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言情 > 黑风城战记 > 217.【昭城】
    昭, 本意明亮、显扬、清明, 昭华美玉、昭&昭日月……

    “昭”字常见, 美玉、美人、美景、甚至是好的年程,都常用到这一个“昭”字。

    “展昭”这个名字,跟展昭特别配, 就好像听到白玉堂,就觉得配得上这名字的,就得有白玉堂这张脸一样。认识展昭的人, 都觉得, 没有一个字, 比这个“昭”字,更适合用来做展昭的名字了。

    知道了鹰王朝的都城是昭城那会儿, 大家都琢磨,殷候可能是怀念故土, 所以给外孙取了这么个名儿。

    可事实上, “展昭”这个名字并非是殷候的本意。

    殷候还记得展昭降生时候的情景, 那天天气特别的好, 日光是白亮色的,他和展天行在产房外焦急地等着。

    殷兰瓷虽说是名震天下的女侠, 但生孩子还是会痛的,展天行在产房外听着房里娘子疼的直叫唤, 急得团团转。

    殷候瞧着一贯稳重的女婿六神无主傻不愣登的样儿, 想到了殷兰瓷降生时候的自己……

    正胡思乱想呢, 忽然就听到一声响亮的孩童啼哭声传来, 那清脆的“哇”一嗓子,听得展天行蹦起多高,里头红九娘已经喊了起来,“生啦!母子平安!”

    展天行跑进产房,殷候含&着笑,抬起头对着晴朗的天空低声说,“生啦,是个外孙。”

    不多会儿,展天行就抱着襁褓里的小展昭走了出来。

    殷候接过外孙抱到怀里,觉得有趣……这小孩儿刚出生时“哇”了一声之后,就不哭了,睁着一双大大的猫儿眼,好奇地看着,眼睛清澈,两边嘴角是微微地翘着的,天生带笑。

    殷候眉开眼笑,外孙太可爱了,就问展天行,“名字取了么?”

    展天行本想让殷候来取,不过殷候笑着说,“你不念书人么,你来呗。”

    展天行搔搔头,说,“我跟蓝瓷之前也商量过,想取个‘昭’字。”

    殷候听到这个字,微微地,愣了一下。

    但之后,殷候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说,“挺好。”

    展天行之所以给儿子取名“昭”字,是希望他如美玉又如日月,温润、光明、美好、坦荡。

    一个“昭”字,让殷候想起了许多往事,有好的,也有不那么好的。

    展昭外婆怀他娘那会儿,就跟殷候讲过,要是生下来的是个女孩儿,名字里用个蓝字,要是个男孩儿,就用个昭字?

    当时几位神医已经告诉了殷候是个女孩儿,所以殷候也没多说,就是点头应承了媳妇儿。

    殷候之后告诉了展天行这个事儿,他女婿特别高兴,说就当是娘给昭儿取的名!

    所以展昭常听长辈们说,他名字是他外婆外公取的,他也挺高兴,本来从小见不着外婆就挺遗憾的,这样总算有些羁绊。

    而至于“坏”的那段回忆,殷候从来没跟什么人说过,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殷候看来,“昭”字的确美好,但并不是所以美好的事物,都一定会带来美好的结果。就好比说对于风调雨顺的中原地区来说,阳光明媚是好事。但对于久旱无雨的西域,太明亮的日光,就未必是好事了。

    殷候记忆之中的昭城,白亮得刺目,巍峨的建筑、巨大的雕像,从地面到屋顶,无论是白天的日光,还是晚上的月光,都是明亮又冰冷的银白色。

    昭城之中“美人”如云,无论男女都是华美明艳。

    在人群之中走过的殷候,时常会想,这些人,似乎永远都不会低头看一眼。

    在殷候看来,昭城是一个神奇的所在,仙境一样的地方,却并不怎么让人留恋。

    由于幼年时候局势混乱,殷候最清晰的记忆,只有两个画面。

    一个是黑暗中,一道温暖的白色内力闪现,这是头一次,殷候发现原来白亮的颜色,也可以是温热的。

    另一个就是那座仙境一样的城池整体坍塌下来,巨大的白色石块滚落,引起地面的震颤,烟尘升腾至半空,头一次,遮蔽了那明亮的日光,场景是那么的不真实。

    好在殷候此生经历了太多起伏,很多在别人看来天塌地陷的大事,在他那里都变成了可有可无的模糊记忆。再加上展昭的成长过程,带给他的只有无数欢乐和幸福的记忆,因此殷候在唤出那一个“昭”字的时候,从不曾联想起曾经那座冰冷又美丽的城池。

