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六章 秦夜安
    几乎同一瞬间,周围雪白的雾气化作墨染般的浓黑。

    云欺微露诧异之色,神情变得凝重。苏语萱的剑光在斩伤启越的同时,也将他与漆黑的雾气隔绝,短暂的震惊过后,启越也明白过来,刚才是师姐保护了他。

    “下去。”

    一剑过后明白了黑衣青年的实力,对方可以说是深不可测,这不是启越可以应付的对手,苏语萱将剑光指向对手,看了一眼启越的伤势,让他先行退下。

    俊美的少年咬紧了嘴唇,苍白的脸颊浮现出羞恼的浅红。

    原本想要替师姐出气,结果技不如人,险些遭到暗算,危急关头还被师姐所救,他今天大概是把脸都丢尽了。

    狠狠瞪了那黑衣魔修一眼,启越忍着愤恨迅速离开,避免再给师姐添麻烦。

    上前几步走到苏语萱身边,云欺低声道:“方才是我一时大意,无需劳烦师姐,我一人足以对付他。”

    “一时大意?”

    咬着这四个字,苏语萱转眸睨了云欺一眼,无甚情绪的眼中忽然浮现出一丝调侃的笑意。

    云欺顿了顿,展颜笑道:“启越师弟那个性子,吃点小亏磨一磨,也是为他好。”

    苏语萱轻笑不语,云欺眨了眨眼,装作若无其事,脸上却悄悄的有些红了。

    启越成天粘着苏语萱,云欺常年不在师门,然而他每次回来,师兄弟间切磋,启越挂彩的凄惨程度,总是让人很难想象是一向温和的云欺动的手。

    方才也是,黑衣魔修究竟有没有陷入幻境,陷入多深,没有人比操纵幻术的云欺本人更清楚。他却偏偏没有提醒,放任启越碰壁。

    苏语萱不动,启越被那魔修打伤,丢人。

    苏语萱出手,启越发现自己技不如人,还是丢人。

    明面上不提,但苏语萱不是不明白这些小心思。

    只是云欺在人前的形象一直是宽和大气,原来背地里也有如此幼稚的一面,不禁让她觉得好笑,也觉得这样小心眼的阿云有些可爱。

    眼下云欺提出独力对付面前的魔修,苏语萱问:“有把握?”

    方才那短短一刹那的交手,她察觉对方的实力在自己之上,无法估量。

    虽然云欺的境界也远强于她,可和这魔修相比孰强孰弱,她实在判断不出来。

    苏语萱的担心让云欺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

    他点了点头:“师姐无需担心。”

    云欺素来言而有信,他既然保证,苏语萱就信了他。

    苏语萱正要离开,忽然听见一声不屑的嗤笑。空中盘旋的黑鹰发出刺耳的锐鸣,那黑衣魔修冷笑道:“收拾我,就凭你?”

    针锋相对,云欺寸步不让,浅笑若春风,温然道:“阁下如此信心百倍,便请先动手吧。”

    嘴上说着让对方先行,惑人心智制造幻想的白雾却丝毫没有散去,反而更加浓重。黑衣魔修神色微凛,隐隐显出些许凝重,又用轻佻的笑容掩饰过去,蔑然道:“就这点哄傻子的手段,也敢拿到我面前卖弄!”

    云欺不理这话,彬彬有礼的道:“阁下,小心了。”

    魔界的气候十分恶劣,晴天的太阳,阳光灼热得仿佛一把把尖刀在人身上割,流下的不是汗是血。阴天往往伴随着呼啸的风沙,沙尘是浅浅的紫色,带有令人肢体麻痹的毒素。

    今天是个阴沉的大风天,天魔门的下级弟子口中含着醒神草的叶片,顶着紫色的毒风沙,扛着清扫工具来到门内的一处废墟场。

    “乖乖……我没做梦吧,昨天这里还是万劫场,今天就……”

    发出感慨的下级弟子找不出形容词,千疮百孔夷为平地都不足以形容眼前废墟的惨状。

    到处都是高阶魔气残留,他们的行动必须小心翼翼,不然稍不留神沾染上这些气息,他们这些实力低微的小魔修立刻会被重伤。

    “诶,你没死啊。”

    天魔门药斋的其中一间客房,床榻上昏迷不醒的青年缓缓睁开双眼,对上那双过分锐利的金眸,苏语萱淡漠的冷言道。

    她现在的心情实在不算好。

    云欺和这魔修的一战,比拼过于激烈,专门用于魔修内部战斗的万劫场也支撑不住,在怒涛般的魔力席卷之下毁于一旦。

    黑衣青年最终败在了云欺手下,身受重伤。最后二人的战斗惊动了殷雪城,天魔尊亲自出手,救下了黑衣魔修的性命。

    云欺作为胜者,反倒因为“毁坏万劫场”这种理由,被师尊关了禁闭。

    毁坏万劫场只是借口,苏语萱知道,云欺受罚的真正理由,是因为他差一点杀了这黑衣青年。

    事后,从殷雪城口中,苏语萱也总算知道了青年的来历。

    他的名字叫做秦夜安,是血魔堂堂主秦夜寒的亲弟弟。就是他将血魔堂与幻魔宫早已结盟的消息告诉了殷雪城。

    苏语萱只觉得师尊神通广大,连血魔尊的亲弟弟都能够策反。

    不过即便如此,她依然不知道为什么云欺不希望她和秦夜安见面。

    看他那下狠手的态度,或许云欺和秦夜安私下有过节?

    脑中转着各种念头,苏语萱不觉陷入沉思,便没有留意到那双金眸落在她身上时,如日光破云般亮起的眼神。

    “……好久不见。”

    胸中气血不畅,秦夜安咳嗽了几声,说话的声音有些虚弱。

    苏语萱蹙了蹙眉:“我们以前见过?”

    漂亮的金眸微眯了眯,秦夜安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道:“有过一面之缘……没什么,你忘了便忘了吧。”

    他打了声呼哨,悠长的哨音穿云破霄,黑鹰从大开的窗户飞进来,落在床边,秦夜安低下头仔细抚摸它。

    一心一意为爱宠梳理翎毛,秦夜安像是忘记了苏语萱的存在。

    被晾在一旁,苏语萱也没打算惯着秦夜安的脾气,转身就要离开。

    秦夜安叫住她:“想去哪?”

    苏语萱停下脚步,转头回答:“师尊命我照顾你,你已经无恙,我也该回去复命了。”

    秦夜安笑起来,笑容中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指指自己,重伤的青年脸色苍白,浑身是伤,经过包扎治疗也依然显得惨不忍睹。

    “你管这叫……无恙?”

    又咳几声,吐掉一口淤血,秦夜安抬头看向苏语萱,从她脸上却找不到一丝动容怜悯,只有冷冰冰的漠然。

    “你真是……”

    秦夜安又气又笑,低头急促的咳了一阵,黑鹰拍打翅膀,担忧的轻鸣不已。

    秦夜安拍拍爱宠的头,对苏语萱说:“你就这么回去,不怕殷雪城说你玩忽职守?”

    虽然师尊不会责罚自己,但交代的任务没有做好,便是弟子的失职。

    苏语萱问:“你想怎样?”

    秦夜安摆一摆手,黑鹰振翅而起,落在床头。

    他躺回了床上,揉了揉胸腹,带着三分无赖气笑道:“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连床都下不了,只能劳烦苏姑娘替我把药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