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武侠 > 魔门大师姐 > 第八章 蒲公英雪下的捉迷藏
    把话说开之后,秦夜安表面不在意,实际上小心翼翼的的观察苏语萱的情绪。

    女修大多对终身大事比较看重,突然被告知要成亲,对象还已经决定好了,在秦夜安的预想中,对方就算不勃然大怒,多少也会表现出抗拒。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床边伫立的女子只是低头沉思,片刻之后抬起头来,神情仍是波澜不兴。

    本意并不想惹恼苏语萱,秦夜安松了口气,同时又感到一股失落。

    这平静的态度,是因为他对她而言无关紧要,所以无论将要发生什么事,都无需放在心上吗?

    感到酸涩苦闷,秦夜安心底五味杂陈。

    苏语萱对他毫无印象,他却将面前的女人在心里放了好几百年。

    一面之缘,对方只是给了他一碗水,之后便抛下重伤无法行动的他,一个人远远遁走。

    这样的行为并无不妥,反而十分明智。当时两人与大部队失散,身处于危机四伏的仙界,不去节外生枝才是正确的选择。

    毋宁说苏语萱会停下来,浪费时间给他弄一些水,才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再见面是回到魔界之后,同样侥幸脱身的他,在天魔门的队伍里看见那抹眼熟的倩影,一问之下,得知了她的身份和名姓。

    一旦记住一个人,似乎就格外容易相见。

    当时正是仙魔两界交战最为频繁的时候,三大魔门虽不是完全团结一心,却也时常互相配合。血魔堂与天魔门联手之时,人群之中,秦夜安总能有意无意的找到苏语萱的身影。

    干净利落的身手,对方在战场厮杀中表现出来的果断和干脆,没有半点所谓的妇人之仁。

    都说她是殷雪城钦定的天魔门下任门主,秦夜安觉得当之无愧。

    正主还没有察觉到他的关注,殷雪城却先一步找上了他。

    背叛亲生兄长不是什么难事,魔界的亲情十分淡薄。

    越是修炼到高层境界的魔修,就越是忌惮和自己拥有相同血脉的修士。因为相同的血脉,意味着相差无几的天赋和力量。实力强大的魔修可以有无数,可供执掌的权柄却有限。在魔界,为了更强大的力量,更高的地位,兄弟阋墙父子相残的事情并不少见。

    血魔尊不是个和善的兄长,秦夜安在血魔堂的日子并不好过。

    当殷雪城出现在面前,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秦夜安明知道是与虎谋皮,也不得不抓住这可能是唯一的生机。

    与天魔尊定下协议之时,他眼前忽然闪过那张神情冷淡的女子的面庞。

    那双冷如剑刃寒光的眼眸,在将那碗水送到他口边的时候,曾有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温和。

    冰崖花开,朔夜烟火,越是难得一见,越是稍纵即逝,才越会让人感到惊艳,感到无比珍贵。

    秦夜寒警惕着弟弟,秦夜安更是打起千百倍精神,丝毫不敢松懈对兄长的防备。

    后来,血魔堂和幻魔宫秘密结盟,秦夜寒和楚幽情共同钻研两方流传下来的秘法,找到了融合他人躯壳,夺去血脉天赋,以增强自身功力的秘法。

    楚幽情千挑万选,选中了苏语萱。

    而秦夜寒也肯定不会放着秘法不用,而练功的材料更是现成没有比拥有相同血脉,并且实力不差的亲生弟弟更适合的人选。

    金瞳倒映着那张冷漠秀丽的面庞,秦夜安忽然有一股冲动,想要将一切都告诉苏语萱,告诉她自己就是曾被她喂过一碗水的鹰魔,告诉她自己这数百年来的朝思暮想。

    话到嘴边,秦夜安想了想,终是没有开口。

    有些事自己心里明白就好,说出来就像是在诉苦,在心爱的女子面前,他不想表现得这么软弱。

    反正殷雪城已经答应了他,他有九成把握可以顺利除掉秦夜寒和楚幽情,等天魔门成功接收血魔堂和幻魔宫的势力之后,苏语萱就会如约嫁给他。

    至于苏语萱本人的心意……

    秦夜安思绪急转,回忆着这数百年来,从种种渠道学习到的“如何讨女修欢心”“掳获她的芳心的一百零八式”等等“秘籍”。

    没问题的。

    秦夜安给自己鼓劲。

    还有时间,等他把“修炼秘籍”的成果统统展示出来,成亲当日,苏语萱必定会心甘情愿,开开心心的嫁给他。

    思绪如野马奔腾,信马由缰的转了一大圈,半晌之后终于回过神来,秦夜安才发现苏语萱早不见了踪影。

    秦夜安胸口一闷。

    这个无情的女人……

    算了,正常,谁让他们现在还是陌生人。不过不要紧,这段时间他会留在天魔门,有的是时间和心上人培养感情。

    乐观的安慰着自己,秦夜安撑起身子慢慢坐起来,将药端来一口饮尽。

    立刻就被放凉了的汤药苦到,整张脸皱成一团。

    苏语萱离开厢房,正门有人把守,药斋四周也布有禁制,即便是她也不能随意乱闯。

    绕路来到后院,目光所及之处同样不见人影。对着空旷寂寥的风景,苏语萱以恭敬的语气开口:“师尊,弟子有事求见。”

    异色的苍茫天地间,唯有风声呼啸。黑衣红裳在风中翻飞,片刻之后,飘渺无着之处忽然传来一声轻笑。

    殷雪城三分轻佻七分慵懒的语气被风送入耳中,如同有人在耳根恶作剧似的呵了口热气。

    “难得萱儿主动求见,不知所为何事?”

    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判断不出殷雪城的方位,苏语萱只能继续面对空气,道:“师尊……”

    “且住。”

    殷雪城一开口,苏语萱心里就一咯噔。

    听师尊这语气,九成九那不靠谱的老毛病又犯了。

    风声一变,感应到魔力的变化,苏语萱下意识抬头,就见空茫的天与地之间,如同缓缓飘落,轻盈飞舞的雪花,鲜红的蒲公英漫天洒落。

    如落英纷纷,点点殷红落地,便化作晶莹的光点消散无踪。

    殷雪城笑道:“很美吧。”

    苏语萱:“……”

    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景,也只有殷雪城这等实力的魔尊,才能轻易制造出如斯奇景。

    只是……她求见殷雪城,可不是为了看风景啊。

    苏语萱道:“师尊……恕弟子无礼,您想做什么,还请直言。”

    低沉愉悦的笑声传来,苏语萱这种无趣的反应,在殷雪城眼中,恰恰是这名弟子最可爱的地方。

    对方不愿欣赏这景色,他也不强求。

    殷雪城道:“蒲公英会飘落一刻钟,在完全停止之前,你若是能找到为师所在之处,我便听听你想要说什么。不然,我的好萱儿,还是等到厢房那位秦道友伤势痊愈,再和他一同来面见为师吧。”