大吃一惊,杨戬实力大家可是一清二楚,如今可是金仙后期,在阐教三代弟子当中仅在哪吒之下,眼下却如同死狗一般被捆住,一下子大家都是心有戚戚,仿佛那被绑的就是自己。

玉鼎真人乃是杨戬老师,看到弟子如此,只痛心不已,高叫道:“云霄!杨戬乃是晚辈,你如此出手却是有**份!”

三宵高立云端,云霄只道:“玉鼎,战场之上只有你死我活,何来辈分之说,杨戬自不量力,深夜闯阵,我未取他性命,已是手下留情!”顿了顿,又道:“我也不欲做口舌之争,手下见个真章吧!”说完,三宵一起隐入阵中不见。

事已至此,不打是不成的了,当下十二金仙个个将法宝高擎手中,又将头上白莲放出,其中以广成子的最为高大,将近有一尺大小,其余十一人七寸到九寸不等。

广成子将戊己杏黄旗一展,那戊己杏黄旗便放出万道金光,护住了十二金仙,十二金仙一个个的进得阵中来,却又有哪吒前来救出了杨戬,和姜尚等人远远观看。

十二金仙只见眼前茫茫一片黄沙,天上地下,无边无际,众人正在思索如何破阵间,却突然发现那些黄沙迅速流动起来,眼看就要将众人分开。

众人暗道不好,赶忙将法宝祭起,一起朝那黄沙砸去。

十二金仙终究成名已久,也非泛泛之辈,其中先天灵宝就有那赤精子的阴阳镜、太乙真人的九龙神火罩、惧留孙地捆仙索、慈航的清净琉璃瓶、清虚道德真君的五火神焰扇等,其余众金仙的法宝也都是后天灵宝境界,尤其是广成子的番天印,乃是元始天尊用半截不周山炼制,威力更是堪比高级先天灵宝,当下只打得黄沙乱飞,大阵好一阵摇晃。

黄沙流动速度迅速慢下来,天上阳光似也射进来几缕。众金仙大喜,只道如此下去,破阵亦非难事,却突然有那前面广成子心神剧震,蹲坐地上,一口鲜血吐出,护住众人的杏黄旗金光也是黯淡下来。

原来云霄见十二金仙有杏黄旗护住,心道自己今日还得先破去杏黄旗才好,于是催动大阵变幻,命琼宵碧宵两人守护住大阵,自己专门对付那杏黄旗。

云霄只将双手一扬,那混元金斗便直朝那杏黄旗吸去,杏黄旗如今由十二金仙之首广成子控制,广成子如何是云霄对手?再加上广成子身处大阵之中,杏黄旗虽然是极品先天灵宝,威力也是大打折扣。

当下两方都明白了破阵关键所在,若是十二金仙先行砸出一片光亮,大阵便是破了,若是云霄先行降服杏黄旗,那十二金仙就只得乖乖的任三人摆布了。

广成子如今已经受伤,操控不起杏黄旗,杏黄旗便交由实力稍逊的太乙真人和玉鼎真人两人共同掌控,其余人便去砸那九曲黄河大阵,当下里两方都在苦苦支撑着。

云霄终究是大罗金仙境界,实力远非那太乙金仙巅峰的太乙真人和玉鼎真人两人可比,只见那混元金斗突然变化到几千丈大小,而杏黄旗金光却是越来越小,太乙真人和玉鼎真人两人脸涨得通红,斗大的汗滴下来。

突然,两人都是一口鲜血喷出,那天空中地杏黄旗顿时失去了控制,化作一尺大小,缓缓的飘落下来。

十二金仙个个长叹一声,端坐地上,悄无声息。

云霄看着那十二金仙,又看见旁边的琼宵碧宵二人都是香汗淋淋,几欲站立不稳,想起了兄长赵公明惨死之事,当下云霄也不话语,混元金斗滴溜溜的转动,金光大做,将十二金仙全部笼罩其中。

十二金仙正响祭起法宝反抗,却是发现连人带宝,尽皆一个个的被吸进那混元金斗之中。

可怜一众金仙,修道千万年来,今日尽被削了顶上白莲,闭了胸中五气,与那凡人无异。只有那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因曾有教化人皇轩辕之一丝功德傍身,如今还有那地仙初期修为。

就在三霄大获全胜之际,突见天空中一声鹤鸣传来,紧接着只见半空中一沉香辇径直飞来,自有那祥云托定,瑞彩飞腾。沉香辇上端座一人,头戴博峨高冠,身着白色长袍,几缕长须飘飘,好一番仙风道骨模样,不过却是脸色铁青,此人正是那三清之二,玉清圣人,阐教掌教原始天尊。

三宵如何不识得原始天尊,云霄当即上前行礼道:“截教云霄携带两位妹妹拜见玉清圣人!”

三清虽然在通天教主一语之怒下分家,但民间还是将三清合称在一起,况原始终是长辈,是故云霄上前见礼。

原始只冷哼一声,抬头望向天空,也不回答。

碧宵、琼宵二人见状,内心很是不满,碧宵道:“姐姐,你去见礼做甚,你看人家理也不理!”

云霄暗道妹子不懂事,圣人之威,岂是寻常人等可懂?云霄也是成就大罗金仙境界后,修为日高,愈发觉得圣人之境乃是仰不可及。

就在此时,突听得天空一声牛哞声传来,紧接着遍地氤氲,异香覆道,有那玄都大法师牵着一头青牛走来,青牛上坐着一人,慈眉善目,鹤发童颜,正是那三清之首,太清圣人,人教掌教太上老君。

云霄见太上老君也来了,心中惊骇不已,暗道此次事情怕是难以善了,当下只能上前行礼道:“截教云霄携带两位妹妹拜见太清圣人!”