    ……

    邱傲月死后,用内力筑起的幻术屏障就解除了,古代昭城的“大门”被打开。

    殷候记忆之中,并没有那座巨大的城墙。

    当然了,对于拥有龙乔广这个有幽莲神弓超远攻击力的赵家军来说,一面墙真的挡不住什么。

    而之所以要建这面墙,也从侧面说明了支持这座“城门”的内力,并不够!

    城墙之后的那座恶帝城,众人也是觉得有些无语。

    不论这座城是用了多久来建造,当初刚刚建造完之后是多“雄伟”,起码现在这状态真是不怎么样。打老远一看,跟之前鬼海里的迷城似的,破烂不堪,一座城坍塌了将近一半,可见之前圣灵王那次反击,的确是让恶帝城元气大伤。说来说去这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谁让他们一开始想出那么恶毒的计谋来布四邪阵,妄图毁掉整个西域呢。

    如今所有屏障都被赵普给毁了,恶帝城纠集了人马,杀了出来。

    这个举动,其实是相当不“规矩”或者说不“合理”的。因为两军对垒,通过将对将来决胜负的战法,通常都是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进行的。好比说恶帝城十万人黑风城十万人,两方都是兵精粮足,行军出来半路遇上了,硬碰硬来一场。

    可现在的情况是两方兵力悬殊,而且赵普可以说是带着大军兵临城下,这座城还没城墙,恶帝城那点儿人出不出来真心无所谓。

    要是按正常套路来,龙乔广先赏他们一顿流星箭,然后攻城车对着那破城再拍两趟巨石,心肠要是歹点儿,还能丢过去一批装满了雷火弹的木桶。不出一个时辰,那座恶帝城就得被炸平了。

    这会儿恶帝城里的人铁定会往外跑或者四散奔逃,都不用出动多少人,就火麒麟那一支先锋人马冲过去就行了。再加上两翼狼王堡和瓶钟城、狂石城都是有极强战斗力的,可以帮忙抓一下漏网之鱼。

    就算恶帝城还有零星几个高手,那怕什么?黑风城别的不多,就高手多!都不用赵普他们出马,光殷候、天尊、钱添星和白龙王那四个来凑热闹的老头儿,随便出一个就摆平了。

    再加上会看情形的西夏和辽没准还出兵断了恶帝城的后路,讲得直白一些,这是一场用半天就能全灭了恶帝城的战役,根本没得打。

    按理来说恶帝城已经穷途末路,这会儿死气摆列一帮残兵跑出来摆个阵要跟黑风城将对将,怎么说呢……有那么点儿不&要&脸的意思。

    展昭他们回到黑风城,落到了贺一航和龙乔广的身旁。

    而殷候和天尊则似乎想近距离看一下恶帝城,就落到了前方,赵普身旁。

    赵普还挺规矩,他顶盔掼甲也不好从马上下来,就在马上跟两位老爷子行了个礼。

    殷候和天尊自然示意他不要客气,忙正经事要紧。

    天尊和殷候一方面是来看恶帝城,另一方面,则是来瞧瞧白龙王的。

    白一声回来之后就站在赵普兵马的一侧,看着远处的恶帝城发着呆。

    钱添星落到他身旁,瞧了瞧他状态,发现心情似乎尚可,就放心了些,想问问他咋样,不料还没开口,白龙王就问他,“你觉不觉得……”

    钱添星不解,“什么?”

    而不远处,殷候也皱着眉头问天尊,“觉不觉得……”

    天尊点了点头,“嗯,有点儿意思。”

    欧阳少征耳朵灵,一下子听着了,赶紧凑过去问,“老爷子,有什么发现?”

