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清宫重生升职记 > 348、摔倒在地
    庄亲王侧福晋瓜尔佳氏为庄亲王诞下了长子。

    赶在十一阿哥胤禌大婚之前, 这条新闻成功的霸占了京城的头版头条。

    没想到瓜尔佳氏竟然真给庄亲王生下了儿子来, 这下子真是要热闹,不单单是庄亲王府内要热闹,和庄亲王有亲的几家, 乃至于皇宫可能都要热闹了。

    事实上热闹的至少和庄亲王有亲的那几家,因为那几家理论上讲如果庄亲王无后是有资格继承庄亲王爵位的, 谁也没想到未来皇上会玩过继自己儿子那么一出。

    皇上知道消息后也只是有些遗憾可惜而已, 堂堂万里江山社稷的一国之君,就盯着一个亲王位, 这格局和眼界也太小了一些,皇上不是鼠目寸光之辈。

    而庄亲王福晋, 她本就底气不足,加上之前她也同意了这事,庶子生下来虽然抚养的是瓜尔佳氏的,但名义上却是挂在庄亲王福晋头上的,孩子才刚刚生出来庄亲王福晋不怕不能和孩子搞好关系,庄亲王府内和睦着了。

    “让人准备贺礼送去庄亲王府, 记得要加一张纯金小弓箭。”诺敏听到松德带来消息后吩咐道。

    庄亲王有儿子了, 诺敏于公于私都得送贺礼,一点都不会被人察觉到有什么不妥。

    “是!”

    “主子,三福晋刚刚打发奴才进宫给您报喜,说是后院的谢姑娘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这时碧云走进来禀告的。

    “好!”这消息让诺敏真心的笑了起来“准备赏赐,多补品和皮子。”

    说到怀孕,诺敏又想起来她的另外一个儿媳妇“老九媳妇肚子里的那一胎如今也快有六个月了, 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九福晋怀象很好。”碧云笑盈盈的说道。

    诺敏点点头“那就好!”

    就在诺敏心情不错的时候,福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主子,奴才有事禀报。”

    “进来。”

    福愉进门跪下,来不及请安就张口说道:“主子,延禧宫的奴才来报,刚刚太子次子弘晋阿哥在麟趾门冲撞了八福晋,听说八福晋当成摔倒捂着肚子叫痛,现在延禧宫那边正闹做一团,太子妃和惠妃娘娘请您过去主持公道。”

    “呵,真是半点时间都闲不下来。”诺敏揉着太阳穴头疼的说道,这事不管到底是弘晋的错,还是八福晋的错,亦或者两人都有错都受了伤,但很显然就是一个扯皮的事情。

    无论是谁的错谁是受害者,皇上都最多轻罚另外一个人,要是皇上不插手,让诺敏来处理,那怎么处理结果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肯定会有记恨上她。

    有些时候最多的顶点也不是一件好事,身份越重,责任也越大,麻烦也越多。

    “更衣,备轿。”虽然心烦,但诺敏却还得去才行,谁让她是贵妃,现在手里又窝着宫权,跑都跑不掉。

    只是,上辈子怎么没有这一回事了?

    诺敏坐上轿辇一边朝着延禧宫赶去,一边在心里思索着这事,虽然现在和上辈子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但大体还在诺敏的掌握之中,像这种有关太子儿子八福晋的事情,上辈子如果发生了,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

    蝴蝶效应?

    还是其他。

    没等诺敏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就到了延禧宫,诺敏走进去就看见惠妃和太子妃皆板着一张冷脸坐在上首,一旁还坐着弘晋阿哥的生母太子侧福晋林佳氏。

    比起人人瞩目的皇长孙弘旺的生母格格李佳氏,这个林佳氏才是闷声发大财的主,不但能在李佳氏最得意的那几年得宠,还后来居上生下弘晋后被请封为侧福晋,日后一直恩宠不断,虽然真恩宠不断有一半来自于她的家世。

    林佳氏的阿玛官不大,也不是什么出名人物,但她阿玛是盐官,每年不知道“孝敬”了太子胤礽多少银子。

    而她的儿子虽然上辈子被弘皙遮住的光芒,但据说很得太子胤礽的喜爱,人也聪明书也念的不错,如果太子胤礽登基,未来皇位到底是弘皙的还是弘晋的,诺敏觉得还有待商榷。

    这样一对隐藏在皇长孙母子生下闷声发大财的母子,诺敏可不认为他们会和八福晋这个不相干的人起什么冲突,真的不是看不起八阿哥胤禩,现在八阿哥胤禩可没多少本钱值得别人高看一眼,尤其是向太子胤礽这样鼻孔朝天的傲娇皇子。

    虽然内心活动有些多,但诺敏可没站在那里当柱子,走进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本宫听说八福晋摔倒在地还说肚子疼,可去请了太医?”

    “已经去请了,太医还没来。”

    太子妃和惠妃皆起身,诺敏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惠妃刚刚坐着的位置上,这让惠妃心情立马不好的同时也只能把“黄莲”往肚子里咽。

    “谁来和本宫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诺敏看向惠太子妃和惠妃。

    太子妃看了一眼惠妃,见她没反应,才开口说道:“贵妃母,儿媳今天领着侧福晋和弘晋去慈宁宫给皇太后请安,回来的时候正好遇见了八弟妹,儿媳和八弟妹到了一个招呼,就准备回毓庆宫。

    和八弟妹擦身而过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八弟妹脚崴了,还是别的原因,等儿媳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八弟妹已经摔倒在地捂着肚子说痛,儿媳大惊,不敢耽误连忙派人通知惠妃母和太医。时候儿媳问了侧福晋和弘晋,弘晋说八弟妹想要伸手抓他,他害怕便躲开了八弟妹的手,然后就看见八弟妹倒在地上说肚子痛。”

    太子妃的这番说辞很明显就能看得出来,她对弘晋的维护。

    不过这是人之常情。

    就好像接下来八福晋郭络罗氏身边伺候的宫女说出来的话,就是偏向于八福晋的,她说了八福晋只是看着弘晋阿哥额头不干净准备给他擦一擦,没想到弘晋阿哥躲开了不说,还伸手推了八福晋一把,八福晋一个不查跄踉一步踩到了什么东西于是摔倒在地。

    作者有话要说:  ps:怕被扔鸡蛋,于是没敢开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