老君低头看着这位道门四准圣之一,微微点头,算是见过。

那边原始见得老君前来,也是上前见礼,道:“还请师兄主持公道!”

老君心中一声叹息,暗道:你门下十二弟子打不过通天三弟子,如今之事,还有何公道可主持?

但此话自是不可说出口来,当下老君只对云霄道:“你且将十二金仙先行放出来吧!”

圣人面前,云霄自知抗争无益,当下将手一摆,撤去了九曲黄河大阵,那混元金斗只飞到半空,金光四射间,只见十二道人影一个个的摔在地上,尽皆晕迷不醒。

接着又是一阵“哗啦啦”声响传来,十二金仙的宝贝只堆做一团,混乱不堪。

老君看着十二金仙模样,只叹道:“可惜千载功行,一旦俱成画饼!”说完,闭上眼睛,不再言语行动。

原始见得门下模样,脸色铁青,一声冷哼,圣人气势向三宵压迫过去。

云霄心中大骇,赶忙祭起混元金斗,护住琼宵、碧宵二人。但圣人盛怒之下,岂可阻挡,云霄连退两步方才稳住。

碧宵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主,见云霄吃亏,只冲上前来,骂道:“我姐妹放出你门人,你却仗势欺人,好不要脸!”说完祭起金蛟剪,直朝原始杀去。

云霄却是大惊失色,叫道:“妹妹,不要!”想要阻止,却在受伤之下,如何来得及?

原始看也不看那金蛟剪,只将手上三宝玉如意直朝碧宵打去,三宝玉如意乃是当年十二品青莲三分之后的极品先天灵宝,是原始未成圣前的修道法宝,碧宵金仙中期修为,如何抵挡得了?被那三宝玉如意砸个正着。

碧宵一声惨叫传来,已然身死,一道真灵直朝那封神台飞去。

碧宵一上封神榜,碧宵法宝也是调转方向,跟随碧宵而去。这便是先天灵宝封神榜的妙用,上榜之人,只要生前法宝未被人抢夺,法宝也是随着真灵一起重生。

旁边云霄、琼宵二人见得碧宵身死,都是大恸,三宵千万年来衣食住行皆在一起,姐妹情深,岂是外人可以理解?两人也管不得面前乃是圣人,只个个将手中法宝扬起,朝原始打去。

云霄却突然发现自己浑身动弹不得,不禁大是骇然,顿时抬眼望去,只见老君袖袍鼓涨,真气流转,显然是老君出手阻止了云霄。

琼宵的戮目珠还未近得原始之身,却见原始的盘古幡就一道混沌剑气发出,直向琼宵斩去,琼宵如何抵挡得了?只一声惨叫,身子顿时被劈做两半,一丝真灵也是朝那封神榜而去。

原始打杀了琼宵后,转身对老君道:“师兄,老师有言,圣人以下皆有那上榜之虞,我等还是需要顺应天道!”

原始之能,如何不知是老君阻止了云霄出手?但原始终究是爱惜圣人面皮,怎好主动去打杀后辈?但今日若是放走了云霄,一来怕云霄将封神之事报给通天,二是怕云霄日后报复,那自己阐教门下谁人可以抵抗?总不能自己这个圣人到处去做那救火大队长吧?

老君仰天一望,长叹一声,喃喃道:“道门三清,亿万年来今日算是有个了结!”言罢,却是放了云霄。

老子为三清之首,今日兄弟睨墙,偏生还是自己主导参与其中,怎不意兴阑珊?

云霄见两位妹子接连惨死,此刻早已是悲痛欲绝,一双秀目泪如雨下。

云霄也不做声,将混元金斗放在一旁,只上前将两位妹子尸体好生摆弄好,眼中的泪水却是一滴一滴的洒在两人尸体之上。然两人乃是死在圣人之手,云霄如何恢复得了?云霄终于忍将不住,伏在两人身上大哭起来。

老君双眼紧闭,原始只不闻不见,远处大商哪吒等人听得云霄哭声,也是尽皆黯然,甚至哪吒还有些愤怒:这就是自己拜入的阐教教主?身为圣人,行事竟如此卑鄙,令人不齿!

云霄哭得片刻,复又起身拿起混元金斗,冷冷的看着老君与原始道:“天道之下,报应不爽,两位如此算计同出一脉的截教,怕它日人阐两教终究也要遭那无量量劫!”

说完,举起混元金斗就向原始罩去。

云霄乃是大罗金仙,手上混元金斗又是极品先天灵宝,哪怕准圣见了,也是不敢有丝毫大意,只是对圣人而言,这不过是蚂蚁的张牙舞爪罢了。

当下举起盘古幡,往天上一罩,盘古幡便发出道道混沌剑气,将那混元金斗发出的金光射得支离破碎。

相持片刻后,混元金斗金光被灭,只在空中打了几转,倒飞回来。

云霄一口鲜血吐出,已然受伤。

圣人手中的先天至宝,别说大罗金仙,便是准圣巅峰,对上了也是枉然。

元始天尊却是毫不留情,三宝玉如意直朝云霄砸来。

云霄自知抗争无益,又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位妹子,只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还有两章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