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玄元立道 > 第六百章 一个打两个
    没错,司徒定一的推测一点错误都没有,苏子瞻此时此刻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扬名,因为苏子瞻非常清楚,这个时候才是他真正用来奠定练气士名头的最好机会,要不然,刚才苏子瞻为什么会摆出一副要掀桌子的样子呢?还不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用句时髦一些的话来说,练气士现在是很出名很火爆,但其实也就是和流量明星差不多,他们只能靠话题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尤其是后面还有人推波助澜更是如此,但苏子瞻可不会让练气士修炼体系变成这种状态。

    他要接着这股风头,将练气士修炼体系的名头彻底稳固!

    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苏子瞻的要求虽然是很出乎预料,但其实仔细一想也是可以立刻明白苏子瞻的意思,而虽然苏子瞻说的是让对方选出一个人来和自己交手,但其实他们都知道,这个时候的选择只有唐琅或者是黄鹊这两个大天君中的其中一个。

    为什么这么说呢?

    原因很简单,首先,作为领头之人的司徒定一是不会动手的,即使他的修为最高,实力最强也是不能动手,而且苏子瞻也不会和司徒定一动手,之前苏子瞻要战胜林千叶这样的巅峰天君修士都是需要动用先天灵宝,现在虽然是修为大进,但和巅峰大天君修为的司徒定一相比,苏子瞻自觉还是有些差距的。

    除非苏子瞻翻出底牌和司徒定一拼命,但和司徒定一拼命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首先司徒定一就被排除了,而司徒定一肯定也知道苏子瞻的这个念头,所以在苏子瞻说出要求之后,他也是将目光放到了唐琅和黄鹊这两口子的身上。

    除开这三位大天君之位,剩下出面的不过是天君修士,天君修士也许靠着底牌还可以和苏子瞻周旋一二,但就算是苏子瞻战胜了这些天君修士也是起不到轰动的作用,因为之前苏子瞻就已经强势击败过巅峰天君林千叶了,如果再和天君修士动手,那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作用而已。

    而唐琅和黄鹊都是大天君修士,虽然名气没有那么大,但毕竟是大天君,自带不一样的光环,而如果苏子瞻可以将这两个中的其中一个用做是踏脚石,那么练气士的名头就再也不会有人质疑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是将目光转向了唐琅和黄鹊这两夫妻,而同时,这两夫妻当然也知道此时此刻的状况,不过在这个时候,唐琅的神情也是变得非常难看,因为整件事情就基本上已经定型了,他或者他夫人会成为苏子瞻扬名练气士的踏脚石。

    这对于拥有大天君修为的唐琅来说完全就是一种侮辱,苏子瞻想要扬名说得过去,但想要以他为踏脚石来扬名救太过分了,虽然苏子瞻实力强大,但他大天君的修为难道是假的吗?想到这些,唐琅便是要很愤怒的开口说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如同是黄鹂鸣叫一般的声音忽然传说众人的耳中:“我夫妻二人从来都是共同进退,若是苏先生觉得没问题,那今天就由我夫妻二人来接苏先生的玄妙神通,如何?”

    同一时间,一直是在战唐琅身后显得并不是很起眼的黄鹊却是忽然站了出来,她开口说话之后,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唐琅却只是动了动嘴唇,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黄鹊直接表明了他们的态度,而且黄鹊说的没错,绝大多数的时候,唐琅和黄鹊都是一起动手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初他们才能够修成那道苛刻的合击秘法,而现在,苏子瞻的要求黄鹊已经答应了,但这表示苏子瞻就是要同时面对两个大天君修士,一个大天君就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了,更别说是两个大天君了,这简直就是在反过来将苏子瞻的军。

    在黄鹊发话之后,白阙云正是想要开口,可是苏子瞻却是忽然微微一笑,直接拦住了白阙云的动作,低声说道:“既然贤伉俪有如此雅兴,那不如我们再加一加赌注如何?”

    苏子瞻的这番话要么是被刺激疯了,要么就是不要命了,在这个时候,这是所有人对苏子瞻的感官。

    就连楚天南也是一样,他本以为苏子瞻会提出其他的想法,大没想到他居然是加注了,那不就是意味着苏子瞻已经同意黄鹊的要求了吗?

    “看看再说!”就在这个时候,楚天南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白阙云的声音,白阙云的话让本身想要制止苏子瞻的楚天南直接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他知道白阙云肯定对苏子瞻比较了解,既然白阙云让他等等,那楚天南也不介意等等。

    “哦,看来苏先生很有自信嘛!”黄鹊的声音依然清脆动听,顿了顿,又听黄鹊继续说道,“不知苏先生要如何加注呢?”

    “很简单,如果你们夫妻输了,就加入我昆仑山成为客卿长老,而如果苏某输了,你们想要什么,苏某必将双手奉上!”苏子瞻的话掷地有声,这个注码有些大了,大到让四周修士都是一片哗然。

    “当然,如果你们只有一个人出手的话,赌注也会小一点,我赢了,你们就为我昆仑效力百年即可!”看起来苏子瞻好像是很想要让唐琅和黄鹊加入昆仑山一样。

    还有一半苏子瞻是故意没有说,而这没有说的情况就表明了两种意思,第一就是他苏子瞻输了就和之前一样黄鹊他们要什么就双手奉上,另外一个就是说他苏子瞻不会输。

    想要赌斗,肯定是自觉自己会赢的,也就是说虽然黄鹊说了是他们夫妻一起上,苏子瞻对他们依然是保持着看不上的态度,这让本来就颇为忌惮的黄鹊一时间有些不好回应了。

    “怎么样?苏某的诚意莫非不够?”就在此时,苏子瞻也是再次很不屑的低声说道,就像是已经吃定黄鹊和唐琅一样,这让本来性格就要冲动一些的唐琅差点没有直接动手,如果不是黄鹊拉住唐琅,唐琅都已经是和苏子瞻交手了。

    “既然苏先生要送东西给我们,我们怎么会拒绝呢!”就在此时,黄鹊摆出一副全力以赴的状态,“苏先生,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