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剑叩天门 > 第四十五章 朝闻道夕可死?
    令李云生意外的是,江百草听到他的名字并没有多大意外,也没对李云生擅闯丹房有任何责罚,只是让他服下一粒养神的丹药,就说天色不早就让人把他送出了百草堂。

    但李云生不知道的是,这位向来不喜走动的老人,当天晚上就去了一趟白云观,找到了杨万里。

    杨万里用小泥炉温了一壶老酒,炒了一盘茴香豆,两人一口老酒一颗茴香豆的聊着。

    “前些日子他与桑家小丫头捣鼓的那些事情你知道吧?”

    江百草放下酒杯,很随意的问道。

    “知道,小孩子没事瞎闹罢了。”

    杨万里已经微醺,但还不舍放下酒杯。

    “呵……那可不叫瞎闹,一个念头,就掀起了秋水群峦的风雪,我倒是希望秋水能这样瞎闹的弟子多一些。”江百草的脸上先是嘲讽后是失落。

    “啧啧,可养不起这种弟子,一个念头一瓶镇魂水,秋水再怎么家大业大也养不起啊,这桑家小姑娘也真是心大,看起来是过惯了富贵日子,哪能理解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苦楚。”

    “那他今天来我们百草堂发生的事情你也知道咯?”

    “本来不知道,你来了,我大概就知道了。”

    “真是老狐狸。”

    “你才是老狐狸吧,特地让你孙女送东西过来,不就是想让我叫云生给你还礼吗?这后面的事情也是你算计的吧?”

    “我哪里有这种本事?”

    “这种本事有没有我不知,但是江百草炉子里的丹药会丹变这种事情,说出来给谁听谁也不会信的。”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

    “你可比老虎厉害许多。”

    “说不过你。唉……谁又知道白云观那木讷不能言的观主,竟然如此能言善辩?”

    “我也说不过你。”

    两人哈哈大笑,聚气就被一饮而尽。

    “让给我吧。”

    终于,江百草说出了他此行的来意,他言词恳切,又颇有些许哀求的意味。

    “不让。”

    杨万里拒绝得很果断。

    “为何?这么好的一个苗子,难道就让他跟着你下地种田?这是暴殄天物!”

    江百草有些激动。

    见杨万里沉默,江百草继续道:

    “杨兄,我老了,真的老了,从去年开始,我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我的神魂在一点点的燃烧、消耗,以前我觉得修者的日子很长,所以没有急着去找承我衣钵的弟子,现在再找已经来不及了,但我不甘心啊,我这一脑子的念头,一脑子的想法,就要化作泡影,我不甘心,我需要一个人帮我完成它。”

    屋子里的炉火不知道何时熄了,映衬得江百草这番话格外凄凉。

    “江百草,你这话是不是太自私了。”

    终于杨万里说话了。

    他走过去往炉子里填了一把炭,然后重新在江百草跟前坐下:

    “无根仙脉资质炼丹、学符的后果,别人不清楚,你会不清楚吗?普通修者炼丹制符损的是元气,无根仙脉耗的是寿元!”

    之前就说过,仙府曾经有一段招收无根仙脉弟子的热潮,热潮散去时大家都把原因归咎到无根仙脉无法结丹练气,最终不能给自己增加寿元无法修炼上。

    但知晓这其中内情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主因。

    无根仙脉不能练气化神,但依旧可以炼丹制符,但实际上无根仙脉能炼丹制符的少之又少。

    首先符师对修者血脉体质要求极高,大多符师都是血脉相承,就像桑小满所在的桑家。而炼丹一道要求更高,需要强大的神魂不说,还需要那玄之又玄的“悟性”,没有悟性就算是上品仙脉资质也不一定能入江百草的眼。

    李云生是个无根仙脉的特例。

    当年的仙府,李云生这种特例也有,而且这个特例资质不比李云生差。

    但结果就是这名一心想成为炼丹师的无根仙脉弟子,只活到了二十岁。

    这就是无根仙脉不能炼丹原因其二。

    “有何不可?如果他能受我传承,纵使是少活十年二十年又如何?你可曾听过朝闻道夕可死?与其那么浑浑噩噩的活着,还不如明明白白的死!”

    江百草突然激动了起来。

    “你疯了。”

    “我没有!”

