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黑风城战记 > 148.【逆行】
    常言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然而有时候,眼光长远的人比目光短浅的人忧虑更多,这不……想来站得高看得远的九王爷,正在为“远虑和近忧”挠头。

    那恶帝城每次出的招都挺损,这次更毒辣了,一口气就想削弱西域各部的主要兵力,从而牟利。

    赵普派董仟翼去打听了一下,董仟翼回来告诉了他一个不幸的消息——一切都如他所料。

    董仟翼说,不知道是谁给辽、西夏他们送的消息,这会儿这几位大王都一门心思想找到那一百万把破冰刀,觉得只要找到那批刀,从此就再不用看赵普脸色过日子了。更有甚者,觉得只要拥有了这批神兵,那因为赵普而搁置了多年的侵宋计划,又能提上日程了。

    赵普听完之后也是哭笑不得——这是刚过了两天太平日子就开始作了啊。

    “还有更厉害的呢元帅!”董仟翼似乎也是探听得一肚子气,“不知道是谁放出去的消息,说你怕他们找到神兵,所以会想方设法劝他们离开望星滩,然后自己帅军进望星滩找到那一百万把破冰刀。西域现在都传开了,如果你有了那些神兵,那辽、西夏等国,这辈子是不会翻身了,没准还要亡&国。”

    展昭等人都捧着杯子听着——哗!前后路都给堵死了啊,西域诸国大王都相信么?

    九王爷撇着嘴直挥袖,“索性让他们被恶帝城灭了算了,也省的我闹心,干嘛救他们啊?老&子直接跟恶帝城正面杠也比去救那群蠢材强。”

    董仟翼点头——我看行啊!

    幸好贺一航还是比较靠谱的,让奔波了一夜的展昭他们去休息,留下赵普一人在帐篷里,名曰——关小黑屋想法子,想出招再放他出来。

    留下九王爷一个人在帅帐里动脑筋,其他人各回各帐篷。

    此时天已大亮,天边那座星辉之城也消失在了晨光中,不留一丝痕迹。

    ……

    安云阔也没急着走,贺一航安排他留在军营,暂时跟公孙谋住在一起。

    认识安云阔的人似乎不少,冬天眯在屋里不动的黑水婆婆都抱着个暖炉过来看他。

    展昭和白玉堂虽然一宿没睡,倒是并不累,毕竟这一晚上的经历一般人几辈子都遇不上。两人回到自己的军帐,就看到殷候坐在桌边喝茶,天尊没在。

    展昭跑过去问,“外公,天尊呢?”

    殷候道,“去马场那边了吧,可能找个山头吹冷风去了。”

    白玉堂想去找他师父,殷候却拦住他,“气消了也就好了,让他一个人呆着吧,你俩吃早饭了没?”

    展昭倒是也觉得有些饿,就说去拿早饭过来,让白玉堂跟殷候一块儿坐着等。

    白玉堂看着展昭飞快往外跑,知道这猫是故意留下他跟殷候独处,可以问一问当年天尊和安云阔的恩怨。

    殷候自然也了解外孙的意图,伸手,边给倒了杯茶,边感慨外孙胳膊肘往外拐,拐得都回不来了。

    五爷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看殷候。

    殷候笑了,问他,“有什么想问?”

    白玉堂将凳子稍稍移近了些,问,“我师父和安云阔……”

    殷候边喝茶边对白玉堂点点头,“挺好的朋友。”

    五爷点头,“我以前也听外公说起过,说安云阔是师父最好的两个朋友之一?”

    殷候点点头,“嗯,是啊。”

    “既然安云阔是被冤枉的,我师父应该也不是真讨厌他……明明是朋友,为何不来往?”五爷觉得自己也是替天尊操碎了心,但还是忍不住想问,“他俩是怎么搞成这样的?”

    殷候笑了笑,“因为你师父小孩子脾气呗。”

    白玉堂这会儿护短的性子就出来了,拿着茶杯嘀咕了一句,“安云阔要是不理亏,也不会任打不还手了。”

    殷候让白玉堂逗乐了,点点头,问白玉堂,“你有多少朋友?”

    白玉堂想了想,“还不少。”

    殷候点头,“你希望你朋友怎样?”

