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一章 苏语萱的婚事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当初我就不该当这个门主,我要不当这个门主,你也不用当这个大师姐,你不当大师姐,就不会认识血魔堂那帮牲口,不认识那帮牲口,今天他们怎么会指名要你嫁过去……”

    呜呜咽咽的哭泣,足叫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世上最惹人心碎的莫过于美人梨花带雨可惜这美人性别好像不大对。

    这里是魔界三大魔宗之一的天魔门,哭得肝肠寸断的正是天魔门门主殷雪城。

    威震三界赫赫有名的雪魔尊,单从外表来看,不像是传闻中凶神恶煞的魔头,倒更有仙界那群人仙风道骨的味道。

    剑眉星目,顾盼神夺,魔界中不知多少女子求他一顾而不得。

    只可惜,是个戏精。

    殷门主抽泣着抹去眼角的泪花,一手拉着座下真传大弟子的衣袖,曳长了语调幽幽的叹了口气。

    “血魔堂那种凶险之地,真要让萱儿你嫁过去,可叫为父怎么对得起你九泉之下的娘亲……”

    天魔门的大师姐,苏语萱苏姑娘实力冷漠,扳着一张俏脸面无表情,不顾师尊的伤心,冷酷的抽走衣袖。

    小心的不让泪痕溅到衣袖上,苏语萱拢了拢长发,向殷雪城行了个弟子礼,才开口道:“师尊,醒醒,弟子跟您没有半分血缘关系,您单身两千七百年,至今尚未成婚。”

    殷雪城不醒,哭得更加悲哀:“当年我和你娘……”

    “……师尊没有其它吩咐,恕弟子先告退了。”

    又行了一礼,苏语萱转身走向殿外,就听身后殷雪城唤道:“萱儿。”

    尊师守礼的弟子停下脚步,转过身又走回去,毕恭毕敬的问:“师尊还有什么吩咐?”

    她躬身低头回话,视线之内是偏殿地砖上花纹精美的绒毯。绒毯厚且柔软,踩在上面如行走在云端一般,轻巧无声。忽然锦绣花纹上闪过绸袍的亮色,殷雪城走到她面前,如同百多年前孩童时代那般,师尊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正经起来的殷雪城,无愧于其响彻三界的魔尊名号,在爱徒面前收敛了杀气,威严之中透着一丝柔和。

    “萱儿,你放心。”

    殷雪城道。

    “血魔堂堂主又怎么样,就算他是新晋魔尊,本座面前还轮不到他这个小辈放肆,我天魔门的大弟子,岂是他这个毛头小子可以肖想的!”

    苏语萱默然片刻,开口道:“师尊,其实……”

    似乎已经看穿弟子内心所想,殷雪城一笑,道:“为师都知道,不用担心,一切交给本座处理,你下去吧。”

    ……其实苏语萱想说,她嫁过去也没事。

    血魔堂和天魔门同列三大魔门之位,血魔堂堂主的实力还略逊殷雪城一筹,料来没人敢欺负她。

    魔界的生存环境恶劣,四周被赤血岩浆和邪障黑雾环绕,大部分土地都寸草不生,灵气更加匮乏。

    自从四千年前,一位魔尊偶然发现仙界的至宝云晶可以为魔界补充灵力,仙界和魔界的冲突就再也没有停止过。

    四千年的不断争斗,魔界的实力损耗严重。终于天魔门和血魔堂决定联合,可血魔堂提出的联手条件,是希望迎娶天魔门的大弟子苏语萱成为堂主夫人。

    面都没有见过,苏语萱也不是很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要求,不过她对此也没有什么特殊感想。

    没有喜欢过谁,也对所谓的男女之情没有任何幻想,苏语萱一心只为门派考虑。

    联合对门派有益,那就支持,成婚既然是条件,那就结咯。

    倒是殷雪城反应这么大,把她吓了一跳。

    连父女梗和亡妻梗都用上了啊……

    被师尊的哭戏哭得头昏脑涨,信步往前走,苏语萱抬手揉揉眉心。

    “这位美丽的姑娘,不知何故愁眉不展,如果有什么烦恼,不妨告知在下。为美丽的姑娘分忧解难,是在下的荣幸。”

    一枝芙蓉忽然递到眼前,苏语萱及时停步才没撞上去。

    定睛一看,身高才到她的腰,年纪大约在十岁上下的小正太仰着肉嘟嘟的脸蛋,浑身上下写满了纯真可爱,却偏偏要学那些纨绔子弟装出一副风流潇洒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

    苏语萱却知道,眼前哪里是什么孩子,单算两人认识的时间,就快要超过百年了。

    魔界没有娇艳脆弱的鲜花,苏语萱问:“四师弟,你又跑去人界了?”

    开小差被发现,楼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师姐你不知道,人界可有意思了。那里有个地方,花上点金银,漂亮姑娘要多少有多少。人界的姑娘可真水灵,就跟这花似的……可惜命也短,都开不长。”

    倒不是说魔界姑娘就不好看,只是魔界风气彪悍,姑娘一个个一言不合直接动手。楼希这纨绔子弟的脾气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乐此不疲的撩妹,魔界姑娘都能从修为一眼看穿他的真实年龄,从不手下留情,楼希没少挨揍。

    人界就不同了,姑娘们虽然把他当做小孩,可一个个柔情似水。就算被捏捏脸,也比被拳头胖揍舒服得多。

    苏语萱不接芙蓉花,楼希就自己把花手了,袖里乾坤又掏出来一枝并蒂莲。

    “听说你要成亲,这花在人界代表夫妻和和美美,送给你。”

    苏语萱依旧不接,她笑了笑:“你刚说过,人界的花命都不长,再好的寓意,死了就全完了。你喜欢就自己留着吧,我不爱这些。”

    “那你喜欢什么嘛?”

    咕哝一声,楼希耸耸肩,正要把并蒂莲收回去,一道劲风不知从哪里卷来,瞬间将粉白的莲花碎成齑粉。

    险些惨遭波及,楼希呵一声冷笑,手中凝起紫芒直奔劲风的源头而去。

    房顶上一道黑影矫健的跃下,两人二话不说瞬间战至一处,杀气卷起流风,在庭院中卷起阵阵飞沙尘雾。

    苏语萱冷眼旁观,觑准一个破绽猱身而上,腕上寒光凝成锐利剑锋,反手将楼希逼退,贴着另一人鬓边险险擦过。

    剑锋刃凝霜雪,照亮了一张略显苍白的面容。

    那是个俊美到有些妖异的少年,十分符合外界对魔门中人的印象,充满了危险的魅力。

    他的瞳色漆黑,几乎看不见瞳孔,宛如琉璃雕琢而成,忠实的反射出剑刃流光。

    苏语萱的面孔如倒映在镜面中映在少年的眼里,殷红的血迹顺着他苍白的脸颊滑落,像雪地染上的一抹胭脂色。

    “师姐。”

    他开口道,嗓音有些暗沉,像隔着雨帘传来的琴音,带着些许淡淡的阴郁味道。

    “启越,”苏语萱喊出少年的名字,“同门内斗,长本事了,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师姐放在眼里了?闭关一段时间,修为倒是又精进了,可好端端的欺负你师弟做什么?”

    楼希跑了回来,在一旁附和:“就是,你赔我的花!”

    启越看都不看他,只盯着苏语萱,轻轻点头,道:“师姐教训得是,跟一朵花置气也无济于事,我这就去血魔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