    “我才是他师父,我不同意。”

    这场争论以两人大醉结束。

    第二日江百草爬起来像是忘记了昨晚的话一样径直回了百草堂,而杨万里叫来了李阑。

    “老六最近在学符。”

    杨万里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我知道。”

    “知道你还不管管他!”

    “我看他学的挺开心的,不忍心。”

    李阑叹了口气道。

    “你去跟他说说吧,也不是让他不学,你只是要让他明白其中利害,一切要有度要适量,但如果他也觉得朝闻道夕可死,我不拦他,随他去。”

    其实不用李阑来说,李云生也已经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向来早睡早起的他,今天一直到中午才起床,只觉得浑身乏力,勉强给老槐树浇了水,然后就一直坐在窗口的桌子边看着老槐树发呆,什么也不想做。

    “我是不是老了?”

    李云生突然问自己,他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自己才十四岁怎么会老?他想来敏感,只觉得这念头,可能是来自身体的警告,他想起来第一次画符还有昨天守丹时头上的剧痛。

    就在这时候,李阑门也不敲的进来了。

    “这大冬天,一个人坐在炉子边发呆才舒服啊,老六你果然深得养身之道。”

    李阑说着直接搬了个椅子在李云生旁边坐下。

    “三师兄,你怎么愿意出门了?”

    看着李阑,李云生有些奇怪的问道,自从入冬以来他就没怎么见过这个三师兄。

    “听说你在学符?”

    李阑没有回答李云生的问题,直截了当的问道。

    “是。”

    李云生也没有隐瞒。

    “别学了。”

    李阑依旧很直接。

    “为何?”

    “会损你寿元,你会早死。”

    李阑自己拿起一个被子,从桌上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接着道:“于修者而言,练气化神乃是一切其他法术的基础。这个基础并不是指只有练气化神才能修炼其他法术,而是其他法术所消耗的神魂,必须由练气化神来补足的基础。”

    “不能补足呢?”

    李云生已经明白李阑的来意了,也明白这几日自己为何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不能补足,强行修习,必将耗损寿元,你们俗世不是有很多会算命的瞎子瘸子吗?这也是折寿的一种。”

    “我记得桑小满就有一种可以修复神魂的药剂。”

    既然不能自我修复,那能不能靠外力?李云生这么想道。

    “你知道,那一小瓶多少钱吗?五千斤仙粮,还有价无市。”

    “这么,贵?”

    闻言李云生咋舌。

    “关键是,这对无根仙脉者,只能起到一个镇痛的作用,神魂根源受损的问题还没解决,依旧要损耗寿元,你那次调用神魂我看至少损耗了一年的寿元。”

    李阑并不是危言耸听,以李云生那次的动作,不可使简单的神魂消耗。

    “那我先不学了。”

    李阑在脑子里又搜集了一些说法,正要开口继续说服李云生,没想到对方主动的答应了。

    李云生答应的这么果断,让李阑有些意外。

    “怎么这么快就想通了?”

    “符跟丹药,都是能买得到,与其折损寿元自己画,还不如多赚钱自己买。”

    这是一种很实际的说法,但李阑又挑不出来什么毛病。

    李云生确实不是那种死脑筋之人,东西还没学成就把性命丢了这种事情他不会做的。

    就连此时他心里都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李阑来告诉他他哪里知道这些?说不定,哪天自己脑筋一热,玩命的画出一张三级符,然后一命呜呼,真是太不值了。

    如果杨万里跟李阑事先知道李云生脑子里是这么想,也不会这么弯弯绕绕犹犹豫豫的决定是不是要来警告他一下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不能学,关键是度,每天损耗的神魂不超过这个度就行,如果是神魂消耗不是很大一级二级的墨,一天画个两三张还是没事的,这点消耗多吃点仙粮就能补充回来。”

    不说李云生自己,就连李阑也觉得可惜,这些天李云生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天授神魂外加通明道心啊,这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天赋?可这两种极其消耗神魂的体质,却偏偏师是个无根仙脉。

    “老天真是讽刺,给你了最好的,却拿走你最重要的,这给跟没给有何区别?”

    李阑心里这么想着就跟李云生道了别,临别是还特地叮嘱李云生不要落下打虎拳跟行云步的修习。

    因为秋水试剑大会还有几个月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