    白玉堂愣了愣,不明白殷候具体指什么,就随口答了一句,“希望他们好啊。”

    殷候淡淡地笑了笑,“嗯,你师父也这样。”

    “正常人都这样吧。”

    白玉堂道。

    殷候又喝了口茶,似乎是在回想。

    两人无声地坐着喝了一会儿茶后,殷候说,“我和妖王,包括无沙,对于你师父来说,都不是朋友的关系。”

    白玉堂似乎能理解,点头,就好像他跟陷空岛的四位兄长一样,那种从小一块儿长大,有共同过去的关系,其实更类似于一种家人。

    “你师父朋友少,不是他眼光高,是有机会跟他成为朋友的人太少。”殷候想了想,“要成为朋友,得有些共同的经历,两个人总得有某种原因,才能交上朋友,换句话说,这种事情要靠缘分,或者……自己主动。”

    白玉堂端着杯子看殷候,“缘分我能理解,自己主动是什么意思?”

    殷候笑着摇头,“我看到某个人,觉得那人挺有趣,会想跟他交个朋友。”

    五爷点头,心说——那可不,魔宫里就有三百多个呢,还都是生死之交,您属于交&友甚广的级别。

    “可你也知道,你师父这里是少根筋的。”殷候边说,边轻轻戳戳自己脑袋,“你觉得,他看到某个人,觉得这人很有趣,想跟他交个朋友,这种几率会有多少?”

    五爷倒是愣住了,伸手摸着下巴,“这个么……似乎很难想象。”

    “我们小时候,妖王碰到我们同龄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小孩儿你挺有意思啊,要不要和我家酱油组做朋友?’”

    殷候一句话,倒是把白玉堂给说走神了,五爷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天尊带着他下山的时候,也常常会碰到一个有趣的小朋友,就问,“你要不要跟我家玉堂做朋友?”

    “你师父小时候,其实挺让人着急的。”殷候自言自语,“他到了很大,都没有朋友,妖王让他跟谁做朋友,他就呆呆地去戳戳人家说‘妖王让我跟你做朋友,你不许拒绝!’气的妖王直跺脚。到后来发展成我和朋友喝酒,他就在一旁看,然后学着我的样子跟朋友喝酒。我跟朋友聊天的内容,他也会听,再跟别人那样聊,他只是在背诵重复我、无沙或者妖王做的举动,学着样子跟朋友相处。他从来记不得那些‘朋友’的名字,生辰、喜好、经历,要是问他朋友们怎么样,他就说‘嗯,人来的,活的。’。”

    白玉堂拿着杯子发呆,脑中不断地回忆着一些画面——比如说,天尊从来记不住天山派小徒弟门的辈分、无论看到谁,上来跟他行礼的,他都拍拍人家说“呦!几年不见,长大了。”或者“几年不见,越来越年轻了。”

    殷候似乎看出了白玉堂在想哪些画面,促狭地笑了笑,道,“那些打招呼的方式,都是妖王为了不让他看起来太不合群,而教给他的!比如说,看见年轻人,要说‘好久不见长大了啊’,见到年纪大的,说‘好久不见,越来越年轻了。’”

    白玉堂觉得不可思议,“所以……我师父有些很怪异的举动,都是以前妖王教他的?”

    “嗯。”殷候依旧伸手,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师父这里跟一般人真的不太一样,可事实上,问题并不在他身上。”

    白玉堂不解,“那问题在哪里?”

    “在于那些让他觉得无聊的人身上。”殷候微微一笑,“世人千篇一律,我们自幼跟着妖王&东奔西跑,见过无数的人,你师父一个都记不住,因为他觉得那些人每个人都差不多,活的,人样儿。”

    白玉堂笑得无可奈何,“这是什么道理?”

    你去看一下路边蹲着的三岁孩童,有一群蚂蚁从他眼前走过,都是黑色的,突然队伍里出现一只红色的,他就会拿树枝去戳一下。

    五爷似乎理解了,点点头,“所以说……泫氏和安云阔,是唯二两个,让我师父觉得特别的人?”

