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菩提脂香录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挫骨扬灰
    蛟龙王一颗心吊了许久,本已不抱有希望,看到淑湛离阵之后,尚还不可置信地看了许久,方才朝着她狂奔而去。

    “妹妹啊!”蛟龙王哭吼着抱着满手是血的淑湛。淑湛一脸麻木地抬起头,十分胆怯地蛟龙王,良久才找到自己的嗓音,“哇”的一声哭出来。

    绘香迈了一步,她也想安慰淑湛,但不知为何还是停下了脚步。她终究意识到面前这个淑湛,和她曾经朝朝暮暮面对的那个人根本不同。

    炳灵放下引魂箫,好似雕塑一般,目不转睛地看着阵术中央的白衣少女。

    石狮丢了淑湛这等大餐,既迷恋又惧怕地围在宿芒身侧,一步步试探着靠近。

    玄帝颛顼叹息一声:“这小姑娘,方才还想留个全尸来着。”

    此话一落,炳灵肩膀微微一晃。

    草草双目俱红,泪如雨下。

    白帝一遍一遍为她擦拭眼泪,他从未见过草草这般憎恶的眼色,而这憎恶的对象,竟然是自己。

    她向来随遇而安,遇到难处想的都是如何耍小聪明,遇到难过想的都是怎么开脱逃避。

    白帝微微一愣,鬼使神差得解了草草的定身咒。

    草草好似被抽空一般,虚脱在地。她抽出白帝握着的手,用袖子随便抹了一把泪,撑手站了起来,一步步靠近玉碎之阵。

    “宿芒!你就这般让他们得逞么?你若是今日就这么死了,我会用余下的生命,每天每天地鄙视你!”

    可此时的宿芒,已不会再回复她。

    白帝再度招出伏羲琴,在玉碎之阵外又加一层结界,将靠近的草草堪堪拦住。

    草草回头看他,冷笑道:“如何?还想拦我?”

    白帝不言。

    草草复又笑道:“有趣的很,你们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冠在一个凡人身上,心里可有半点羞愧?还有你,淑湛公主!被所认定的仇人救了的感觉,想必好受得很吧!”

    淑湛咽下哭声,靠在蛟龙王身上不停摇头,狠狠搓着手上宿芒的鲜血。

    玄帝面露尴尬,还是硬着头皮道:“婶婶,我们今日并非来讨宿芒性命,只是……”

    他这解释的话终究没有说完。

    碎玉阵内气息大变,风向变换,落尘反升,石狮后退,就连宿芒身上流向四周的鲜血也在一点点逆流回去。

    戎葵倒吸一口凉气:“玄帝君上,这碎玉之阵怎会逆转时间?”

    颛顼亦是惊奇:“不对,按理启阵之人应被四方凶兽撕咬致死。可她招来的凶兽已归于原位,难道阵法要被逆转不成?”

    草草听到此话,激动地看着阵中,双眼燃起死灰复燃的期待。

    然宿芒之血逆流殆尽时,阵中逆流的时间倏然停止。

    宿芒被风扬起衣角和几丝黑发停在半空,好似一幅被定格的画。

    “宿芒。”草草试着唤她。

    “咔”一声脆响,仿佛开锁之音。四只石狮闻声一动,满目惊恐地化作四团齑粉。

    地上被宿芒画着的启阵符亮了亮,随即隐没在土中,阵法散去,四周再无禁锢。

    草草匆匆看了白帝一眼,白帝了然,弹拨几个音符撤了结界。

    草草不管他人如何,第一个奔到宿芒身侧。

    宿芒好似睡着一般,闭着眼睛,面色红润,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笑脸。

    草草又气又喜,眼泪还挂在脸上:“还好还好,你还晓得要活着。弄了这么大一个仗势,吓死……”

    我了……

    草草最后两字还没说出,随手推向宿芒之时,她的身体好似一团精密堆砌在一起的灰尘,因为一点触碰而完全失了控制,如流沙一般缓缓崩塌,铺散开来,攀着风扶摇而上,又不知落在何处。

    宿芒选择了这般偏执的死法,挫骨扬灰。

    这一幕始料未及,白帝身在其后,猛地将草草一揽,瞬间退至几丈之外。

    草草的手尚还在抬着,一脸惊恐地看向白帝:“我……方才做了什么。”

    白帝护她在胸口,扬声道:“炳灵公,还在等什么!”

