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坐忘长生 > 第九百五十八章 七绝魔运丹
    柳清欢指着门道:“所以你将我带到这里,封闭了洞门,连神识都传不出去,是准备丹药未炼成之前,就不准备放我出去了?”

    面对柳清欢的质问,赤衣老者微微一笑,神色间是完全的理所当然。

    “道友应该也知道七绝魔运丹是非同一般之物,在整个修仙界被列为禁忌……”

    说到这里,他朝柳清欢眨了下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柳清欢面无表情,心中却泛起微微的厌恶。

    “消息若是外泄出去,恐会掀起轩然大波,因此我等也是不得已而为了,只能暂时委屈一下道友了。”

    气运,或者说命运、命数、气数,小则人之众疾,大则一城一国,抑或是大千世界,都会随气运而盛衰。

    然而气运之说,最是虚无缥缈,无人能琢磨得透,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因此大命运术在三千大道排名第一,可谓是当之无愧。

    七绝魔运丹便有此等逆天之效,有一定概率能改变气运,同时因为在炼制过程中极为血腥残酷,被列为禁忌。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柳清欢即使心中不赞同,但也不能在此时说出来,除非他不想再走出这道洞门了。

    一页大概也没料到擎天峰要炼的是七绝魔运丹吧,不然绝不可能将他借过来。而他现在别说往外传消息,什么时候能重得自由都不知晓。

    柳清欢沉默地跟在赤衣老者身后来到山腹中,见到了其他几人。

    ……

    广柔界,五品小世界,整个界面不大也不小,凡人千千万,修士芸芸,没发生过大的修仙界战争,也没出过什么惊才绝艳的大修,在三千小世界中属于那种很少能引起外界关注的边缘小界面。

    “斗闹场,绝勿近。邪僻事,绝勿问。将入门,问孰存。将上堂,声必扬……”

    朗朗的读书声从村尾的私塾中传来,哗哗的溪水旁,几位大婶子小娘子正一边说笑一边洗衣,不远处便是一片田地,地里的汉子正忙着拾掇庄稼。

    小小的村落宁静而又安和,洋溢着凡人平实的幸福。

    一位青衣长褂的白须道人从村外的大路经过,几个光屁股小童你追我赶地从村里跑出来,看到他,又好奇又有些胆怯地停了下来。

    白须道人轻轻一笑,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外表让人很难产生恶感,他在怀里摸了摸,摸出几颗糖,朝小童们晃了晃。

    ……

    巨大的地下洞**,成百上千个凡人畏畏缩缩地挤作一团,脸上带着恐惧和绝望,都抬着头望着黑暗中的洞顶。

    在那里,吊着一口巨大的炉鼎,鼎内不时有沽沽声传出,黑雾蒸腾,恐怖的气息压得下方的凡人们只敢低声啜泣。

    而在他们脚下,流光突然亮起,一条条光丝迅速漫延开去,一个庞然大阵浮现出来。

    惊呼声霎时间高起,坐在水镜前的赤衣老者揉了揉眉头,不耐烦地道:“快点开始吧!”

    站他旁边的一位修士手中拿着一只阵盘,指尖一道道光芒划过,便见水镜内那大阵嗡的一声大响,黑色的火焰轰然而起。

    “啊啊啊!”

    凡人们尖叫连连,还以为自己要被烧死,却发现并无疼痛传来,那火焰就像虚无的一样,只是看着可怕。

    骚动渐渐停止,凡人们不明所以,惶恐地与身边的人紧紧挤在一起,却没发现自己的眉心渐渐漫上一层黑意。

    柳清欢站在几人身后,有点不忍心地偏过了头,没去看水镜中的情形。

    ……

    白须道人在云中穿行,下面是一望无际的茂密丛林,忽听得一声兽吼震得整座山都在颤抖。

    道人低头看去,便见几位年轻的修士正追在那只妖兽身后,道道法术光芒横贯长空,举手投足间都是朝气蓬勃和意气丰发。

    道人了长须,目中流露出满意。

    ……

    “嗷~!”

    地下洞**,一只只强大的妖兽疯狂地冲撞着洞壁,从地面法阵升起的光幕被撞得摇摇欲坠。

    那控制法阵的修士已有些支撑不住,低吼道:“你们快动手!”

    悬在空中的大鼎之上,柳清欢神色冰冷,一道道法诀快速飞出去,便听鼎内传来哗哗之声,一根根雾链仿佛利箭一般飞射向下方。

    “噗噗噗~”

    血花四溅,前一刻还狂暴挣扎不休的妖兽们,没多久就变得气息奄奄,反倒是插在身上的雾链被染上了鲜红,也变得更加粗壮。

    ……

    青云门是广柔界最大的修仙门派,已经传承了几千年,占据着最好的灵脉,也拥有着最多的门人弟子。

    灵风山人是广柔界仅有的三大化神修士之一,同时也是青云门的老祖,此时他正在自己的洞府内闭关修炼,心无外物,静体天道。

    墙角的香炉青烟缭缭,突然,似是被风扰动一般,直直上升的烟气微微散乱了一下。

    然而灵风山人却完全沉浸在修炼之中,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也不知已有人刚刚光顾了一下他的洞府。

    ……

    惨叫声在洞**回荡,一个个修士在地上翻滚嘶喊,然而无论他们如何挣扎,身体就像空掉的水袋一般迅速变得干瘪,随后有虚影从头顶天光之处被硬扯出来,然后吸进了上空的黑雾。

    “砰!砰!砰!”

    仿佛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地,整个洞穴、整座山,似乎都随着这跳动声震颤起来。

    赤衣老者满脸都是兴奋的红光,抖着手道:“成了!成了!”

    其他几人也跟着欢呼:“哈哈哈,失败了那么多次,总算又度过了又一道难关!”

    柳清欢看着前方水镜内的惨烈情形,强忍住才没在脸上流露出真实情绪,问道:“下一阶段,我们要做什么?”

    从被关进这座山开始炼制七绝魔运丹起,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然而直到今日,柳清欢也没见过完整的丹方,只有赤衣老者在每一个阶段告诉他们要做什么。

    赤衣老者又大笑了几声,才终于平静了些,道:“下面就剩最后一关了,当然也是最难、最关键的一关,却不是像现在这样小打小闹了,只是祭炼几个人几只妖兽就能成的。”

    柳清欢心往下沉:这些年,为炼那七绝魔运丹,擎天峰不知抓了多少凡人、妖兽、修士投入那祭炼阵中,每失败一次,便是无数性命惨死于此,就这样才几个人几只妖兽?

    而他,为了不暴露身份,也为了自身性命安全,只能违背一贯的行为准则成为帮凶。

    唯一让他心安一点的是,除了那些无辜的凡人,擎天峰抓的多半是魔修妖兽。

    或许是这些年他们这几人已经博得了对方的信任,赤衣老者这次终于不再卖关子:“几位道友这些年辛苦,想必你们也在这山中呆得腻烦了,下面的炼制却不是在这山中能完成的,我们得去另一个地方。”

    他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想要炼成七绝魔运丹,需得拿一界之生灵万物的气运相献,才能真正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