    “确切地说,是他们的某些举动,引起了你师父的兴趣,让他觉得,这个人好像不太一样,需要观察一下。”

    白玉堂点点头,他师父现在也会这样,发现某个人有些不太一样的时候,会微微歪过头,盯着看,像是想观察一下。别说……白玉堂无语,被殷候一说,他师父这举动跟路边戳蚂蚁的三岁小孩,真的挺像。

    五爷扶额替那些被他师父观察过的人心累——敢情真的都是被当做蚂蚁了。

    “有时候,越是难了解,就越有吸引力,这就是一种契机。”殷候低声说,“你师父一辈子都读不懂泫氏和安云阔这两个人,这两只蚂蚁与浩浩荡荡向前的蚂蚁逆向而行,吸引他的目光。妖王曾经跟我们说,人会辜负你,但岁月不会辜负人,好的人,总会有个好的结果。”

    白玉堂不语,这话,拿出来骗小孩子都不会有人相信了吧,虽然大家都还是会这样说……

    “你师父总在纠结,怎样的人是好的?逆行的那只蚂蚁就是不好的么?”殷候轻笑,“泫氏与安云阔在你师父看来,应该有另一种结局,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有这样一种结局?就连妖王的结局他都想通了,这两个他却始终想不通。”

    白玉堂苦笑,“妖王当年没有教他么?这世上应不应该有这样的结局,和最终是怎样的结局,并没有关系。”

    殷候点头,“泫氏死的时候,你师父自己总结了一些经验。所以到了安云阔的时候,你师父给安云阔指了一条路,通往他应该得到的那个结局。然而安云阔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得到了另一个结局。”

    白玉堂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的原因。

    “你师父那脑壳儿又想不通了,他明明已经用树枝给那只逆行的蚂蚁架起了一条路,那只蚂蚁为什么就是不走呢?”殷候轻叹了一声,“你师父相比不同,他那么强,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留下,我和无沙偶尔也会有这种困惑。可能连安云阔自己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那样选,但如果时光逆流,再给他选一次的话,无论是他还是泫氏,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做出同样的选择。你师父每次碰到安云阔,都会狠狠揍他一顿,可还是改变不了安云阔的决定。这件事的确是小阔不对,但对与不对,都是他自己选择的。你师父的确是对的,他有道理生气,安云阔也一直认错道歉,但却改变不了结局。”

    白玉堂听了之后,良久不语。

    ……

    从伙房里拿了几个热腾腾的包子,展昭走出来,迎面就看到垂头丧气的欧阳少征和絮絮叨叨的龙乔广。

    广爷叽里咕噜不停说,似乎是在埋怨火麒麟。

    欧阳少征直挠头。

    两人争论着什么打瞌睡、放哨、包子之类的,从展昭身旁走过。

    展昭回头瞧着认真拌嘴都没瞧见他的两兄弟,笑着摇摇头。

    伙房门口,晨练完了的将士们纷纷跑来拿包子吃,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边吃边聊天。将士们年纪都不大,二十来岁小伙子,称兄道弟的,聚在一起聊着共同感兴趣的一些事。

    展昭拿着包子慢慢往回走,抬头,就看到前方不远处,安云阔站在一棵树下,正仰着脸,望着某个方向。

    安云阔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好的事情,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展昭顺着他望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在马场旁边的一座小山包上,站着个白色的身影,银色的长发被灿烂的晨光渡上了淡金色……尽管如此,还是看不出这个背影有温热的感觉,大概是周围都有积雪的缘故吧……

    安云阔听到靠近的脚步声,转过脸,就见展昭到了他身旁,问他,“前辈,吃早饭了么?”

    安云阔笑着点点头,“嗯,跟相爷吃过了。”

    两人站在树下,边看远处的天尊,边聊天。两个都春风和煦地笑着,略站了一会儿之后,安云阔回帐篷去了。展昭独自站在树下,继续啃着包子。

    展昭看着远处的天尊出神……

    世人常说,岁月会给强者带来温柔,最终,他们会与这个伤害过他们的世界达成和解,再不纠结。然而……岁月带给了天尊无比的强大,却从未曾有一丝温柔在这位尊者的眼中停留。他依然用那双冰冷的眼,看着一个个被命运所辜负的人,他也依然在困惑,对于这个世界,他从没有妥协过,对于那些错误,他也许不会去报复,但他应该永远不会忘记,也不会去原谅。

    展昭正感慨,就感觉有人戳了戳他肩膀。

    回头一看,就见贺一航笑呵呵着站在他身后,似乎心情甚佳。

    展昭眨眨眼。

    贺一航对他指了指帅帐的方向,“据说是有招了,想找你帮忙呢。”

    展昭一愣,随即张大了嘴,“赵普想到办法了?这么快!”

    贺一航笑着点点头。

    展护卫拍胸口,“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