    炳灵拿起箫,举至半空,忽又愣住。

    他手上方才明明有一处血洞,为何莫名复原了。

    草草失了理智一般撞到炳灵面前,狠捉着他的手:“你的伤呢?”

    炳灵木然地看了看她,又好似穿过她看向别处。

    “呵!你砍了她一只手,她却愿意耗尽最后一丝力气逆转时间,不救自己,只为你手上那点皮肉伤。如此护你之人死了,你这样的人,活该被弃世间。”

    白帝拉住草草,加重语气:“够了,让炳灵引魂。”

    “对对对,引魂引魂。”草草终有些清醒,轻声呢喃着,松开了炳灵的手。

    炳灵没有时间多想,忍住胸口一波又一波的噬骨之痛,将引魂箫送到嘴边。

    汝河镇,今日大风。

    阵内宿芒的尸灰分毫不剩,就连那件白色的深衣也变作尘土没了踪影。

    引魂曲一遍一遍回荡在空荡荡的大殿前,可哪有宿芒?

    没有,什么都没有。

    玄帝凝眉:“东岳大帝莫要吹了,宿芒姑娘,大约将自己的魂魄也一起打散了。”

    炳灵一愣,将箫默默放下,视线慢慢放远,停在白蟾观的大门。

    宿芒自从住到白蟾观,平日里爱窝在这座大殿中,很少出门,所有她觉得烦心的事情都交给了席月。

    他尤记得最后一次以三公子的身份看到她时,她正在火场救他出来,嘴里总是念叨着“别怕,别怕。”

    他那时已经恢复了记忆,更多的就是觉得可笑罢了。

    炳灵习惯性地将引魂箫放归腰间,手一抖,竟掉在地上。

    他犹豫了一下,蹲下身将箫捡起,唇角一勾,竟转身便要走。

    玄帝见他一脸笑诡异至极,扬手拦他:“东岳大帝,请将宿芒那只手留下!”

    炳灵笑意渐深,缓缓看向玄帝:“你说什么!”

    玄帝重复一遍:“将宿芒的手留下,幽冥司煞气太重,不适合封印这只手。”

    炳灵眯起眼,不咸不淡道:“滚。”

    玄帝一时无措,竟就这般将他放了。

    草草慢慢走到刚才宿芒躺着的地方,低身坐下,仿佛这样,还能多陪她一会。

    陆吾深看了她一眼,一语不发地带走了水伯和蛟龙王兄妹。

    白帝一直半蹲在草草身后,见她泪已干涸,才哑着声音道:“最近出了这么多事,六界都等着一个说法。如果将皓月公主所做之事公布于众,难免引发另一场仙魔大战。”

    草草别过头看他,好像从未认识他一般:“所以,你们让宿芒做替罪羔羊。”

    “天界别无选择。”

    “东海也知道并非宿芒所为,所以没有来?”

    “是。”

    “三太子愿意忍下杀妻之仇?”

    “事关两界,不得不忍。”

    “放你身上,你忍么?”

    白帝顿了顿:“这个假设不会存在。”

    “可宿芒死了,你们终究逼死了她,你们做了维护两界安宁的圣人,让一个凡人为你们圆了最后的谎。你可知,宿芒她才几十岁,蛟龙王哭喊着淑湛还小,说她一万岁不到的时候,你们想过吗,宿芒才几十岁!况且!”草草怒盯着白帝的眼:“你还认得她,你知道她的为人,可你依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白帝有些薄怒:“你是这么想我的?”

    “对,如果再选择,我宁愿不做神仙,不必与你们为伍。”

    “慢着慢着,”戎葵匆匆跑过来,插进两人中间,急道:“你们别吵了,越桃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