    赵普也看过来。

    殷候似乎有些犹豫,“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说来听听再做判断?”赵普虚心求指教。

    天尊轻轻一抬下巴,示意对面的恶帝城,“那座城,长得跟万咒宫很像!”

    ……

    “被你这么一说……”钱添星此时也看出了些门道,“好似是很像万咒宫的样子。”

    “不只是像,是一模一样!”白一声皱着眉头,“当年我虽然没进过万咒宫,但我还记得,曾经也在这么点距离,远远望过一会,虽然是在海上。”

    钱添星点头,“……谁会把恶帝城建造成万咒宫那个样子,图什么呢?”

    “现在的问题就是,是只有外边像万咒宫,还是里边也一样?”

    “不是吧?”钱添星一惊,“里边一样还得了?”

    “对啊……其实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白一声似乎突然有了什么灵感,很感兴趣地跟钱添星讨论起来,“世人总也想着怎么到达万咒宫,却不曾想,可以再造一个么!反正万咒宫本来也是人工建造的,又不是天然形成的!”

    ……

    “可万咒宫的根基是西海的月亮湾。”

    另一头,天尊和殷候也在讨论什么人这么有本事,再造了一个万咒宫出来。

    “也不一定……”殷候若有所思,“也许……这就是恶帝城要选址建造在昭城的原因?”

    赵普马上问殷候,“老爷子,这昭城,有什么门道么?”

    “昭城里,有鹰墟。”殷候双眉紧锁,“不死王墓,鹰王冢!”

    殷候一句话,赵普眼睛就眯起来了,那只淡灰色的眼睛,又淡了几分。

    九王爷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嘀咕,“万咒宫在四大圣地里的传说就是……”

    “永生不死!”天尊接了一句,“跟不死王族正好契合!如果知道万咒宫的建造原理,再造一座,也不是不可能……”

    ……

    与前方殷候和天尊联想到了万咒宫不同,后方刚到城门楼上的展昭和白玉堂他们,则是比较关心眼前的战况。

    霖夜火是没打过仗,好奇问贺一航,“这恶帝城就那么点儿人,还跑出来将对将啊?这算个什么打法?”

    贺一航打量着远处的敌军,也是若有所思,“的确是不太正常。”

    展昭和白玉堂都问,“具体是哪里不正常?”

    “对方有兵无将,或者说,有将无帅。”贺一航指了指远处一字排开的几位战将和后边的近十万兵马,“这阵势可谓是群龙无首,一盘散沙。”

    “会不会跟白木天轩辕珀他们说的似的,恶帝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没准死了?”龙乔广问。

    “但是你们仔细看。”贺一航轻轻摇了摇头,“那边又不像是死了老大的感觉。”

    众人仔细观察了一下,点头,的确……恶帝城的兵马是散而不乱,一个两个也没有要逃走的意思,毕竟兵力那么悬殊呢,自信从哪儿来的?

    “看来……恶帝城,城比人重要!”

    几乎是同时,前方的赵普和后方的贺一航,得出了同样的一个结论。

    “城比人重要?”展昭等人都琢磨着这句话。

    正这时,一直默默站在后边听着的公孙,就觉得怀里的小四子动了好几下。

    公孙瞧瞧他,就见小四子双眼望着恶帝城的方向,似乎是想往前凑。

    公孙往前了一步,小四子双手扒着城墙,睁大了眼睛往前看。

    展昭赶紧伸手帮公孙抱住他,“小心掉下去。”

    小良子也好奇,凑上来跟小四子一起看,还问,“槿儿,你看啥嘞?”

    小四子歪着脑袋,左看右看的,展昭都怕抱不住他。

    看了好一会儿,小四子终于是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圆乎乎的下巴,说出一句话,“昂!那座城,乱乱乱……乱不吉利喔!”

    众人愣了一会儿,“唰”的一声,一起扭脸望向恶帝城的方向。

    公孙一脸严肃,“小四子用了四个‘乱’呢!”

    众人都点头,“是啊!从来没有过,要注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